今天

李光耀新马合并真实意图

30/01/11

作者/来源:王凡夫(2007-10-18) 中青在线 http://61.146.214.122

解析李光耀所提新马合并真实意图

  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新加坡“开国元勋”、现任总理李显龙之父)9月底接受采访时表示,马来西亚如能像对待本国公民一样对待华裔和印度裔民众,为他们提供公平的教育机会并重用他们,马来西亚将能和新加坡媲美甚至超过新加坡,新加坡将乐意重新加入马来西亚联邦。此言一出,立刻引起轰动。

  新加坡多次提“复婚”

  李光耀抛出此论绝非首次。早在1996年,李就说过同样的话,但当时的马总理马哈蒂尔以“时机不成熟”为由婉拒。新马曾在1963年成功合并;但因种种原因,两年后新马分家。

  李曾在其回忆录里不无伤感地提到,在新马正式宣布分离那一天,他感到马来人如休妻般地抛弃了新加坡。新马“离婚”数十年后,李数次提出希望“复婚”,究竟是旧情难断,还是别有他求,抑或另有隐衷?

  表面上看,新加坡的“复婚”之愿不难理解。新加坡国土狭小,由60个小岛组成,国土面积仅相当于北京的1/23,常住人口只有448万。在这名副其实的“弹丸之地”上,各类资源少之又少,连淡水都要从对岸马来西亚的柔佛州进口。新加坡人虽外表光鲜,内心其实如日本人一般充满生存压力。马来西亚面积33万平方公里,人口有2626万。新加坡如与马来西亚合并,便可享受马来西亚丰富的资源,减轻压力;马来西亚也可借新加坡的经济优势实现进一步发展。在经济一体化、区域合作理念遍布亚洲的今天,如此两全其美之事,确非一时冲动之谈。

  曾有过短暂“婚姻”

  但是,新加坡居然提出愿拿国家主权换取生存之道,实为世间鲜有!更何况,新加坡虽为一介“小红点”,但终究是亚洲乃至世界发达国家,经济高速发展,社会稳定和谐,民众平均素质高,环境优美清洁。与新加坡相比,马来西亚无论哪个方面均不太“般配”。如此一位“美女”,竟数次向她并不特别出众的“前夫”提出复婚,又如何不让人费解?

  要理解这“复婚”之言的前前后后,说来话长。

  新加坡自1824年沦为英国的殖民地,逐渐成为英在亚洲转口贸易商埠和主要军事基地。数十年后,英将其势力范围扩展到马来各邦,并实行“新马分治”,即对新直辖,对马则实行英总督与马人共辖。

  19世纪末,英国人就曾提出新马结合方案,却因阻力太大而不了了之。

  1957年马来亚联合邦脱离英殖民统治,宣布独立后,时任新自治政府总理的李光耀考虑到单打独斗难以为继,便在1959年提出新马合并。在当时防范共产主义阵营崛起的大历史背景下,双方经多次磨合,终在1963年结为“秦晋之好”。可以说,是不必要的惧共情结使新马最终走到一起。事实上,我们今天熟知的东盟之所以在1967年成立,同样也有惧共的心理因素。

  种族问题成祸根

  其实,新马合并从一开始就埋下了不和谐的种子。马最开始就对这桩“婚事”非常犹豫。新独立的马来亚联合邦是个多元种族社会,马来人与非马来人 (主要为华人和印度人)各占一半。因此,种族问题也就成为马政治中的关键因素。如此,公民主体为华人和印度人的新加坡若加入马,必然打破马来亚种族均衡,极易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

  新马两地自英国人分治那天起,便在政治理念、经济发展、文化心态各自成型,渐行渐远,乃至发展到互不信任。新马政府互相指责,前者指责后者搞民族沙文主义、种族歧视,后者称前者违背不干涉马内政承诺。1964年新加坡发生种族骚乱。1965年,马“巫统”领袖东古最后选择新马分离。

  被视为“讽刺马国”

  从那次“离婚”后到今天,新马之间不和解情绪一直存在。两国在经历一分一合之后,易以敏感、狭隘的心态分析解读对方。在几十年间,尤其是马强硬派马哈蒂尔任总理时,两国吵架斗气成为家常便饭。用马来人的话说,新马关系“晴,时有多云,偶有阵雨”。

  在这种大的历史和现实背景下,李提出新马合并,似乎不合时宜。难怪马国内随之涌起反对声浪:马政府表示“最好维持现状”,甚至斥之为“廉价的政治伎俩”和“讽刺马国”。最有趣的是,马来西亚《星洲日报》称李此举是为唤起新加坡人的危机意识,以超越马来西亚。

  新闻观察

  李光耀的提议应是出于善意

  文 王凡夫

  大千世界,曼妙无穷。诸般因果,皆由心生。佛家的这种视界,在不以佛教为主流宗教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两国关系发展中却有着生动体现。

  历史的纠缠与现实的矛盾造就了新马这对近邻不如远亲的冤家。人世间诸多恶语究其本源,皆因“心态”二字而起。新马两族群多年走的是两条不同的道路,对彼此有着近于厌恶的认知,太多的争执更加恶化了对彼此的印象。虽然两国关系自巴达维任马总理后已有好转,但常年的隔阂已然生成了太多冷漠。马国著名专栏作家拉斯兰认为,影响新马关系有三大因素:马人的自卑感和新人的不安全感、新马观念分歧和文化鸿沟加大。此论极是。

  放弃一国主权以求生存是需要大勇气和大智慧的。难道真如爱默生所说,伟大的作品注定要被误解?历史已走过无限沧桑,人们已饱尝对峙和战争带来的苦难。如果说新马在20世纪的结合是意识形态使然,那么共享和谐与繁荣则是今日国际社会追求的共同目标。

  在各界纷纷探讨新马“梅开二度”的可能性时,笔者想提醒大家注意一个重要的事实:在新马关系近年出现转圜的今天,在亚洲呼唤和平合作的今天,84岁高龄的李光耀向一个有着历史恩怨的邻居提出“复婚申请”,应该看作是一种善意和一种勇敢。 来源:青年参考

---

分类题材: 新马政经_gpsgmy,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