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有条件加入大马

30/01/11

作者/来源:谁为谁狂 (2007-10-14) http://blog.sina.com.cn

李光耀为什么提出有条件加入马来西亚联邦?

新加坡资政李光耀于9月27日接受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亚洲媒体机构和南加州大学内安堡传播学院访问时,作了一个令中国网民有些吃惊的表示,他说,如果马来西亚能够给予华裔和印度裔人民公平的教育机会,新加坡可能考虑重新加入马来西亚联邦。李光耀指出,马来西亚不但有丰富的资源,如果能善待人民,包括提供华裔与印裔人民公平的教育机会,那马国的成就可以媲美甚至超越新加坡,届时,也就是新加坡准备重新加入马来西亚联邦的时候了。

中国的网民对于这件事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很大的原因可能因为新加坡是一个华人为主体(占全部国民总数的75.2%)的国家,大家很难理解一个经济发达的主权国家为什么会主动提出加入到一个经济水平远不如自己的国家,打个比方,有点类似韩国提出要加入中国这个样子,我查阅了相关资料,在此发表个人的一些看法。

在发表个的观点之前,我们先要了解一些情况,我们先看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的国家情况:新加坡,面积699.4平方公里,公民和永久居民360.8万,常住人口448万,华人占75.2%,马来人占13.6%,印度人占8.8%,其他种族占2.4%,2006年,新加坡GDP为1321亿美元;马来西亚,面积33万平方公里,人口2500多万,其中马来人及其他原住民占66.1%,华人占25.3%,印度人占7.4%,2006年GDP为1489亿美元。两国在面积与人口上面基本不成比例,但是新加坡的GDP却只比马来西亚略低一点,一个富裕国家(人均GDP近3万美元)主动提出要加入一个穷国(人均 GDP只有不到五千美元),确实是值得我们思考的一件事。

其实,这并不是李光耀第一次提出加入马来西亚了。最初的历史中,新加坡并不是马亚西亚的一部分,而是英国在这一带分散的殖民地之一。1961年5月,马来西亚联邦首相东姑首先提出由马来西亚联邦和英国殖民地新加坡、沙巴、沙捞越、文莱组成的马来西亚联邦的计划,得到当时新加坡自治邦总理李光耀支持,1963年,马来西亚联邦、新加坡、沙巴、沙捞越的代表签署了协定,规定缔结协定的四方组成英女王领导下的马来西亚联邦,新加坡成为了马来西亚联邦的一个州。但联邦政府与新加坡政府很快就在经济等多项政策上发生严重分歧,李光耀作为新加坡州长,在国会倡导建立“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而不是马来人的马来西亚,引起首相东姑的不满。1964年新加坡发生种族骚乱,李光耀政府指责联邦政府试图推行“种族沙文主义”,马来人在联邦内享有特殊待遇,并煽动新加坡的马来人反对当地华人政府,这最终导致了新加坡在1965年8月退出马来西亚联邦,宣布独立。独立后,李光耀曾于1996年6月提出新加坡重新加入马来西亚联邦的建议,但当时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认为“时机还未成熟”。现在,时隔11年之后,李光耀又一次提出了加入马来西亚的构想,不出意料,李光耀的建议又一次被拒绝了,马来西亚执政联盟宣传部门官员莫哈末泰益10月12日认为,马国政府有能力治理好国家,因此新加坡“最好还是维持现状”,他说:“我们不需要新加坡,就如(前首相)阿卜杜勒•拉赫曼当年指出,新加坡还是单独成为一个国家比较好。”

  所以一个有趣的现象就这样发生了,一方面,新加坡不断想要加入马来西亚,另一方面,马来西亚不断拒绝新加坡的加入提议,坚决不愿意这个富裕的城市共和国成为本国的一部分。关于李光耀为什么数次要求加入马来西亚联邦的事情,外界目前对此有许多解读:一个看法是,李光耀在明知多数新加坡人并不愿意加入马来西亚联邦的前提下,仍然有这样的提法,显然是缺乏诚意的,他的目的是借此唤起新加坡人的危机感,希望新加坡公民有一种危机意识,通过努力的方式来维护现状;当然也有中国网友认为也许李光耀有着马来西亚情节,当年他不得已带领新加坡从马来西亚联邦脱离出来,他毕生的梦想或许就是将新加坡再带回去吧!

我个人的观点,以李光耀在以往经常发表的嘲笑马来西亚人治理国家能力的情况来看,他也许并不真心乐意让新加坡成为这个国家的一个处于被领导角色的组成部分,但是他却是真心希望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的,因为他不是一个普通政客,在这件事上,他的眼界是站在新加坡未来发展的立场上的,虽然在对华政策与关系方面,李光耀做了许多政客级的事情,但是我们需要承认,他是亚洲为数不多的政治家之一,我们在今天的日本、韩国及中国台湾很难找出来一个有他这样长远眼光的人。

新加坡虽然现在GDP与马来西亚不相上下,虽然现在的人均GDP是马来西亚的六倍,但是这样的小国却缺乏进一步发展所需要的空间,我们看看亚洲四小龙的其它三小龙就知道,新加坡的未来发展空间是最小的:一方面,自身的人口与国土面积就限制了国家的未来发展,另一方面,新加坡的发展也得不到其它国家或实体的真诚帮助,香港背靠中国大陆,不但可以便利进入内地市场,将整个大陆市场视为自己的发展空间,中央政府更时时提供各种优惠便利措施促进香港发展,台湾虽然目前与中国大陆处于分裂状态,但是两岸都是中国人,毕竟血浓于水,台商将产业转移到内地不需要有多太的担心,中国大陆单方面为台湾提供了多种优惠措施,台湾每年都可以从中国大陆获得几百亿美元的贸易顺差。韩国虽然只有一个穷兄弟朝鲜,但是至少两国是同宗同源,未来统一后,朝鲜的重建将为韩国的经济发展提供重大的机会,同时,韩国就在中国旁边,中国可没有像马来西亚警惕新加坡那样对韩国满怀戒心(韩国对中国的心态倒有些马来西亚对新加坡的心态)。无论是中国香港、中国台湾,还是韩国,它们的幸运在于他们就在中国大陆的边上,中国大陆的庞大市场为他们准备好了未来的空间,再回头来看看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则是关系一直不好,双方政治方面口战不断,无论是新加坡的供水还是埴海工程,一直与马来西亚存有纠纷,两个有着一定历史渊源的国家基本上处于一种互相不信任的状态,虽然两个国家在各自独立之后并没有发生军事方面的冲突,不过有一点是明确的,以华人为主体的新加坡不大可能从以马来人为主体的马来西亚那里获得想要的发展空间与发展支持。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新加坡的焦虑了:一个国家小到连军队训练都要放在国外(中国台湾地区)进行的国家,只能紧靠美国这个保护伞,为美国提供军事基地,以此获取一点关于国家安全方面的信心;为了制造新的经济增长点,在与香港、上海甚至东南亚的吉隆坡、曼谷等城市实体的竞争中不至于落后,采用国家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的形式全世界去投资,为国家寻找未来的经济发展空间,甚至不惜自毁形象,建设赌场以吸引各国游客;新加坡经济对于马六甲海峡的这样的地理优势依赖性太强,无论是西亚、东南亚、东南亚还东亚,任何一个地方发动荡都有可能波及到马六甲海峡,另一方面,泰国克拉地峡运河一旦开通,新加坡马上就会变得无足轻重(李光耀语),而目前正在构想的伊朗-巴基斯坦-印度-中国天然气管道、沙特-巴基斯坦-中国石油管道及缅甸-中国石油管道一旦落实(由此可以见到中新关系的主动权同样是在中国的手里,新加坡近年来处处试图博取中国的好感的真实利益驱动恐怕也是在这些地方),新加坡同样将大受影响;马来西亚仿效中国在香港旁边设立深圳特区的模式,在靠近新加坡的一方设立了依士干达经济特区,但是新加坡方面对些并不是十分的热心,为什么,不是新加坡不愿意在马来西亚投资,而是对于在这个双方经常有争议的邻国投资缺乏信心。

在以上种种种情况下,为了国家的未来,以牺牲主权的方式换取发展空间就成了一个值得新加坡执政者考虑的选择,其实我们在李光耀提出的条件中还可以看出来他的另一层想法,他希望可以将马来西亚引导到一种新加坡乐于见到的状态,那就是在马来西亚联邦制造种族平等的机会,而在种族平等的前提下,新加坡的经济优势将得到体现,必定将主宰起这个国家,在这样的情况下,马来西亚成为新加坡式的马来西亚,以其三十多万的面积加几千万人的国家规模(要知道,日本的面积才39万平方公里,而整个朝鲜半岛也不过是22万平方公里),新加坡就借壳而为真正的大国了,无论在政治上,还是经济上都为未来的发展准备了看似无限的空间,举个小例子,比如克拉地峡运河一事,如果仅仅是新加坡反对是很难动摇泰国最终上马的决心的,但是如果是马来西亚反对,泰国可能就要认真考虑了。我想,借助马来西亚这个壳来实现新加坡的终极利益,这可能是李光耀资政的最真实想法吧?

  可惜的是,马来西亚显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发生,数量不占优势的华人在经济方面的卓越作为一直使得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们有所忌惮(民主的双面性在这里就体现出来了,今天东南亚各国的华人与今天非洲各国的白人可能就在体验多数人决定少数人的民主原则的另一面,唯一不同的是,华人的历史是干净的,他们完全靠自己的双手而没有做些烧杀掠夺的勾当),他们仍然认为马来西亚应该是马来人的马来西亚,而非新加坡式的马来西亚(其实印度尼西亚与菲律宾也同样是如此,东南亚一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强国,国家的族群内部消耗可能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中国台湾近几年经济徘徊不前,地方当局执意制造族群分裂而不是融合也是一种印证),所以他们拒绝了新加坡,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还是会一直拒绝下去,新加坡的国家悲哀也就会继续下去,他们必须小心努力于周旋于各个大国之间,或许李光耀资政有时会想,靠着中国大陆这棵大树的,为什么是香港,而不是新加坡呢?如果新加坡也可以不用考虑国防,不用考虑市场,时时获得来自中央政府各种各样的照顾,那将是如何惬意的一件事情!(谁为谁狂于2007年10月14日上午)

---

分类题材: 新马政经_gpsgmy,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