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无国论的意图是啥?

29/01/11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李光耀统治新加坡长达52年之后,却在日薄西山之际,抛出无国论:新加坡人仅仅是一个虚拟概念,新加坡也是一个尚未成型的政体。

2011年1月22日媒体报道的李光耀谈话指出:新加坡不是一个国家,因为人民在种族与宗教上不能团结一致,也不愿意为彼此牺牲。另外,新加坡人民缺乏凝聚力,没有包容性,不能和谐共处,也没有认同感与归属感。

李光耀的这一种说法是把社会问题的矛头指向新加坡人民,然而,显然的,作为制度受害者的人民,他们只是代罪羔羊,没有必要承担什么历史责任。

相反的,新加坡之所以不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因素,是来自李光耀政治思维塑造的种种政策所共同累计的不良后果。简言之,这是所谓新加坡模式的必然社会代价。

李光耀对新加坡了如指掌,在1980年代已经洞悉新加坡社会是朝向一个在文化上分裂而非融合的方向发展。李光耀称之为加立索社会,并对此表示感到忧虑。

当年的宗教与儒学课程就是试图扭转乾坤,为新生代注入文化基石。但是,由于学生选择宗教而非儒学,导致基督教的兴起,从而挑战了执政党对新生代的影响力,于是乎,很快的,这一个课程无疾而终。

李光耀的不对称双语政策亦进一步削弱新生代的母语文化根基。另外,方言文化没落带来的老幼代沟,也终止了家庭教育中的薪尽火传。新加坡式英语的普及化就是新加坡无根社会普及化的具体展现。无根的社会就像是一池的浮萍,随风而散。

除了文教政策之外,政府也尝试通过社会工程去塑造李光耀政治思维下的理想社会。为此,1988年末政府提议以新加坡国家意识来建立国民归属感。1991年初新加坡国家意识更名,并落实为新加坡共同价值。

这套价值观为,1, 国家至上社会为先, 2,家庭为根社会为本,3,族群关怀尊重个人,4,协商共识避免冲突,5,种族和谐宗教宽容。

根据官方说法,政府是要通过共同价值观来维系与团结新加坡国民。然而,政策的预期结果并没有实现, 相反的,按李光耀的说法,新加坡成为一个没有国民意识的国家。

那么,自我标榜高效率的政府,何以没有能力成功落实新加坡共同价值观?

政策失败的原因之一是表里不一,官方说辞和实质上的政策目的背道而驰。换言之,在统治伎俩上,政府是要把原有的分裂社会架构合理化与制度化。这种通过分化社会凝聚力,来巩固统治权力的殖民政治手段,更有利当权者的持续执政。

新加坡社会没有包容性的根源也可以从共同价值观一窥端倪。国家至上社会为先,由于党政合一,把执政党的至高无上政治地位制度化。协商共识避免冲突把社会纠纷调解机制制度化。因此,违背政府与政府机制都是属于反社会行为。显然的,这种社会规范排挤了在野的政治势力。这种唯我独尊的价值观,完全缺乏包容异议的社会空间。

新加坡社会不能和谐共处是因为政府把英殖民的分而治之制度化;政府以一族群的利益受损,来拒绝另一族群的社会要求。在和谐共处的大原则下,政府规范种族和宗教行为。由于种族和宗教必须在各自的规范领域活动,多元社会丧失了自发的和谐共处的适应能力。人民在种族与宗教上很难团结一致,也就瓦解了政治挑战。

新加坡社会没有认同感,自然不会有为彼此牺牲的意愿。家庭为根社会为本把政府厌恶福利计划的心态制度化。家庭和个人都得自扫门前雪,在没有福利与缺乏同情关怀的现实下,各自为生的激烈竞争冲击社会关系。贫富不均进一步分化社会。一个充满对抗性的社会是不可能产生认同感与归属感,也不会有牺牲精神。

除此之外,市区重建带来的新加坡人口大迁移,更彻底破坏了原有的社会架构,以及滋生其间的层层社会关系。在陌生的新租屋区,政府组织无法取代自动自发的民间社区关系。可见,旧社会秩序的破坏殆尽是丧失认同感与归属感的基本因素。

在了解了政策与政策结果之间的因果后,另一个要解析的问题是,李光耀是为了什么而提出:‘新加坡虽已独立建国几十年,至今还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国家,要成为真正的国家,或许还需要再40至50年时间’的言论?

李光耀老谋深算,葫芦里卖什么膏药,外人无法推敲个中玄机,不过,从李光耀历史定位的角度来看,或许,李光耀是要在建国大业上提出可以让人接受的解释:何以新加坡政府在过去的长达半个世纪里毫无建树可言?

回顾历史,2009年8月间,李光耀将新加坡信约,重新界定为建国历程中的抱负而不是政治意识形态。李光耀表示信约追求的公平社会是不实际的政治目标,只能通过长期努力去追求。

这一个说词是对新加坡信约的无法落实提出解释,言外之意,也表示当下的新加坡作为一个不公正,不平等和不民主社会是合情合理的;人民若要取得公正与民主社会,那还得通过长期努力去追求。

这一个解说和‘建国是尚在进行的工程’的说法同出一辙。接受了这一个解释也就表示政府在建国大业的空间上一片空白,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要成为真正的国家,或许还需要再40至50年时间’。

这种用时间换空间的伎俩,把李光耀的历史责任掉包。由于工程尚在进行,此时不宜验收成果,那么,验收成果日期一旦挪后,历史责任也就自然而然的由将来的政权承担。

不过,除非政治思维有所改变,新加坡是无法改变一个分化社会的政治现实。挪后时间不能够改变政策结果;今天的一个错误政策,到了明天,甚至于后天还是一个错误政策。

末了,李光耀何以如此重视历史责任?

2009年4月11日文献集的答《邓小平说借鉴新加坡只是客套话?》有这么一段文字:‘近日来李光耀提及盖棺论定说,可见李光耀是十分重视他的历史评价。然而,李光耀在新加坡的历史定位不只在于他为新加坡贡献了什么,也在于他剥夺了新加坡什么。所以李光耀的政绩成败不取决于今天所能看到的成果,而是李光耀的政策对新加坡做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的长远影响。换言之,李光耀的历史定位取决于他为新加坡共和国奠下了什么样的建国基础,因为新加坡的未来成败取决于这个建国基础的优劣。’

诚然,李光耀应该会很在乎新加坡是一个没有国民意识的国家,这么一个失败现实。对叱咤风云的李光耀而言,没有了荣耀光环,神马都是浮云。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