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资深刚哥论网络仇恨暴民

23/01/11

作者/来源:李显涛/麻雀下鹅蛋
http://www.malaysia-chinese.com

四十年目睹之怪现象 17/01/2011己丑月 癸酉日

吴俊刚的 《政治论说与政治口水战》虽然没有明说是针对“网络公民”(TOC),但是把“网络公民”事件写在结论里面,可见通篇的说词都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简单的说,网络已经成了可以左右政治的工具。确保这一工具不至于被滥用甚或被操纵是必要的。因此,尽管网络难以管制,对一些网站,尤其是标榜正经论政或自诩为公开论政平台的网站,进行适当的监管是符合国家利益的。最近政府决定把论政网站“网络公民”界定为政治团体,说明论政网站的作用不能小觑。

“抹黑”是一种不太容易平衡的政治手段:“抹”得不够黑实难收效,“抹”得太过则失真,变成毫无诚信可言,ridiculous!所以就让我们来验收吴俊刚的“抹黑”技巧吧:

1. 美国亚利桑那州发生女众议员吉福兹中枪和另六人惨死的事件,前资深刚哥引述该地警察的谈话,说是“过激政治措词”导致了此次惨剧的发生。其实根据网络这几天的美国政治漫画,枪击事件主要激发两个主题:1、美国的枪支管制法。2、精神健康的辅导问题。“激烈言论”在美国是各花入各眼,连“唆使罪”都不能成立的。

前资深刚哥是不是暗示并且夸大:如果任由网络论坛肆虐,将来就会有部长或国会议员被枪杀,但是新加坡像美国那样人人都有资格拥枪吗?

2. “网络世界则是一个肆无忌惮的世界,也往往成了宣泄情绪而非发表理性言论的媒介。许多对现实不满的人,无法在理性辩论的平台上进行政治论说,却在网络世界找到了随时随地进行谩骂、诅咒、人身攻击,甚至造谣和散布仇恨言论的出路。”

这段话写得很精彩,不过却没有指出这个“仇恨对象”具体是谁?为什么“许多对现实不满的人,无法在理性辩论的平台上进行政治论说”?如果网络世界充斥“随时随地进行谩骂、诅咒、人身攻击,甚至造谣和散布仇恨言论”,为何执政党人物也纷纷上网以示亲民呢?那么死忠的报业控股为何还让“早报网论坛”继续存在?这样做岂不是助纣为虐?应该尽早关掉,以示言行一致嘛。

3. “只要浏览一下一些社会政治网站,我们不难发现,即使连那些自认为正经八百的讨论平台,各种课题的跟进者却几乎都是情绪的发泄者,所谓讨论,实际上都是口水,偶有理性的论说,也很快地在一片谩骂声中被淹没。其结果是劣币驱逐良币,情绪淹没理性,因此,理性的论说者往往选择了主流媒体,避开网络平台。”

吴氏分别“理性”和“非理性”的优选法很快就要注册专利了。“理性论说”就是那些在网上“很快地在一片谩骂声中被淹没”,最后“选择了主流媒体,避开网络平台”,其余则都是“非理性”,还不够简单明了吗?

4. “在大选的时候,各种各样的本来是非主流的声音,就可能在反体制的共同动机下汇集到同一个反对阵营里,形成可观的声势,为反对党张目。”——继续留在网上的都被前资深刚哥划成网络仇恨暴民(cyber hate mobs),所以意思浅浅:只要不符合主流拥护现政府的声音,都是非理性的暴民,理由:头壳坏掉。

综观前资深刚哥的论述,请容我把他的结论更动几个词汇,让意思更浅白:

简单的说,网络已经成了可以左右政治的工具。确保这一工具不至于被(党外人士)滥用甚或被操纵是必要的。因此,尽管网络难以管制,对一些网站,尤其是标榜正经论政或自诩为公开论政平台的网站,进行适当的监管是符合行动党利益的。最近小李决定把论政网站“网络公民”界定为政治团体,说明论政网站的作用不能小觑。

不过这样的结论我还是觉得不给力,因为“网络仇恨暴民”如果让他们注册为政治团体,岂不是把他们从虚拟空间请到现实中来当“暴民”?到时请神容易送神难,这样一个暴力政治团体要对我们的社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啊,前资深刚哥想过没有?

按说应该派出秘密警察查封之、逮捕之才是正道。刚哥怎么在这紧要关头生出这种很娘的“妇人之仁”呢?

---

分类题材: 叻坡评议_sgcyber,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