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政黨競爭史

16/01/11

作者/来源:陳曉郁 (2008)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東南亞研究所二年級 s95108501@ncnu.edu.tw

壹、 新加坡的普選發展與政黨競爭

在描述新加坡的政黨競爭史之前,筆者認為應先將星國十九世紀的近代史發展做一個簡單的背景陳述,以反映英國殖民是如何引導和影響新加坡的普選與政黨發展。

1810年英國東印度公司 ( East India Company ) 的職員萊佛士 ( Thomas Stamford Raffles ) 說服英國高官出兵進攻爪哇,當英國占領爪哇之後,萊佛士便被派為當地的副總督。1818年,萊佛士到蘇門答臘 ( Sumatra ) 的明古連 ( Ben coolen ) 主持工廠事務,當時東印度公司認為明古連與荷蘭的屬地太過接近,為了避免英荷兩國日後產生磨擦,萊佛士便受命赴新加坡考察,並尋找替代位於明古連工廠的新廠址。他抵達新加坡後,隨即立柔佛 ( Johore ) 蘇丹 ( Sultan ) 的長子胡申東姑隆 ( Tongku Long ) 為新加坡蘇丹。之後,萊佛士觀察到除了地理條件優越外,新加坡更是一個天然良港,可以為停泊的船隻提供良好的屏障。所以,他在1819年的2月6日和當地土著簽約,仿照英國的殖民統治方式,柔佛州的蘇丹是新加坡名義上的領導者,而萊佛士才是新加坡的實際領導者。

但當時的馬來半島已有荷蘭人的勢力,荷蘭早在十七世紀就已到達蘇門答臘、爪哇以及馬來半島。 所以,在1824年,萊佛士與荷蘭人協商並簽訂「英荷協定」 ( Anglo-Dutch Treaty ),從此荷蘭將馬六甲 ( Malaca ) 讓給英國。 為了方便統治,英國人在1826年把新加坡、馬六甲和檳城 ( Penang ) 合併為「海峽殖民地」( Straits Settlements );1830年時,英國東印度公司取消海峽殖民地的省治地位,改由印度孟加拉省的英國東印度公司管理;到了1832年,英國人才以新加坡為海峽殖民地的行政中心;直到1867年,海峽殖民地改由位於倫敦的殖民署直接管轄,新加坡、馬六甲和檳城則轉變成英國政府的直屬殖民地,這樣的情形一直維持到1940年後,日軍攻陷馬來亞和新加坡為止。

代議制的立法機構與受限的選舉權
1942到1945年間,新加坡被日本軍事佔領。 待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後,英國重新接管新加坡,並自1945年9月到1946年4月期間,實施了七個月的軍事統治。1947年,英國同意讓新加坡成立立法議會 ( Legislative Assembly ),以落實有限度的自治。當時通過的立法議會選舉法之內容如下:總督擔任立法議會主席,人民可競選立法議會議員,但在二十二名議員中只有六名開放競選,殖民政府仍欲高度掌控新加坡的意圖相當明顯。 1948年3月20日,新加坡舉行了有史以來的第一次選舉,被部分學者視為新加坡第一個政黨的 ─ 「馬來亞民主同盟」卻未投入此次選戰。 於1947年創黨的新加坡進步黨 ( Singapore Progressive Party ) 則是唯一參與1948年選戰的政黨。 不過,就算立法議會選舉法規定人民可以組黨、參選及投票,但英國殖民當局卻對選民的投票資格施以嚴格管制, 最後的選舉結果是,六席直選議員中,三位是新加坡進步黨的黨員,另外三位則為獨立候選人。

逐漸增加民選議席
雖然英國殖民當局對選民的投票權施以嚴格管控,但當時的新加坡就如同其它的第三世界國家,強烈的民族主義在這些地區迅速蔓延,建立主權獨立的國家是這些地區人民的共同希望。新加坡的新興政黨即依此信念而紛紛成立,它們的主要訴求是希望英國能放寬選民基礎,從而激發新加坡人的參政欲望。1951年,英國將立法議會中原本開放民選的六個席次增加為九席,參與當年選戰的政黨則是新加坡進步黨 (SPP) 和工黨,而該次選舉的結果由新加坡進步黨贏得六個席次、工黨取得兩席、剩下的一個民選席次則由獨立人士獲得。雖說英國同意擴大立法議會裡的民選席次,但殖民當局並未放鬆對於選民投票資格的嚴格管控。

在新加坡當地菁英不斷要求擁有更多參政權並組織自治政府的壓力之下,英國於1954年委請喬治林德爵士 ( Sir George Rendel ) 修訂憲法,並於1955年初通過,史稱「林德憲制」( Rendel Constitution )。雖然林德憲制規定人民得應自動參加選民登記,立法議會議席增加至三十二席,其中二十五席可由新加坡人民直選產生,新的立法議院另有3名擔任部長的當然議員 (即官方代表) 及4名委任的非官方議員。不過,總督仍掌握國防、外交與政府人事的大權。 林德憲制的內容比起之前英國政府對於選民資格和直接民選議員席次的限制可謂進步,儘管新加坡當地菁英對此新憲制仍非十分滿意,但為迎接同年二月即將舉行的新任立法議院選舉,新的政黨還是趕在選舉之前紛紛成立, 對新加坡發展有舉足輕重地位的人民行動黨也在1954年年底創立。 1955年的大選共有六個政黨投入選戰,這場大選被形容為新加坡歷史上首次戰況激烈的政治競賽。勞工陣線 ( Labor Front ) 推出了十七名候選人,有十人當選,是該次選舉囊括最多席次的政黨;新加坡進步黨拿下四席;民主黨兩席;華巫聯盟三席;人民行動黨三席;獨立人士亦三席。所以新加坡自治政府 (self-government) 的首任總理 ( Prime Minister ) 便由勞工陣線的領導人─馬紹爾( David Marshall )擔任。此外,由於勞工陣線所得席次並未過半,所以新加坡的首屆自治政府則由勞工陣線和其它政黨共同組成。

首次舉行全面由選舉產生的立法議會
馬紹爾就任總理後,各界要求完全自治和獨立的呼聲不斷,故馬紹爾積極和殖民當局交涉,爭取新加坡制訂新憲法以達成完全自治。即使後來談判破裂,馬紹爾辭去總理一職,但接任的林有福 ( Lim Yew Hock ) 還是繼續與英國談判相同的議題。1958年英國與新加坡簽訂了制憲協議,英國承諾於1959年讓新加坡在內部事務方面享有自治權, 及設立一個全面由選舉產生的立法機關。1959年5月,新加坡舉行了首屆全面經由人民直選而產生的立法議院選舉,競逐的政黨增至10個,投票也改成強制性,選舉結果是人民聯盟四席,華巫聯盟三席,無黨派之獨立人士一席,反對黨總共拿下八席,總得票率為46.6%。而在五十一個議席中贏取四十三席的人民行動黨,自此開始在新加坡執政。

1963年再度舉行大選,立法議會的總議席同樣是五十一席,反對黨佔十四席,其中社會主義陣線 ( Barisan Sosialis,簡稱「社陣」) 囊括十三席、人民統一黨一席,反對黨得票數超過半數,達到53.1%, 社會主義陣線也成為當時新加坡最大的反對黨。

如前所述,在1968年以前,新加坡的各個政黨原本都具有極強的活動力,也積極投入選舉競爭,但因當時最大的反對黨 ─ 社會主義陣線 ─ 採取極左政策,新加坡政府透過立法限制左傾思想,部份政治人物相繼出國,而留在新加坡國內的國會議員在1966年也相繼辭去議員職,並且宣布抵制1968年的大選,社會主義陣線自此一蹶不振,至於其它反對黨亦同樣日趨衰退。

1968年的大選是新加坡獨立後的首次國會大選, 國會議席增加至58個,由於大部分反對黨因反對重訂選區分界而杯葛大選,所以只有工人黨和部份獨立候選人 (無黨派人士) 挑戰人民行動黨。該年的選舉結果由人民行動黨以86.72%的得票率拿下所有的國會議員席次, 反對黨的得票率則跌到13.3%的低點,而且沒有任何候選人勝選。

之後在1972年、1976年、1980年的大選,均有5至8個反對黨挑戰人民行動黨,但這些反對黨能推出的候選人數目由 1972年大選的 81人減至1980年大選的43人。而且,反對黨在這幾次大選都沒能拿下任何一個國會席次。1972年選舉,反對黨得票率稍有增加,為28.85%;1976年,反對黨得票率為26.5%;1980年,反對黨得票率則為24.53%。由此可知,反對黨不僅推不出足夠與行動黨抗爭的候選人數目,連整體得票率都呈現日益下滑的情況。

更改選舉制度
工人黨秘書長 ( Secretary General ) 惹耶勒南 ( J. B. Jeyaretnam ) 在1981年的安順 ( Anson ) 選區補選中以超過50%的得票率勝出,使他成為自1968年以來再度進入國會的第一位反對黨人士。他的勝選對於新加坡反對黨的特殊意義是 ─ 人民行動黨並非攻無不克;另外,民眾亦被激發思考有關反對黨的存在與意義。之後在1984年的大選,共有八個反對黨投入選戰,大選結果由行動黨拿下七十九席中的七十七席,工人黨 ( The Workers’ Party ) 和新加坡民主黨 ( 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 ) 則以超過30%的得票率奪走兩個國會席次,這證明了反對黨1981年的勝選並非僥倖。而人民行動黨在這次大選所獲得的得票率是64.83%,比起上次大選足足下滑了近乎十三個百分點。 行動黨檢討造成民眾支持率下降的原因有三:第一,黨成員需要有新血注入、第二,行動黨曾提出不受人民歡迎的政策,〉最後則是較少讓年青黨員擔負黨務。 雖說反對黨獲得的國會席次僅有兩席,但為了維持絕對的執政優勢,人民行動黨自此開始擅自更改選舉制度;而由於選舉制度的變動,選區也經常被重新劃分。

為了確保國會一定要有反對黨的議席,1984年,行動黨政府修改法令,設立非選區議員 ( Non-Constituency Members of Parliament,NCMPs ) ,這是指當反對黨議員的當選席次不足三位時,政府可依得票高低,最多任命三位反對黨候選人來擔任非選區議員。 1988年時,新加坡政府再度推出集選區制度 ( Group Representation Constituency ) ,這是指一個選區必須推出代表同一政黨,且由三人所構成的一組候選人 (其中至少包含一位少數族裔) 來參與選舉競爭,若得票數過半則集體當選,反之則集體落選。

儘管選舉制度的改變更加添反對黨進入國會的難度,但在1988年的大選中,還是有七個反對黨,包括工人黨、民主黨、國民團結黨 ( National Solidarity Party )、人民聯合陣線、馬來民族機構 ( Pertubohan Kebangsan Melayu,PKMS )、正義黨 ( Justice Party,Singapore ) 和回教黨,以及四名獨立人士推出總共七十名的候選人與人民行動黨競爭十三個集選區和兩個單一選區。除新加坡民主黨的詹時中 ( Chiam See Tong ) 贏得巴東巴西單一選區 ( Potong Pasir ),其餘選區均由執政黨拿下。行動黨獲得的得票率是63.17%,反對黨則為36.83%。

1990年,新制度 ─ 提名的官委議員 ( Nominated Members of Parliament,NMPs ) 開始實施。依新加坡憲法規定,提名的官委議員最多可有六席,他們是經由國會議員所主導的「國會特別遴選委員會」( Special Select Committee of Parliament ) 提名後,送請新加坡總統任命而產生。這些提名的官委議員任期為兩年半,且不得參加任何政黨,他們在國會裡所能行使的權力亦受到限制。

1990年11月28日,李光耀辭職,由吳作棟接任總理。總統黃金輝接受吳作棟建議,決定於1991年舉行國會大選, 並在該年的一月通過新的國會選舉法修正案,規定各集選區的議員可由目前的三名增加到四名,且集選區議員的人數不得超過國會的四分之三。 這次大選計有五個反對黨 ─ 工人黨、新加坡民主黨、國民團結黨、正義黨和馬來民族機構以及七名獨立人士參與選戰。這次大選總共有一百二十六名候選人角逐八十一席的國會席次,選區則劃分成十五個集選區和二十一個單一選區。結果人民行動黨獲得七十七席、工人黨獲得一席、新加坡民主黨則獲得三席。 執政黨在這次大選失去四個席次,而且得票率只有60.97%,這不僅是人民行動黨自1968年以來遭受最大挫折的一次選舉,其結果更是重挫新任總理吳作棟在行動黨內的地位。

因此,如同以往,人民行動黨為求下屆選戰的優勢,吳作棟再次向國會提出選舉法規的修正法案。這次的修法要點是:取消集選區選出之議員人數不得超過全數國會議員四分之三的限制,集選區的數目仍然維持十五個,但各集選區的議員數從四席再增至六席,單一選區的數目必須維持八個以上,提名的官委議員由六名增加到九名,以及國會議席從八十一席增加到八十三席。1997年的大選,五個反對黨 ─工人黨、新加坡民主黨、國民團結黨、新加坡人民黨和民主進步黨 ─ 及一名獨立人士與行動黨共同競爭十五個集選區和九個單一選區。 值得注意的是,上次大選被反對黨拿下的四個選區這次都被劃分為單一選區。 大選的結果由行動黨拿下八十一席,工人黨一席,新加坡人民黨一席。行動黨的得票率為64.98%,比起1991年的60.97%,上升了4.01個百分點。

2001年的新加坡國會大選,全國劃分成二十三個選區 ─ 包括十四個集選區和九個單一選區。五個反對黨 ─ 人民行動黨、新加坡民主聯盟 、新加坡民主黨、工人黨、民主進步黨 ─ 和兩名獨立人士共計一百一十五位候選人,和行動黨一起角逐八十四個國會議席。這次大選是新加坡將近20年來,反對黨第一次在全國一半以上的選區派出候選人。 結果,行動黨共取得八十二席,得票率為75.29%,這是自1984年大選以來得票率最高的一次, 因此,外界均認為此次選舉是在為李顯龍的正式接班暖身。

重要反對黨領袖面臨內外壓力
根據新加坡社團註冊局 ( Registry of Societies ) 的資料顯示,截至2001年,新加坡境內有二十一個反對黨存在,但並非每一個反對黨都會參與和行動黨的政黨競爭。真正參與選舉,還能獲得國會議員席次的反對黨只有工人黨、新加坡民主黨和新成立的新加坡民主聯盟, 至於其它反對黨則經常被視為新加坡政治史上的花瓶。在反對黨的發展史裡具有舉足輕重地位的一直都是「詹時中 (Chiam See Tong) 和劉程強 (Low Thia Khiang)」兩人。

詹時中在1976年是以獨立候選人的身分在巴東巴西選區參選,1984年當選巴東巴西選區議員,之後在1988年、1991年、1997年和此次2001年大選,屢屢擊敗面臨的行動黨對手。但詹時中和其它反對黨的關係並不好,尤其和他一手創立的新加坡民主黨關係更是緊張。後來因為民主黨助理秘書長徐順全博士被控瀆職而遭到新加坡國立大學解聘,徐順全博士以絕食的方式向學校抗議,詹時中因不贊同該行為而與徐順全發生爭執。但以黨主席林孝諄為首的十三位中執委卻一致支持徐順全,所以詹時中被迫於1993年6月宣布退出民主黨。 詹時中在1997年與印度裔的賽益法利 (Syed Farid Wajidi) 和華人沈克棟 (Sin Kek Tong) 等人另組新加坡人民黨,並在該年大選二度擊敗行動黨候選人顏來章 (Andy Gan) 。 2001年大選前,詹時中為了擴大在野黨的勢力,在5月28日宣布聯合新加坡人民黨(Singapore People’s Party)、國民團結黨(National Solidarity Party)、馬來民族機構(Singapore Malay National Organization)、新加坡正義黨(Justice Party,Singapore)和新加坡國民陣線 (Singapore National Front),成立新加坡民主聯盟 ( Singapore Democratic Alliance )。但新加坡國民陣線卻為了「如何爭取照顧馬來人權益」的問題而退出民主聯盟。 這起事件將反對黨彼此連結的脆弱性和利益衝突完整呈現在世人之前。

至於另一位反對黨明星 ─ 工人黨的劉程強,1988年時邀請林來順和印度裔的古巴蘭奈爾等人一起投入中巴魯 (Tiong Bahru) 集選區參選,但選情並不理想。後來,他個人轉戰后港選區,卻接連在1991年、1997年和2001年以高得票率擊敗行動黨在該選區推出的候選人,劉程強在2001年獲工人黨推選為新任秘書長。工人黨原任秘書長惹耶勒南雖在2000年因涉嫌毀謗淡米爾語文週教學的官司,被法院判決敗訴,但因無力賠償巨額的罰款而被歸入窮籍。 同年,他片面宣布退出工人黨,但又表示自己不會退出政壇。 因此,惹耶勒南未來的動向是否會對工人黨的發展產生影響便相當值得觀察。

若比較執政黨和反對黨在1997年和2001年的大選成績,我們會發現行動黨的得票率增長超過10%,但工人黨和民主進步黨的得票率僅有不到2%的成長,至於其它政黨和獨立候選人的得票率則是出現負成長的情形。

表一 執政黨和反對黨1997年和2001年的大選成績比較 1997年得票率 2001年得票率 得票率比較 備註
人民行動黨 64.98% 75.29% + 10.13%
新加坡人民黨 27.19% ─ ─ 2001年被合併
新加坡民主聯盟 ─ 27.61% ─ 2001年才成立
國民團結黨 30.07% ─ ─ 2001年被合併
民主黨 33.13% 20.36% –12.70%
工人黨 37.60% 39.29% + 1.69%
民主進步黨 12.34% 14.33% + 1.99%
獨立人士 14.06% 9.85% –4.20%
表一資料來源:1.http://www.zaobao.com/special/singapore/ge2001/partiesvotes.htm/(2001年11月19日) 2. 翁俊桔 (2004) 《2001年新加坡國會大選評析》,國家發展研究第三卷第二期, p11

距離目前最近的新加坡大選在2006年5月6日舉行,這次大選的選區劃分為九個單一選區和十四個集選區。在這次選舉之前,執政黨在長期由反對黨拿下的「巴東巴西」及「后港」單選區向選民宣布,若行動黨在這兩個選區勝選,政府將花費一億八千萬新幣為社區翻新組屋。 工人黨、民主聯盟和民主黨皆投入該次選戰,它們與執政黨角逐八十四個國會席次。最後的選舉結果是,行動黨拿下八十二席,「后港」及「巴東巴西」選區仍被工人黨的劉程強和民主聯盟的詹時中拿下。這次的選舉結果與2001年的選舉情況相當類似,最大的差別在於執政黨和在野黨的得票率:行動黨此次的得票率為66.6%,比起2001年的75.29%有小幅退步;反對黨的得票率雖較2001年進步,但獲得的國會席次還是未能超過兩席。

重要反對黨再度分裂
2007年1月18日,新加坡民主聯盟再度鬧分裂,該聯盟在18日晚間舉行投票後,國民團結黨宣布退出新加坡民主聯盟。但國民團結黨表示,希望日後還有機會和民主聯盟合作。如前所述,以人民黨秘書長詹時中為首的民主聯盟,是在2001年由人民黨、國民團結黨、馬來民族機構和正義黨所聯合組成,民主聯盟在2006年的國會大選共推出二十名候選人,其中有十二人來自國民團結黨。民主聯盟原本是新加坡最大的反對勢力, 但詹時中年事已高,聯盟的接班人選還不明朗,迫使民主聯盟在2006年將最大反對黨的地位交予由劉程強所帶領的工人黨。
表二 新加坡歷屆國會大選 (1955 ~ 2006 )結果整理表

日期 國會總席次 參與選舉競爭的政黨數目 參與選舉的獨立候選人人數 獲勝政黨 獲勝政黨贏得的席次 反對黨贏得的席次 獲勝政黨得票率
立法議會時期
1955 / 4 / 2 25 5 11 勞工陣線 10 27.0%
1959 / 5 / 30 51 10 39 人民行動黨 43 8 54.1%
1963 / 9 / 21 51 8 16 人民行動黨 37 14 46.9%
國會時期
1968 / 4 / 3 58 2 5 人民行動黨 58 0 86.72%
1972 / 9 / 2 65 6 2 人民行動黨 65 0 69.15%
1976 / 12 / 23 69 7 2 人民行動黨 69 0 73.43%
1980 / 12 / 23 75 8 0 人民行動黨 75 0 76.47%
1984 / 12 / 22 79 9 3 人民行動黨 77 2 64.83%
1988 / 9 / 3 81 8 4 人民行動黨 80 1 63.17%
1991 / 8 / 31 81 7 7 人民行動黨 77 4 60.97%
1997 / 1 / 2 83 6 1 人民行動黨 81 2 64.98%
2001 / 11 / 3 84 5 2 人民行動黨 82 2 75.29%
2006 / 5 / 6 84 3 0 人民行動黨 82 2 66.6%
資料來源:1. 郭俊麟 (1998) 《新加坡的政治領袖與政治領導》,台北:生智 p342 2. 翁俊桔 (2000) 《新加坡集選區制度之研究:「治術」或「治道」?》, 南投埔里: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東南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pp. 113-116 3. 翁俊桔 (2004) 《2001年新加坡國會大選評析》,國家發展研究 第三卷第二期, p11 4. http://www.zaobao.com/special/singapore/ge2006/pages/pap.html 5. 顧長永 (2006) 《新加坡─蛻變中的四十年》台北:五南 p155

表三 新加坡歷屆大選 ( 1955~2006 ) 之統計結果

1955年(立法議會時期)大選結果統計表
政黨 候選人數 當選席位 得票率
勞工陣線 17 10 27.0%
進步黨 22 4 24.8%
人民行動黨 4 3 8.7%
華巫聯盟 5 3 8.4%
獨立人士 10 3 9.7%
民主黨 20 2 20.6%
新加坡勞工黨 1 0 0.8%
總計 79 25 100%

資料來源:(1) 黎淑慧 (1985)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的研究》,台北:文化大學
政治研究所碩士論文 p193 (2) 人民行動黨 (1979) 《1954~1979:慶祝建黨25週年紀念輯》,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中央執行委員會 p40 (3) 翁俊桔 (2000) 《新加坡集選區制度之研究:「治術」或「治道」?》, 南投埔里: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p113

1959年(立法議會時期)首屆自治邦大選結果統計表
政黨 候選人數 當選席位 得票率
人民行動黨 51 43 54.1%
人民聯盟 39 4 20.5%
自由社會黨 32 0 8.2%
華巫聯盟 13 3 6.1%
公民黨 5 0 1.1%
人民黨 4 0 0.38%
工人黨 3 0 0.7%
勞工陣線 3 0 0.73%
泛馬回教黨* 3 0 0.19%
巫人協會* 3 0 0.08%
馬印國大黨* 2 0 0.39%
加東公會 2 0 0.33%
獨立人士 39 1 7.2%
總計 194 51 100%

資料來源:(1) 黎淑慧 (1985)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的研究》,台北:文化大學
政治研究所碩士論文 p197 (2) 人民行動黨 (1979) 《1954~1979:慶祝建黨25週年紀念輯》,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中央執行委員會 p40 (3) 翁俊桔 (2000) 《新加坡集選區制度之研究:「治術」或「治道」?》, 南投埔里: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p113
註:*代表同一陣線的政黨,故共有十個政黨參與本次大選。

1963年(立法議會時期)大選結果統計表
政黨 候選人數 當選席位 得票率
人民行動黨 51 37 46.9%
社會主義陣線 46 13 33.3%
人民統一黨 46 1 8.3%
人民聯盟 42 0 8.4% **四個小黨 9 0 1.9%
獨立人士 16 0 1.2%
總計 210 51 100%

資料來源:(1) 黎淑慧 (1985)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的研究》,台北:文化大學
政治研究所碩士論文 p204 (2) 人民行動黨 (1979) 《1954~1979:慶祝建黨25週年紀念輯》,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中央執行委員會 p40 (3) 翁俊桔 (2000) 《新加坡集選區制度之研究:「治術」或「治道」?》, 南投埔里: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p114
註:**這四個小黨是 ─泛馬回教黨、人民黨、統一民主黨以及工人黨

1968年(國會時期)大選結果統計表
政黨 候選人數 當選席位 得票率
人民行動黨 58 58 86.72%
工人黨 7 0 3.9%
獨立人士 5 0 9.38%
總計 70 58 100%

資料來源:(1) 黎淑慧 (1985)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的研究》,台北:文化大學
政治研究所碩士論文 p209 (2) 人民行動黨 (1979) 《1954~1979:慶祝建黨25週年紀念輯》,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中央執行委員會 p40
(3) 翁俊桔 (2000) 《新加坡集選區制度之研究:「治術」或「治道」?》, 南投埔里: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p114

1972年(國會時期)大選結果統計表
政黨 候選人數 當選席位 得票率
人民行動黨 57 57 69.15%
聯合國民陣線 33 0 7.2%
工人黨 27 0 11.8%
社會主義陣線 10 0 4.5%
人民聯合陣線 7 0 3%
馬來民族機構 2 0 1.35%
獨立人士 2 0 1%
無效票 ─ ─ 2%
總計 138 57 100%

資料來源:(1) 黎淑慧 (1985)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的研究》,台北:文化大學
政治研究所碩士論文 p211 (2) Donough,Gerardine (1977) 《 The 1976 Singapore General Election,An honours thesis》,Singapore:University of Singapore P96
(3) 翁俊桔 (2000)《新加坡集選區制度之研究:「治術」或「治道」?》,
南投埔里: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p114

1976年(國會時期)大選結果統計表
政黨 候選人數 當選席位 得票率
人民行動黨 69 69 73.43%
工人黨 22 0 11.44%
統一陣線 15 0 6.48%
社會主義陣線 6 0 3.16%
人民聯合陣線 6 0 1.77%
正義黨 2 0 0.64%
馬來民族機構 2 0 1.14%
獨立人士 2 0 0.51%
無效票 ─ ─ 1.43%
總計 124 69 100%

資料來源:(1) 黎淑慧 (1985)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的研究》,台北:文化大學
政治研究所碩士論文 p223 (2) Donough,Gerardine (1977) 《 The 1976 Singapore General Election,An honours thesis》,Singapore:University of Singapore P97
(3) 翁俊桔 (2000)《新加坡集選區制度之研究:「治術」或「治道」?》,
南投埔里: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p115

1980年(國會時期)大選結果統計表
政黨 候選人數 當選席位 得票率
人民行動黨 75 75 76.47%
統一陣線 8 0 4.6%
人民聯合陣線 14 0 4.7%
工人黨 8 0 6.5%
社會主義陣線 4 0 2.7%
馬來民族機構 4 0 2.23%
新加坡民主黨 3 0 1.9%
正義黨 2 0 0.9%
獨立人士 0 0 0%
總計 118 75 100%

資料來源:(1) 黎淑慧 (1985)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的研究》,台北:文化大學
政治研究所碩士論文 p233 (2) 聯合早報,1984年12月23日,版15
(3) 翁俊桔 (2000)《新加坡集選區制度之研究:「治術」或「治道」?》,
南投埔里: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p115

1984年(國會時期)大選結果統計表
政黨 候選人數 當選席位 得票率
人民行動黨 79 77 64.83%
工人黨 15 1 13.52%
統一陣線 13 0 10.1%
人民聯合陣線 8 0 2.54%
新加坡民主黨 4 1 3.52%
社會主義陣線 4 0 2.47%
正義黨 2 0 1.25%
馬來民族機構 1 0 0.62%
回教黨 1 0 0.04%
獨立人士 3 0 1.11%
總計 130 79 100%

資料來源:(1) 王榮川 (1985) 《1984年新加坡大選研究》,〈復興崗學報〉 第33卷 第2期 pp.363-415 (2) 聯合晚報,1984年11月13日,版10 (3) 翁俊桔 (2000)《新加坡集選區制度之研究:「治術」或「治道」?》,
南投埔里: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p115

1988年(國會時期)大選結果統計表
政黨 候選人數 當選席位 得票率
人民行動黨 81 80 63.17%
工人黨 32 0 16.45%
新加坡民主黨 18 1 11.7%
國民團結黨 8 0 3.81%
馬來民族機構 4 0 1.2%
人民聯合陣線 5 0 1.36%
正義黨 3 0 1.07%
回教黨 1 0 0.02%
獨立人士 4 0 1.22%
總計 156 81 100%

資料來源:(1) 陳鴻瑜 (1988) 《 1988年新加坡國會選舉 》, 〈問題與研究〉第28卷 第1期 p8 (2) 新明日報,1988年9月14日,版8。 (3) 聯合早報,1991年9月6日,版1。 (4) 翁俊桔 (2000) 《新加坡集選區制度之研究:「治術」或「治道」?》, 南投埔里: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p34

1991年(國會時期)大選結果統計表
政黨 候選人數 當選席位 得票率
人民行動黨 81 77 60.97%
工人黨 13 1 13.9%
新加坡民主黨 9 3 12.7%
國民團結黨 8 0 7.12%
正義黨 4 0 1.9%
馬來民族機構 4 0 1.61%
獨立人士 7 0 1.8%
總計 126 81 100%

資料來源:(1) 聯合早報,1991年9月5日,版10。 (2) 翁俊桔 (2000) 《新加坡集選區制度之研究:「治術」或「治道」?》, 南投埔里: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p37

1997年(國會時期)大選結果統計表
政黨 候選人數 當選席位 得票率
人民行動黨 83 81 64.98%
工人黨 14 1 14.17%
新加坡民主黨 12 0 10.62%
國民團結黨 7 0 6.74%
新加坡人民黨 3 1 2.34%
民主進步黨 2 0 0.70%
獨立人士 1 0 0.45%
總計 122 83 100%

資料來源:(1) 新加坡海峽時報,1997年1月3日,版8-9。 (2) 翁俊桔 (2000) 《新加坡集選區制度之研究:「治術」或「治道」?》, 南投埔里: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p40

2001年(國會時期)大選結果統計表
政黨 候選人數 當選席位 得票率
人民行動黨 84 82 75.29%
工人黨 2 1 39.29%
新加坡民主黨 11 0 20.36%
新加坡民主聯盟 13 1 27.61%
民主進步黨 2 0 14.33%
獨立人士 2 0 9.85%
總計 114 84 100%

資料來源: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 http://www.singapore-elections.com/ge2001/ ( 2007年3月23日)

2006年(國會時期)大選結果統計表
政黨 候選人數 當選席位 得票率
人民行動黨 84 82 66.6%
工人黨 20 1 16.34%
新加坡民主聯盟 20 1 12.97%
新加坡民主黨 7 0 4.09%
總計 131 84 100%

資料來源: 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 http://www.singapore-elections.com/ge2006/ ( 2007年3月23日)

貳、 參與新加坡選舉競爭的主要政黨

在新加坡執政最久的人民行動黨是當地的執政黨,也是最大黨,該黨自1959年國會全面開放直選以來,幾乎壟斷了所有國會議席。但根據新加坡社團註冊局 ( Registry of Societies ) 的資料顯示,截至2007年5月31日,新加坡所有合法登記的政黨共有20個, 雖然新加坡的反對黨為數不少,但並非每一個政黨每次都會參加競選。從表二可以觀察到,參與選舉競爭的反對黨歷年來的得票率,大多穩定維持在30%以上。不過若對照反對黨所獲得的國會席次,便會發現選舉得票率和政黨所獲得的議會席次可說是完全不成比例。尤其在1997、2001和2006的三次國會大選,反對黨只得到兩個席次,新加坡反對黨勢力之薄弱至此不言可喻。

人民行動黨在1959年成為執政黨。在此後的歷次大選中,新加坡出現了「一黨獨大、多黨競爭」的競爭局面。所謂「一黨獨大」,是指行動黨自1959年參與選舉競爭至今,在參選的各黨中一直保持絕對優勢,持續贏得大選,故能維持長期執政;所謂「多黨競爭」,是指新加坡先後有二十多個合法政黨存在,而且每次大選都有政黨投入和執政黨的選舉競爭。但如前所述,並非每一個政黨每次都會參加競選,在選舉競爭史上能夠長期投入選戰、又擁有一定影響力的政黨,除了人民行動黨外,則屬工人黨、新加坡民主黨以及新加坡民主聯盟。這四個政黨的概述如下:

一、人民行動黨 ( The People’s Action Party,PAP )
1954年11月由李光耀等人發起成立。在早期爭取獨立時期,人民行動黨具有強烈的反殖民性,鼓吹平等和社會主義。但該黨領導人並不主張採取二十世紀五O年代所盛行的暴力革命,而是宣稱要建立一個「獨立、民主、非共產主義的社會主義馬來亞」。1959年,行動黨正式聲明這種社會主義就是當時西歐流行的民主社會主義。執政後,行動黨繼續堅持建黨初期的基本理念。1964年11月,李光耀再度闡明執政黨的理念和任務:「民主社會主義政黨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對自己的理想抱有基本信念和信心,它要努力地在一個完全是資本主義的制度下建立社會主義的標準。」

人民行動黨的綱領是維護種族和諧,建立國民歸屬感,建立健全的民主制度,確保國會擁有多元種族代表,努力建立一個由多元種族、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所構成的社會。李光耀長期擔任該黨秘書長;1991年由吳作棟接任;2004年時,由李光耀之子李顯龍接替吳作棟成為新任總理。

人民行動黨的基本組織型態是每兩年一屆的黨員大會 ( The Party Congress ),和由十二名成員所組成的中央執行委員會 ( Central Executive Committee,CEC )。中央執行委員會是最高決策機構,下設總部祕書處,負責處理經費、報告、通知等日常行政事務。黨員大會主要是聽取中央執行委員會的報告,討論具體問題和其他動議。人民行動黨主要透過對政府、職工總會和人民協會 ( People’s Association ) 的控制來實施對全國的領導。政府內閣成員均為人民行動黨黨員,黨透過黨員和黨內其他高級幹部,牢牢控制國家政權。職工總會下設六十九個分會,遍及各行各業,新加坡大部份員工都是職工總會的會員。人民協會是全國性的基層組織,在每個選區都設立民眾聯絡所 (Community Center,CC),充當黨與基層民眾溝通的橋樑。職工總會秘書長和人民協會主席都由內閣成員擔任,人民行動黨的議員充當這兩個組織的顧問。

二、工人黨 ( The Workers’ Party,WP )
1957年11月創立,創黨初期便積極投入選舉競爭。由於行動黨的菁英階層總是替新加坡人決定好一切事物,以致新加坡人民的所有「需要」都是受到安排的。工人黨積極鼓勵人民挺身參與政策決定的過程,主張政府應發行政策白皮書、所有資訊要公開、以及資訊的流動應能暢通無阻,所以政府應儘可能的提供公開討論、辯論的機會給那些有興趣表達意見的組織。

工人黨的口號是:「你有選擇」 ( You have a choice. ),以及「給人民權力」( Power to the people. )。 作為一個政黨,工人黨的長期目標是要成為執政黨,礙於目前身為反對黨,故扮演監督與制衡人民行動黨的角色。工人黨相信國家利益應置於政黨利益之前。

工人黨是目前新加坡最大的反對黨,它的黨組織包括:青年團 ( Youth Wing )、 由黨主席等十一人所組成的執行會議 ( Executive Council ) 以及地區委員會 ( Area Committees )。工人黨還有自己的網站,並發行黨刊 ─ 鐵錘報。

1971年,律師惹耶勒南 ( J. B. Jeyaretnam ) 加入工人黨並擔任黨團秘書長一職。工人黨在該年提出廢除雇傭制,修改國內治安法,恢復言論和結社自由的新主張。惹耶勒南在1981年的安順 ( Anson ) 補選打敗由行動黨推出的候選人,成為自1968年以來再度進入國會的第一位反對黨人士。此後,工人黨在大選中數次贏得議席。工人黨現任黨主席是林瑞蓮 ( Sylvia Lim Swee Lian ) 女士,現任秘書長是長期拿下后港選區的劉程強 ( Low Thia Khiang )。

三、新加坡民主黨 ( 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SDP )
1980年7月成立。主張反對黨聯合起來,打破人民行動黨的一黨統治,積極爭取工人支援,過去在新加坡中、上層知識界有一定的影響。民主黨曾經在1991年的國會大選獲得三個席次,成為當時最大的反對黨。

現任秘書長徐順全 ( Chee Soon Juan) 於1992年加入新加坡民主黨,該黨創始人詹時中 (Chiam See Tong) 於1993年被迫退黨後, 他便接下黨秘書長一職。徐順全在1997年角逐麥波申單選區,但以34.8%的得票率敗給行動黨候選人姚智。2001年,徐順全轉而與黨內同志競逐裕廊 (Jurong) 集選區,但再度以20.2%的得票率敗北。民主黨在2006年的大選只獲得4.09%的得票率。

自詹時中離黨後,民主黨未能再獲得任何國會席次。徐順全也因屢次被控「毀謗、無准證演講和無准證集會」而入獄並宣告破產。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何啟良曾表示,從得票率來看,民主黨已趨向泡沫化。 民主黨目前可說是氣勢低迷,未來走向仍需觀察。

民主黨有自己的網站,而且定期在網站上針對不同議題發表文章與意見。另外,它們也有黨刊 ─ 民主報 ─ 的發行。

四、新加坡民主聯盟 ( Singapore Democratic Alliance,SDA)
2001年7月創立。現任秘書長是新加坡人民黨的詹時中。這是一個由數個反對黨黨所組成的聯盟。這些政黨包括:新加坡人民黨 (Singapore People’s Party)、國民團結黨(National Solidarity Party)、馬來民族機構 (Singapore Malay National Organization)及新加坡正義黨(Singapore Justice Party)等四個政黨。現任秘書長為新加坡人民黨的詹時中。

民主聯盟是參照馬來西亞國陣概念而建立,目的是順應選民要求,促成一個團結、有效的陣營與執政的人民行動黨競爭。詹時中代表民主聯盟於2001年和2006年參與國會大選,兩次都擊敗行動黨候選人,成績相當不錯。

2007年1月18日,新加坡民主聯盟內部產生分裂,國民團結黨宣布退出新加坡民主聯盟。詹時中年事已高,聯盟未來的接班人選仍不明朗,以致民主聯盟拱手將「最大反對黨」的頭銜轉給了由劉程強所帶領的工人黨。

參、 小結
參加選舉競爭、攫取執政權本是政黨的天職, 新加坡反對黨當然也不例外。在新加坡,合法登記的政黨不少,在1965年星國獨立之前,各政黨也很積極投入選戰。但自1968年行動黨首次拿下所有國會議席後,真正能稱得上與之競爭的反對黨就只剩下工人黨、新加坡民主黨以及新加坡民主聯盟。而且就算這些反對黨在歷次大選的得票率幾乎都穩定維持在30%以上,但所獲得的國會席次卻始終與其得票率不成比例;在國會裡,反對黨議員也就無法發揮監督及制衡政府的角色。

行動黨長期一黨獨大的政治型態使它能輕易地發展各式基層組織,在進行選民服務的同時,也對整個社會進行掌控。這一點對反對黨相當不利,因為行動黨會依照選前蒐集到的資訊,來決定是否更改選舉法或推出新的選舉制度。反對黨通常都是在大選日即將來臨前才被告知新的遊戲規則,既不能不參與選戰,對執政黨又毫無招架之力,新加坡反對黨呈受的無力感和挫折感不難被理解。

長久以來,行動黨總是利用「法律」來箝制反對黨的發展。「內部安全法」反對人民參與政治集會 ( 競選期間除外 );「新聞報導」須受審查、「言論自由」受到限制,反對黨的發聲管道頓時縮小,稍一不慎還可能受到主流媒體的打壓;「誹謗」訴訟也是行動黨經常拿來對付重要反對黨人士的工具。如果行動黨對自己的表現信心滿滿,也認為該國的反對黨根本缺乏競爭力,那何必擔憂反對黨瓜分選票?可見,人民行動黨自己對於經常被外界認為是「花瓶」的反對黨,仍存有戒慎恐懼的態度。

筆者認為探討反對黨在執政黨處處壓制下的發展策略和他們自己對政黨發展的自我定位為何?則「反對黨的存在是否僅是構成新加坡形式民主的輔助工具﹖」這個問題將會獲得解答。

參考書目
一、 中文部分
劉必權 (2000) 《世界列國志─新加坡》,中國:福建人民出版社
王麒銘 (2002)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的興起與早期發展 (1954-1968)》, 南投: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鄭文輝 (1977) 《新加坡 ─ 從開埠到建國》,新加坡:教育出版社
吳俊才 (1979) 《東南亞史》,台北:正中
顧長永 (2006) 《新加坡 ─ 蛻變的四十年》,台北:五南
崔貴強 (1994) 《新加坡華人─從開埠到建國》,新加坡:宗鄉會館聯合總會
周忠平 (2000) 《新加坡威權政治之形成與發展》,台北:淡江大學
東南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郭俊麟 (1998) 《新加坡的政治領袖與政治領導》,台北:生智
林幸瑩 (1984) 《新加坡的政治發展》,台北:政治大學政治研究所碩士論文
黎淑惠 (1985)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的研究》,台北:文化大學
政治研究所碩士論文
翁俊桔 (2006) 《新加坡的民主困境:第三波民主化的反例》,
稻江學報 第1卷 第2期
陳鴻瑜 (1988) 《1988年新加坡國會選舉》,問題與研究 第28卷 第1期
翁俊桔 (2000) 《新加坡集選區制度之研究:「治術」或「治道」?》, 南投: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翁俊桔 (2004) 《2001年新加坡國會大選評析》,國家發展研究 第3卷 第2期
洪謙德 (1994) 《新加坡學》,臺北:揚智
人民行動黨 (1979) 《1954~1979:慶祝建黨25週年紀念輯》,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中央執行委員會

王榮川 (1985) 《1984年新加坡大選研究》,〈復興崗學報〉 第33卷 第2期
陳鴻瑜 (1988) 《 1988年新加坡國會選舉 》,〈問題與研究〉
第28卷 第1期
李光耀 (1998) 《李光耀回憶錄 1923-1965》,台北:世界書局
黃騰霆 (2004) 《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組織之研究》,南投: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東南亞研究所碩士論文
吳文程 (1996) 《政黨與選舉概論》台北:五南

二、 英文部分
Owen, Norman G. (2005) 《The Emergence of Modern Southeast Asia》, U.S.:University of Hawai‘ i Press
Tumbull, C. M. (1979) 《A History of Singapore 1819-1975》, Kuala Lumpur:Oxford University Press
Donough,Gerardine (1977) 《The 1976 Singapore General Election,An honours thesis》,Singapore:University of Singapore
Austin, Ian Patrick. (2004) 《Goh Keng Swee and Southeast Asian Governance》, Singapore:Eastern University Press
Derek da Cunha (1997) 《The price of victory:The 1997 Singapore general election and beyond》Singapore:ISEAS
Mutalib,H. (2003) 《Parties and Politics:A Study of Opposition Parties and the PAP In Singapore》Singapore:Eastern University Press
Tremewan,C. (1994)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Social Control in Singapore》 London:Macmillan Press Ltd.

三、 網路資料部份
BBC中文網,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ad/hi/newsid_4970000/newsid_4979200/4979202.stm
聯合早報,http://www.zaobao.com/special/singapore/ge2001 (2001年11月6日)
聯合早報,
http://www.zaobao.com/special/singapore/ge2001 (2001年11月6日)
星島環球網 http://www.singtaonet.com:82/hot_news/gd_20070119/ (2007年1月19日)
聯合早報,
http://www.singapore-elections.com/ge2001/( 2007年3月23日)
聯合早報,
http://www.singapore-elections.com/ge2006/ ( 2007年3月23日)
新加坡社團註冊局,
https://www.psi.gov.sg/NASApp/tmf/TMFServlet( 2007年6月9日)
工人黨網站,http://www.wp.sg/wp/beliefs/index.php ( 2007年3月21日)
工人黨網站,http://www.wp.sg/wp/beliefs/manifesto.php ( 2007年3月21日)
工人黨網站,http://www.wp.sg/wp/hammer/0702/index.php ( 2007年3月21日)
大紀元網站,www.epochtimes.com/b5/6/5/7/n1310560.htm( 2006年7月5日)

四、 報紙部分
聯合晚報,1984年11月13日,版10
聯合早報,1991年8月10日,版2
聯合早報,1991年9月5日,版10
聯合早報,1996年11月22日,版1
聯合早報,1997年1月9日,版9
聯合早報,2001年5月31日,版12
聯合早報,2001年5月28日,版11
新明日報,1988年9月14日,版8
聯合早報,1991年9月6日,版1
聯合早報,1991年9月5日,版10
新加坡海峽時報,1997年1月3日,版8-9
Workers’ Party Singapore News Articles,2006年5月19日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