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从阴谋论看李光耀无间道

25/12/10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后李光耀时代对李光耀的历史评论必定是个引人注目的研究课题,或许,除了正统的学术研究途径之外,也可以从非传统的另类途径,多方面去尝试了解李光耀在历史过程中所扮演过的多元角色。

中国历史有正史与野史之分,前者指官修历史是可考证的历史,后者指私人编辑的历史,其中有私下传递的不可或无法考据的历史。

2010年12月6日,我爸是李光耀的李玮玲透露 ‘几年前,中国官员好意要安排李光耀探访李家在广东省大埔的故居,但他为了“避嫌”而婉拒了。…因为当年,新加坡的邻国始终认为新加坡是第二个中国,李光耀担心如果他到故居访问,可能会加深邻国对新加坡的误会。为了新加坡的利益,他拒绝了中国官员的好意。’

2010年7月28日,司马正史撰写的《谁是李光耀的真正的祖父》却提供了另一个可能的解释:李光耀是梅县客人,不是大埔县党溪乡客人。按这一说法,李光耀之所以婉言谢绝是因为那里并非他的祖上故居。另外,李光耀在他的《回忆录》“我的家庭”一节中,则绝口不谈他的祖辈。

从此一例子可以知道一件史事,即便是件简单情节,也可以有着至少六种不同的论述;是,不是,不知道,知而不道的隐瞒,不知而道的胡说八道,不可道的无间道。

在佛文化无间道可以简化的理解为一种备受煎熬的意识境界。香港电影文化将这种意境转化为卧底表里不一的尴尬处境:忠是恶,奸是善。在这种非同寻常环境里,事情真相只能意会不能明言,因此,阴谋都是不可道的无间道。

西方的阴谋论是用来试图解读一些虽无法证实,却又似乎确有其事的历史事迹。阴谋论排除偶发因素,相信事故发展过程都是有脚本的谋而后动,为了达到某个政经目的而依序去执行。阴谋论的特色亦是其缺点就是充满了不可道的隐秘色彩。

介于信疑间的阴谋论虽说无法考据,但却可以开辟出一些非常的视野去探索问题,有助对问题作出非传统的判断。宇野正美 (1988) 的《大阴谋-犹太人意图一统国际经济》把日币升值,日美贸易摩擦,西方强化韩国经济奇迹,视为犹太人控制日本发展的手段。据悉,日本大贸易机构的高层都熟悉这本书,也从这种逻辑去解析国际政经动向。另外,宫崎正宏(1989) 《反阴谋》则是驳斥犹太阴谋的论述。

用演绎出来的现象去查核事实,并非本末倒置而是开辟新思维,比如,2010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戴蒙德就指出,他是先以数理摸式去演绎一些可能出现的现象,然后才依据这个轨迹去探索经济现象的演化。

回顾新加坡的政治与经济发展历史,李光耀在务实主义的旗帜下,政治立场飘浮不定,一些西方学者如Thomas Bellow (1970)称之为无原则思维;政治观点与决策可以左,右,骑墙,比左更左,比右更右,凭利益决定何种是适合时宜的立场。

从阴谋论来说,这种多变化的政治立场,可以看成是李光耀有着不同的政治身份,在其所扮演的不同角色下,作出该角色的理所当然的政治言行。在这一个层面上,李光耀的所作所为都有其一定的政治思维作为指导原则。换言之,在李光耀的无原则政治决策底下有着其一定的逻辑可以推理。

明显的,新加坡没有了国际任务就只不过是个渔村,同样的,李光耀没有了国际任务就不能,也不会成为显著的国际政治风云人物。说白了,李光耀的一些言行不可以单从新加坡立场去判断,而是要从李光耀在国际组织上的身份去解读。

这或许也可以解释李光耀以87高龄为何在来届大选还要再战江湖,当然,除了长期习惯于总统府的随心所欲生活作息,也是有放不下的隐秘任务承担。这也应该是李光耀为何需要一个堂皇的政治地位,以方便长期不间断的周游世界列国。

李光耀有些什么不可道的身份?二战前后,东南亚的逐鹿群雄中有日本,西方资本世界,马来亚共产党,以及东南亚同盟会,那么,阴谋论者是可以从已知的事情,去探索事情演化过程中不可道的政治安排与幕内交易。

James Minchin (1986) :‘…吴庆瑞作为新加坡自卫队成员理应被枪毙,…他避开了检证…一位朋友庇护了他,让他在战时的税务局工作,娶了一位本地的日本妇女为妻。…李光耀一家也过的安逸…因为得到一位富裕的港务局承包商关照,他是李光耀母亲多年来的一位特别要好的朋友,此人的生意在日治时期蓬勃发展…。’

李光耀在日治时期是一家日本通讯社的翻译,也从黑市物资买卖中敛财致富。李光耀在日治后期被特务跟踪,原本计划到金马仑躲避,但在受到此行不妥的警告后留在新加坡藏匿,直到英军登陆。

战后,李光耀在商业航运恢复之前,搭乘第一只离开的英国军舰前往伦敦;同船的十多名学生都有显赫身世,唯独李光耀是例外。李光耀是凭什么条件和背景登上军舰?T J S George (1974) 根据一名英国记者的叙述记录了一则传言:日治期间,李光耀也可能是英国情报员。

李光耀学成后回返新加坡之前,一些在伦敦的英国人致函嘱咐在新加坡政治部担当要职的朋友,好好照顾李光耀。李光耀上台后委任的政治部主管就是其中一人。

这些一笔带过或者避而不谈的历史,应该还有相当的探索空间。阴谋论者要追究的是,庇护这一批将会在战后治理新加坡的吴庆瑞,李光耀,韩瑞生等等的幕后者是谁?显然的,能在战争年代提供庇护者肯定非等闲之辈,那是日本的何方神圣?

阴谋论者还要追究的是,除日本人之外,李光耀和英国人之间又有什么不可道关系?根据文献,李光耀享有比时任首席部长的马绍尔更多的机密情报,那么,在野的李光耀何以会有这些特殊的政治权力?李光耀在以华治华的殖民战略中担当了何种角色?可见,这一场权力争夺中充满了政治无间道。

在新加坡政治斗争历史中一个被忽略的情节是,李光耀何以重用黄望青这位身份背景十分复杂的人物?黄望青又名黄耶鲁原是马共要员,日治时期身穿日本军装自由出入令人闻风丧胆的日本宪兵部。战后,黄望青有多重身份:南洋大学理事会成员,新加坡驻日本大使,和新加坡广播局主席等。

李光耀和黄望青的关系最终破裂,黄望青的家庭生意受到调查,儿子黄少朗被控漏报所得税。据悉,案发后,李光耀通过拉惹勒南招见黄望青,但黄望青拒不见面拂袖而去,回返厦门鼓浪屿。

阴谋论者要追究的是,李光耀通过黄望青处理了些什么事情?和马共沟通?清算华社,华商和华文知识分子?代理日本在东南亚的利益?昭南岛时代,两人都是日本人的‘翻译员’,他们之间有何相同或者相异的不可道关系?

在新加坡政治斗争历史中另一个被忽略的情节是,东南亚华商的政经势力,也就是同盟会组织的政治与经济影响力。比如,Dennis Bloodworth (1986)与《白衣人》(2009)对新加坡权力斗争的叙述,其焦点是李光耀和左翼华人的政治斗争,而右翼华人似乎是一个缺席的角色。

同盟会组织在新加坡有悠久的历史,可以从晚晴园与同德书报社等等的历史认识个中情况。早年的新加坡传统华文教育体系就是由这一个派系建立与推广,所以在华校的学生运动中有一定的影响力。同样的,在工运中亦有其自身的组织,1955年福利巴士工潮就是左右两派华人的政治角力。1960年王永元被李光耀开除党籍后另起炉灶,得到右翼华人政治势力支持。李光耀在和林清祥决裂后的华社支持亦是来自这一股力量。

李光耀重用的华商连瀛洲和国民党有密切关系。连瀛洲在南洋大学草创时到美国聘请林语堂主持校政,林语堂扬言要把南洋大学打造成一座反共堡垒。和CIA有来往的林语堂退场后,连瀛洲在吴庆瑞的帮助下创办义安学院,在华文教育上分裂华社。这亦是华社与华教两个板块里两股华人的政治角力。

新加坡武装部队是由冒充墨西哥人的以色列人协助建立,海军是由台湾人协助成立,台湾是星光计划下新加坡军队训练野战的场地。李光耀和台湾的政治势力从蒋经国,以至今天的当权与在野势力均有来往。李光耀身为一名‘外人’何以要毛遂自荐介入台海两岸的政治议程?何以‘大佬’般的不时指点台湾江山?

李光耀何以由反共变成亲共?何以在中美,中台关系上有着自相矛盾的立场?先是向中国放话说美国并无围堵中国的意图,却又支持美国留在亚洲以抗衡中国的区域影响力?同样的,先是认同台湾力图改善和中国的关系,却又告诫马英九不可提速改善进程?

李光耀积极参与的这些国际政治是否超越了新加坡话语权?那么,李光耀是站在什么政治台阶说话?对阴谋论者而言,中国崛起对海外原有华商利益集团必然有着一定的影响与冲击。或许,这其中涉及一个不可道的政治权力与利益再分配问题。

在阴谋论里有着一个神秘的半公开组织 – 共济会。

2010年11月何新《谁统治着世界:神秘共济会与新战争揭秘》,7月的盖姆斯著曾贤明译《谁在真正统治世界》都是从一些国际秘密组织解读世界局势变迁;前者着眼于今天和未来,后者则是历史叙述。另外,4月的罗特科普夫著王林燕译《超级精英》是一本叙述精英如何影响与统治未来世界的著作。

网上也不乏有关资料,比如:‘台湾美生会,香港共济会(97年前香港的统治核心)和新加坡共济会(新加坡立国的后台老板)总共合计几万名华人,均是英美人直接领导下的华人组织。…新加坡的建国者来福士是英国共济会会员。…在新加坡建国时期,共济会屠杀了大量的(东)南亚共产党,篡夺了新政权。…共济会在大陆…港澳台新以及华人会员…有些人是公开的,比如贝聿铭、李光耀以及香港的众多实权人物。’

何新的前言有着这么一段文字:‘共济会的真正目标是要建立一个由财富和权力的世袭精英控制下的世界政府,进而建立一种从属于西方游戏规则的世界新秩序。这种新秩序,绝不是民主自由的个人主义秩序。而是:实施中央集权的政治统治;建立世界统一银行;推行世界统一货币;建立国际警察;统管全球资源和市场。

了解了何新的这段文字,在回头看看新加坡政治与经济发展的思维与方向,是否会有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觉?新加坡是不是正为这种世界格局的演化推波助澜?

另外,世袭精英控制下的政府,先是承袭李光耀的李显龙担当总理,之后,是由承袭张永福的张志贤接替;张志贤是张永福的曾侄孙。

张永福1872年生于新加坡,孙中山辛亥革命在海外的主要助手。1906年张永福为同盟会新加坡分会副会长,建设晚晴园,作为在海外的主要革命据点。无独有偶,张永福亦是亲日分子。阴谋论排除偶然因素,所以总理权力转移是按脚本办事。从这点来看,东南亚同盟会是否确实是一股不可道的隐秘力量?

总言之,阴谋论增加了探讨问题的深广度,那么,新加坡历史中的真正李光耀是谁?看来盖棺未能论定,还得先厘清知而不道,不知而道,尤其是不可道的情节。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