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有没有社会福利保障?

11/12/10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2010年12月2日,李显龙在社区关怀计划的五周年答谢午宴上说:“新加坡照顾人民福利的方针是可行及有效的。新加坡这张由中央公积金计划、“三保”(3M)医疗体系、居者有其屋计划、就业入息补助计划和社区关怀计划等编制而成的社会安全网,已证实既能有效为有需要的人提供针对性的援助,又不会对国家造成巨大的税务负担。…反观美国和欧洲国家,一度以福利国为高度文明的象征而感到自豪,如今却在金融危机后被迫改弦易辙。”

随后,官方媒体进一步强化这一种论述:‘西欧式的国家福利模式是无法持续的,这一点现在已经举世皆知了。在世界金融风暴的冲击下,老牌福利国家正在一个接一个推出节约预算,并不得不实行痛苦的改革方案,试图弥补长期借债度日所出现的国家财政赤字,或避免走向破产。…相形之下,国人也许可以体会我们本身的模式是更具优越性的。’

按这些官方说法,新加坡采用的可持续福利模式,可以让新加坡人民享有比西欧式国家福利模式更具优越性的福利。

在认识什么是新加坡模式的福利之前,应该先回顾福利制度的历史,从源头去了解什么才能看成是福利,以及官方对当前西方福利困境的观点是否正确。其次,看看新加坡模式的社会安全网是否可以等同福利模式。换言之,社会安全网与社会福利之间有些什么不同,是否出现了鱼目混珠的不实现象?

在古希腊和古罗马,公民可以享有来自国家的多种生活上的协助。中古时代,基督教会和职业公会也分别照顾自已的社群在生活上的多种需要。近代史上,地方政府和非官方组织亦逐渐挑起这些社会义务的承担。

1601年英国立法对需要帮助的不幸人士给予适当的生活协助。资本家反对贫困法令认为社会福利有违自由竞争下适者生存的原则,社会改革家Robert Owen则认为福利是一个必要的社会制度,但这个责任应该由社会本身而不是国家去承担。

1883年德国首先施行了一个内容广泛的国家福利体系,除了照顾贫困伤残之外,也包括工人健康保险,意外保险和退休养老保障等。

到了1930年代,随着社会主义的盛行和工人组织的崛起,世界上的工业国家都普遍设有保障人民生活的福利制度。

可见,福利有源远流长的文明历史,是现代国家的一个主要社会架构。福利是随着文明的日益发展而逐步趋于完善的社会体制,并非什么必须退避三舍的洪水猛兽。

实质上,福利制度反映了国家与人民相互间的义务与责任关系,就象家庭制度一样是联系双亲与孩子间的血缘关系。国民的归属感与家庭的亲情就是来自这种相互依靠与共生共荣的密切关系。消灭了福利体制也就是削弱了国家与人民之间的社会凝聚力;其社会成本是:国不为国,家不为家。

把当今西方社会的财经困难归咎于福利制度是不适当的,因为消灭了福利制度不能起着消灭财经赤字的效果,实际上,福利制度并非困境的始作俑者而是受害者。

金融危机,顾名思义是来自金融机构的投机倒把行为,而政府监管的失责则加剧了市场上的巨额亏损。这些亏损和福利制度完全没有因果关系,因此,福利虽然是一项巨大开支,但把福利制度看成是拖垮国家财政的说法却是有违常理。

美国与西欧经济体的财政赤字除了有政府管理不当和其各自的特殊背景之外,庞大的国防军事开支更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英国福利负担沉重的其中一个主要因素是战后的宽松移民政策;在增加人口的同时,也增加了相关的福利开支。

坊间有为数不少的专著与文献尝试解读当今国际政治经济强弱变迁的因果,而在各种理论中鲜有学者把政府过失单独归咎于福利开支。可见,指责福利制度危害社会的说法是剥错了树皮。

此外,西欧式的国家福利模式是无法持续的说法,也不符德国福利体系有着悠久历史的事实。今天,德国经济是西欧之首,全球经济排名仅在美中日三国的后头。

许多西方政府在节约国家开支的大前提下,被迫卸下传统的社会责任承担,反映了政治博奕中弱者是牺牲者的现实。此外,这应该也是小政府思维与政府企业化的具体落实。

这种格局除了显示西方经济体的今非昔比之外,更重要的是反映了西方国家对福利制度的一种不能也,非不为也的无可奈何。

相对于西欧式国家福利模式,新加坡福利模式又是什么东西?按官方说法,‘新加坡社会安全网是由中央公积金计划、“三保”(3M)医疗体系、居者有其屋计划、就业入息补助计划和社区关怀计划等编制而成’。

在量度这些所谓的新加坡福利之前,有必要先了解福利是什么?

一名学者把福利狭义的解释为:市场体制之外的经济转移。这个经济学上的解读亦精简的体现了自古希腊到现代,西方文明对福利的实践历史,所以应该是合理与可以接受的。

根据这一界定,福利作为非价挌的利益分配是来自政治权力的行使。这也就是说,由个人在市场上私下购买的社会安全网并不是社会福利。

简言之,福利是来自政府的供给。显然的,由人民自己掏腰包拿真金白银到市场上购买的社会安全保障不能当成是社会福利;两者似是而非。

如果这种理解是合理的,那么,新加坡摸式中的最主要三个组件:公积金,医疗三保,和居者购其屋,都不应该看成是社会福利。因此,只有就业入息补助和社区关怀计划才符合福利的定义:这是政府的无偿支付。

新加坡政府给予人民的这两项福利有多少价值?

就业入息补助,是新加坡模式的打白条,其兑现是将来退休后的事,所以对当下的个人可支配所得只有少许好处。此外,这政策也只对在就业中的低收入工友有利;因为没有就业就没有入息补贴,所以对失业人士全无帮助。

就业入息补助给低薪工人一点喘息的空间,也同时给予了政府对施行最低工资要求的缓冲空间。谁从中得到更大的利益?兑现白条是将来的未知数,捞取政治资本却是今天的好处。

社区关怀计划有多少实质效益外人不得而知。不过,在一次国会提问的回答中,新加坡人所知道的是申请的人多,成功取得关怀的人少,壮年失业的陈如川就是一个求救无门的血淋淋例子。诚然,口惠而实不至的政策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望梅止渴徒然增加申请者的失望伤痛。

无法自力更生的申请关怀者并非缺乏尊严的社会寄生虫,他们只是一群在人生旅途上遭遇不幸的乡亲父老和兄弟姐妹。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缺乏了这点精神的社区关怀计划只不过是纸上谈兵。

新加坡自许是个从第三世界提升为第一世界的成功与富裕的国家,因此,相对于当今西方世界在福利制度上的无可奈何,新加坡在福利制度上是不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那么,新加坡到底有没有社会福利保障?有的,不过,那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话说回头,有了高薪养职,当官的又何需什么社会福利保障?或许,往往造化弄人,拿到的没有需要,有需要的却拿不到。这是否就是咱们新加坡福利模式的真实写照?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