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淡马锡海外扩张智能受质疑

20/06/06

作者:Laurence Lau

新加坡国营投资机构淡马锡控股有限公司 (Temasek Holdings)过去进行的商业收购投资行动,常被形容为单刀直入,但也绝少鲁莽行事、鲜有失手。然而,该公司最近几次投资活动,却令人质疑:向来神秘的淡马锡在亚洲进行一些政治敏感的大手投资活动之前,到底有没有做足准备工夫。

为弥补土地少资源乏等先天不足造成的发展障碍,新加坡近年在区内展开了连串投资活动,通过国有投资机构大量收购港口、电讯以及银行业股份。淡马锡最初是成立来为与政府有关的公司筹集资金的,目前的执行董事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之妻何晶。除了90年代试图建立一航空公司遭逢失败外,淡马锡几乎逢战皆捷。不过,淡马锡最近一些明显的投资失误,却令人怀疑这间新加坡国有投资机构的管理水平。

今年,淡马锡投资40亿美元收购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11.55%股权,成为这间英国银行的单一最大股东。渣打银行在亚洲有很多业务。淡马锡对入股亚洲地区各大银行似乎乐此不疲。三年来,这家投资公司先后大手入股印尼金融银行(Bank Danamon)、印尼国际银行(Bank International Indonesia, BII) 、印度大银行ICIC Bank、巴基斯坦NDLC-IFIC银行、中国民生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以及马来西亚安联银行(Alliance Bank)。

但在四出大手收购的过程中,淡马锡似乎忽略了一些重要的法律和政治因素。可别小看这些因素,它们可能使某些协议泡汤,并激起当地民族主义者反对淡马锡带有侵略性的、被新加坡人称为“东进”(Look East) 投资运动的地区投资策略。

这情况在马来西亚似乎尤为明显。淡马锡在当地拥有种植园、大型购物中心和银行等各种资产的大量股份,招来当地一些民间团体和政客们的猜疑。淡马锡目前拥有马来西亚林业公司(Malaysian Plantations Bhd)30%的股权,是这家公司的大股东。马来西亚第九大金融机构安联银行(Alliance Bank) 是马来西亚林业公司的独资子公司。

去年11月,淡马锡被迫匆忙脱售马来西亚南方银行(Southern Bank Bhd.)四千万股。事缘一个月前,该公司原来已直接和间接地累计持有南方银行总数7.58%(也即1.69亿股)的股权。根据马来西亚国家银行(Bank Negara)的规定,在未获得中央银行批准前,外国机构不可以收购在马来西亚注册的金融机构5%以上的股权。

原来淡马锡在未获马来西亚央行批准下,还分别持有了马来西亚另外两间金融机构5%以上的股权。在事件被当地媒体揭露后,淡马锡迅即赶在马来西亚央行采取惩罚措施之前,抛售手中股份。这次失误理论上可给淡马锡造成重大损失。

收购渣打银行也使淡马锡在马来西亚的处境变得更复杂,因为这间英国银行在马来西亚是一家获得正式许可的金融机构。淡马锡通过持有马来西亚林业公司15%的股份,仍然控制著安联银行,而中央银行规定禁止持有两间不同金融机构5%以上的股权。不过,目前中央银行5%以上股权限制的规定,是否也适用于渣打银行在马来西亚的授权业务(也就是说,这些业务是否被认为是“本地的”)还不清楚。在收购协定达成四个多月之后,国家银行或淡马锡至今仍没试图出面澄清,目前并不清楚淡马锡是否提交了在规定时间内出售马来西亚林业公司股权的计划。

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就沙供应、航空权、兴建跨境大桥等问题引发的一系列争议,可能会给淡马锡在马来西亚添上更多麻烦。国家银行发表声明说,将采取严厉行动,反对任何违反银行和金融机构投资规定的外资机构。

这不是淡马锡管理层第一次犯上这种理论上只需深思熟虑就能避免的错误。淡马锡从泰国总理他信(Thaksin Shinawatra)的家族成员手中收购臣那越电讯集团(Shin Corp)的大部分股权,这一决定在泰国引起了一场激烈的政治风暴,结果导致他信作出暂时下台的决定。这次耗资19亿美元的收购行动在曼谷遭到普遍批评,原因之一是这项巨额交易竟然是免税的。不过,更重要的是民众强烈反对向一个与新加坡政府有联系的实体,出售具有战略意义的电讯公司。

示威者称淡马锡的收购行动是“经济帝国主义”行径。消费者抵制臣那越集团生产的手机,结果导致该公司最近几月的收益明显下降。淡马锡公司高层当时解释说,它不是直接听令于政府的机构,而且总是严格根据商业考虑作出投资决定。尽管新加坡企业界在19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买入很多泰国银行的股份,但该公司过去一直尚算能应付泰国民族主义者的批评压力。

收购臣那越集团交易中存在的法律盲点问题更值得注意,一些分析家认为,如果是次交易分成两个或三个阶段进行,那么事件可能不会引发那么大争议。淡马锡被迫放弃臣那越在廉价航空公司—-泰国亚洲航空(Thai AirAsia)的股权,原因是泰国法律禁止外资持有相关股份,而淡马锡最初显然没有注意到这点。再者,淡马锡被指能获得特殊待遇,不用通过法律规定的投标程序就收购了臣那越集团的两个子公司,也惹来法理质疑。还有,淡马锡获准拥有获政府特许经营权的电讯公司的大部分股权,也存在法律争议。

淡马锡管理被指缺乏透明度,其厌恶媒体采访的作风,只会加剧区内民族主义人士对其带有侵略性的投资策略的反感。一些投资分析家认为,在大量收购亚洲各地具战略意义的行业,尤其是银行和电讯业的股权时,淡马锡显然没有仔细考虑投资活动可能造成的政治和社会后果,难免令人质疑淡马锡先前备受赞许的管理队伍的质素。

本文经香港《亚洲时报在线》 授权转载。《亚洲时报在线》 是《独立新闻在线》的合作伙伴。

---

分类题材: 政府企业_stateco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