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与一生的挚爱诀别

09/10/10

作者/来源:星洲日报 http://www.sinchew.com.my

(新加坡7日讯)她带着新加坡人的敬意走了。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昨日徐徐走向夫人柯玉芝的灵柩旁,献上一朵深红色玫瑰,向爱妻两次献上飞吻后,轻抚她脸颊和额头,把握住最后的几秒钟,凝视着妻子的遗容,但他终须与一生的挚爱诀别。

就如李光耀在葬礼上发表的悼词中所说的,爱妻89年的岁月过得充实美满,让他得到慰藉,但送别爱妻这一刻的心情,却是沉重而悲痛的。

控制情绪如平时演讲

他向参加葬礼的约300名亲友发表约20分钟的悼词时,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但出席葬礼的亲友都能感受到他对妻子的深情。

他很努力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如同平时发表演讲那样,但字里行间尽露难舍之情。

“对我们在一起的63年,我有珍贵的回忆。没有她,我会是个不同的人,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她为我和我们的孩子奉献一生。当我需要她的时候,她总是在我身边。她度过了充满温暖和意义的一生。”

3名子女也对养育了他们五十多年的母亲万般不舍,长子李显龙总理、女儿李玮玲医生和次子李显扬也顺序为母亲发表悼词。

3子女数度哽咽

三兄妹道出李家许多不为人知的小点滴,诉说着这位慈母如何从小督促他们成长及对他们一生的影响。失去母亲的悲伤之情难以按捺,三人发言都几度哽咽,但都强忍住泪水。

上周六,深受新加坡人爱戴的李夫人与世长辞。昨天,她带着全国人民的敬重,在亲属、纳丹总统及夫人、国务资政吴作栋及夫人、内阁部长及他们的夫人、医护团队、人民行动党代表和基层领袖的目送下,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即使无法到万礼火化场观礼,许多民众也到总统府外等候李夫人的灵柩从总统府驶出。

葬礼是以李夫人生前最爱的巴哈乐曲为背景,而李光耀的新闻秘书杨云英也协助把李夫人生前的照片和录像制作成短片,让观礼的亲友重温李夫人的精彩一生。

与妻诀别凝聚63年深情 一朵红玫瑰 两次吻别

一朵玫瑰,两次吻别,李光耀以这样的方式与他一生的至爱道别,一位被他形容为“没有她,我会是个不同的人,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的生命良伴。

李光耀手中拿着一朵深红色玫瑰,在爱妻生前最爱的巴哈乐曲伴奏下,徐徐走向夫人柯玉芝的灵柩旁。

他将红玫瑰放入棺中,凝视着爱妻的遗容,然后悲伤将右手贴在自己的嘴唇,轻抚她的脸颊和额头。接着,他再将右手指贴在自己的嘴唇,第二次吻别夫人。

感动亲友无不动容

两次深情的吻别,凝聚了李光耀和爱妻柯玉芝女士63年的结发深情,昨天傍晚在万礼火化场见证葬礼仪式的亲朋戚友看了无不动容,几位女士拿起纸巾悄悄拭泪。

李光耀不舍与夫人柯玉芝诀别,两次向她吻别的一幕,令新加坡人感动落泪。

在李光耀献花吻别爱妻之前,由长子李显龙总理带头,李夫人的子孙也一一上前为她献上一朵粉红色康乃馨,表示对母亲、对奶奶的爱意。

献花仪式过后,李光耀和子孙们陆续离开举行葬礼的第一厅,李夫人灵柩后面的门板徐徐开启,火化场的工作人员将灵柩推出大厅,庄严朴素的葬礼结束。

李显龙:母细心收藏幼稚园奖品

李夫人为子女的成就感到骄傲,长子李显龙总理念幼稚园时,赢得的第一个奖品--铅笔刨,她细心收藏,摆放陈列柜。

李显龙总理昨天在葬礼上概述了母亲对三兄妹的养育之恩。

他说,父亲忙于政务,带大他们三兄妹的主要是母亲。 “她培育我们、教导我们,管教我们,照顾我们,也一直在呵护着我们。”

他说,母亲是慈母,也是严母。她实行严厉家规,鼓励我们向上,并为子女的成就感到骄傲。

“我一生中在学校赢得的第一份奖品,是在幼稚园因表现良好而获得的微型奖杯形状的铅笔刨。她把它摆在家中陈列柜,直到今天依然在那里。”

李显扬:父母鹣鲽情深

李光耀夫妇有六名男孙和一名女孙,李显龙长女修齐和李显扬长子绳武代表孙辈在葬礼上宣读悼词。

李显扬在昨天的悼词中表示,父母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的爱情,激励他和妻子林学芬,了解婚姻是一生相伴的承诺,无论是在健康或疾病中。

李显扬是家中幼子,他透露虽然妈妈鼓励三个孩子追求卓越的学业成绩,但是他从来没有感到压力。他认为妈妈有她自己一套教育子女的方法。就像自己小时候学走路时那样,妈妈虽然会放手让他自己走,但却会守候在一旁,必要时出手相扶。

李夫人也和许多为人母亲的一样,关心子女的婚姻。李显扬追忆自己出国读大学的时候,妈妈如何以敏锐的观察力,在他信件的字里行间,察觉林学芬的存在,并主动邀请她到总统府官邸喝茶。他很庆幸两人相处融洽,并且有许多共同的爱好。

李显扬和林学芬在1981年结婚后,李夫人也殷切地希望抱孙子。

李显扬忆述,开始的时候她是很婉转给予暗示,但是到了1984年,当他在英国上军事课程的时候,妈妈再也按捺不住,开门见山地来信说:“我能理解你在婚后一两年想要有自己的二人世界,但现在真的是时候开始建立自己的家庭了。”

李显扬还记得妈妈第一次听到林学芬怀孕时高兴的样子。她一口气织了许多婴儿鞋,到今天他还收着那些婴儿鞋。

李显扬提到母亲和父亲坚贞不移的夫妻情份时,情绪也激动起来。他回想起2003年10月,爸爸刚过了80岁的生日,妈妈就不幸地遭受第一次中风。这使到妈妈的身体变得非常虚弱。她行动不便,很多事情都无法亲力亲为,这对她是一个巨大的挫折。

“虽然婚后爸爸一直习惯让妈妈照顾饮食起居,但现在他们的角色对调。爸爸开始从旁协助妈妈,哄妈妈,鼓励妈妈进行复健。他持续不断地以无限的耐心、爱心、善意和幽默来关怀妈妈……”

受父母激励了解婚姻

“爸爸调整了自己的作息来迁就妈妈不断变化的病情和身体状况。他的坚定不移的爱、奉献和关怀……对她一定是个极大的安慰。这也激励我和学芬,了解婚姻是一辈子的伴侣关系,不论健康或疾病。”

李显扬也透露,当他在1981年结婚的时候,李资政曾写了一封信给他们夫妻俩,给他们一些婚姻上的意见。 “……我们从来不容许自己在对方面临危机的时刻,让对方感到孤单或被抛弃。相反地,我们一起面对了生命中所有的重大危机,我们共同分担恐惧和希望,也一起分享欢喜或悲伤。这些危机让我们彼此靠得更近。这些年来,属于我们的这些特别联系与日俱增。有些我们也与孩子们分享。”

李显扬表示,李资政一直把这份爱和承诺贯彻在最后的这几个艰难的岁月里。

李玮玲:母以身教传授做人道理

李玮玲在葬礼上致悼文时说,虽然她为母亲的逝世感到悲伤,不过也感激她过去55年的陪伴。她说,自己的个性与基因结构有关系,但也和如何被抚养长大息息相关。

在她眼中,父母对所有的人一视同仁的态度影响她最深,而他们是通过身教,不是言教来传授做人的道理。

她说,母亲鼓励她不能有阶级之分,得把总统府园地里的职员的孩子当作朋友。她记得自己曾和管家的孩子一起玩乐,也一起观看黑白电视节目。

李玮玲说,母亲不会容忍她有阶级之分的态度,也一直教育三个孩子不能以总理孩子的身份自居。

2008年5月,即李夫人中风后的初期,她依旧可以认得这些女保镖,并继续把她们当成自己的年轻朋友。

李玮玲说,其中一名女保镖还告诉她,母亲如何与她谈笑风生,而当时母亲刚第三次脑出血,险些丧命。李夫人当时笑问女保镖:“你几时要去生孩子?你不该只是整天念书!”

念悼文时眼眶泛红

在念悼文时一度眼眶泛红,李玮玲的悼文也显示李夫人身为人母所不为人知的一面。

她说,小时候无论是自己受伤,还是觉得被出卖,或自觉生活对自己、宠物或受伤的野生动物不公平而感到难过时,她总是会向母亲寻找慰藉。

长大后,李玮玲应对挑战的能力加强,也因此较少向母亲倾诉。不过,每当她的任务失败时,李夫人的存在总是犹如定心丸给她慰藉。

在总结李夫人的一生时,李玮玲说母亲最后两年半的生命是痛苦的,而这些痛楚只是因父亲持久及无止境的爱而减缓。

最后告别 李修齐:奶奶中风后更快乐

修齐的悼词语调轻松活泼。她要人们认识不一样的奶奶,一把新梳子、一双新球鞋就能让她快乐。在她眼中,奶奶就是这么一个容易满足的女人。

她说,2003年首度中风,没把奶奶击垮,反而让她享受作为小女人的乐趣,获得了李光耀无微不至的照顾,这时的奶奶比从前更快乐。

李修齐说,“奶奶”把自己的一生分成“中风前”和“中风后”两个阶段。

“中风前”,她一丝不苟,也不会随便闲聊或在电话里和其他女人聊天。

2003年李夫人在伦敦第一次中风,接到这个消息后,惊愕的修齐和朋友们不断为她祈祷,第二天她奇迹般恢复,修齐过后飞到伦敦的医院探望她。

“她的意识已经恢复,医生问她一系列的问题以评估她的认知功能,比如‘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 ‘我是谁?’‘你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吗?‘,她都一一回答。后来医生问她‘你知道谁是总理吗?‘她有点恼火说:‘我当然知道谁是总理!‘之后她就拒绝回答其他问题,因为她觉得医生把她当傻瓜。当时我就知道,她没事了。”

她说,在那之后,欧思礼路的李家出现了许多变化。

“我的爷爷得自己剥果皮、为奶奶剥果皮、收拾自己的行李和给自己泡美禄。他也开始需要找出钱放在什么地方以给佣人发薪水。我奶奶把钱锁在一个地方,再把钥匙放在另一个毫不相关的地方。我爷爷抗议说她应该要有一套机制,她坚持认为自己有。那是第一次我奶奶感到无助。但是我知道其实她暗自高兴着,她流露出一种女性被人疼爱着的喜悦。”

幽默反应一样敏捷

中风后的李夫人,性格也开始出现一些变化,记忆力不如过去敏锐甚至有些模糊。她因此感觉焦虑,不过修齐告诉她,这没什么大不了,自己也经常如此。

她开始收集一些色彩缤纷的东西,比如彩带和小风车。她开始喜欢哼小时候学的童谣,甚至认为自己进入了第二段童年。她开始像其他女人一样在电话中聊天,也会和保镖们开玩笑。

“有段时间,我们家人以为她患了失智症,但我知道不是,因为她的幽默反应和以前一样敏捷。我见到的是一个会因为闻到花香而快乐的女人,我和许多人一样觉得她不再那么令人畏惧,变得更和蔼亲切。我非常喜欢这个新的她。”

那段期间,李修齐觉得自己应该多花点时间陪伴祖父母,于是她在那4年里自费陪伴他们到许多国家访问。有一次到意大利时,李夫人一人在餐前就吃下两大球的低脂意大利雪糕。

修齐记忆中的奶奶向来十分节俭,连买一个简单的发刷都得经过谨慎的考虑。她们在东京逛一座七层楼的日用品商店Tokyo Hands,李夫人看中一把发刷,价格不高,但是她还是挣扎了一番才决定买下。当时她说:“我已经那么老了,有能力买下它”,然后付了钱,快快乐乐地离开。

晚年的李夫人病痛缠身,有时会显得烦躁,不过身边的一些小事也可能让她兴奋很长的时间。

喜欢音乐的李夫人晚年也喜欢收集MP3播放机,她一直保持年轻的心境。年过80后,她身上的病痛越来越多,然而她是个永不言弃的斗士,不断努力克服生理上的痛楚。

“每次想到她老化的身体不能让她做她心想做的事,比如逛街、吃甜品或者自由自在地活动,就让我很难过。更让人痛心的是,她患上闭锁综合征( locked-in syndrome)不能动也不能言语。她是一个勇者,当别人都认为她可能熬不过了,但她还是战胜了无数次感染。”

李绳武:奶奶培养我对阅读热爱

李夫人熟读中西经典著作,绳武以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赞誉爷爷奶奶至死不渝的爱情,作为送给奶奶的最后礼物。

绳武是李光耀资政三子显扬的长子。他在去年8月考获英国牛津大学哲学、政治与经济系全系第一名,随后在牛津大学攻读经济学硕士学位。

他特别提到奶奶以放满书本的高高书架取代了电视机,引导他们从小培养阅读兴趣。这个高得让小孙子们觉得高不可及的书架上的藏书,帮助他在童年就开始锻炼读写能力。

书架上的藏书题材广泛,从彼得兔(Peter Rabbit)到奇异动物图书,从罗尔德‧达尔(Roald Dahl)到亚瑟王传奇(Arthurian Legend),都是经历时间考验的儿童经典文学。

他还回想阅读兴趣既深且广的奶奶卧房里的藏书还包括乔叟(Geoffrey Chaucer)和莎士比亚、《马来纪年》(Sejarah Melayu)、孔子和孟子等著作,说明了东西方古典著作都是她熟读的读物。

绳武富有文学修养,他还引用了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其中几句:“爱是坚定的烽火,凝视着狂涛而不动摇;爱是向导迷航船只的明星,高度可测,实价无量。……爱不随分分秒秒、日日月月改变,爱不畏时间磨炼,直到末日尽头。”

在六人宣读悼词后,李夫人的子孙一一上前为她献上一朵粉红色康乃馨,表示对母亲、对奶奶的爱意。李光耀在曲终时,也献上深红色玫瑰,对爱妻作最后的吻别。

在灵柩送入内室准备火化的那一刹那,离别的时刻真的降临了。带着感激和敬意,新加坡人告别这位与李光耀相守相持63年的人生伴侣,也希望李光耀能早日走出悲伤。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