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亲情是普世价值

09/10/10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人虽有社会地位高低的不同,但是,亲情是没有贵贱富贫的不同。因此,即使个人社会身份有悬殊的差别,亲情的本身是没有差异的。

这种亲情对任何人都有同等人类文明价值的观点应该是放诸四海而皆准。在任何一个文明社会里,亲情这一个基本人权应该得到尊敬,保障与给于同等的实践机会。

新加坡自许是一个文明的民主社会,但是,新加坡的司法体制并没有独立的司法权力保障个人的亲情人权,虽然,新加坡宪法明文规定保护基本人权。

内安法令的第8节B有效的杜绝了司法体系对政府行使内安法令下的决策提出审讯。换言之,在内安法令下部长的政治决策是绝对权力,不受司法干预。

在这种绝对政治权力下,司法体系无权过问内安法令下的无审讯长期囚禁。这种长期囚禁不只剥夺了囚禁者本身的亲情人权,亦剥夺了囚禁者家属的亲情人权。

对这一群不受到宪法基本人权保护的新加坡人民而言,他们也就无权,无法享有举案齐眉,母慈子孝,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

这种由当权者单方面定下的政治决策是非人道的,因为其结果是彻底的剥夺了一个人作为人的爱与被爱的最根本意义。

一个文明社会是不应该,不允许,也不可以发生一个人剥夺另一个人的亲情人权的事件,不论是出于任何一种资源上的竞争。这一项社会约束是一个最根本的人类文明游戏规则。

被人民行动党政府的非人道‘合法’无审讯长期囚禁近20年的林福寿医生指出:杀人犯的无期徒刑囚禁在刑满13年后可以获得释放,重获人生自由,而政治拘留人士却因为拒绝签悔过书而遭比杀人犯来得更漫长的无止尽囚刑。

‘我的父母深爱对方’并非是统治阶级的垄断权力;林福寿医生的太太也是深爱着自已的丈夫,她为了营救狱中的丈夫而四出奔走。亲情是普世价值,那么,人民行动党政府为何要如此长期的剥夺了政治竞争对手的画眉之乐?

年方25岁的谢太宝在无审讯下遭受长达25年的囚禁,过后再放逐圣淘沙岛上8年;后期,即51岁时,政府允许谢太宝在白天回返新加坡本岛探望已经年迈的父母亲。谢太宝失去了共32年的人身自由,这也表示了谢太宝本身和他的父母亲和妹妹一家人都失去了原本可以享有的天伦之乐。谢太宝不也原本可以和其他青年一样的成家立业?亲情是普世价值,那么,这种拒绝签悔过书的惩罚是何等的不人道?

赛.扎哈利的《人间正道》与《万千梦魇》用文字记述了他从34岁到51岁的17年无审讯长期囚禁经历。亦叙述了一个失去一家之主的家庭是如何由太太胼手胝足经营小贩摊位以维持一家大小生计的苦难。当赛重获自由时,他那最小的女儿已经是婷婷玉立的少女。亲情是普世价值,那么,这对父女,这个家庭失去了多少的温馨生活回忆?

新加坡,一个文明社会何以会有这般非文明的罪孽?无他,只因为这是一个一党专政一人政党的社会制度,政府可以随心所欲的随时修改游戏规则,所以要彻底改变这种非人道的社会现实,唯有改变一党专政一人政党的政治现实。

事实上,内安法令的第8节B为的就是要改变Chng Suan Tze vs Min for Home Affairs (1989) 的司法判决:司法有权力审讯政府的内安法令决定。由此可见,一党专政的政府可以轻易的通过对法律条文的修正来增强本身的政治权力,即便是会带来非人道的社会结果。

李光耀的《纽约时报》访谈中提及:“ 等棺材盖上了, 才决定,到时才作评估。在棺材未盖上之前,我还有可能会做出愚蠢的事。”

解铃还需系铃人,李光耀是难得糊涂之人,在深切感受到失去挚爱的难以用笔墨来形容的悲伤之后,不知是否可以糊涂的去设身处地的为政策下的受害者消除那些莫须有的痛苦。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除了废除内安法令之外,在泰马边界还有一些年迈的新加坡人在等待落叶归根回返新加坡和亲人一起共渡余年。同样的,流亡在伦敦与墨尔本以及其他地方的一些有家归不得的海外新加坡人也应该会期待回来新加坡探亲的机会。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新加坡人都期待,在后李光耀时代,李显龙的新加坡精神能够尊重,并保护每一位新加坡人的亲情人权:一个人的爱与被爱的权力。

亲情是普世价值。诚然,亲情这一个基本人权应该得到尊敬,保障与给于同等的实践机会。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