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从小角色到大明星?

04/10/10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2010年10月3日,网上一篇新加坡时评文章,其中有这么一段文字:‘独立以后,新加坡之所以能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奇迹,从45年前谁都不放在眼里的“小角色”,发展成为今天备受国际瞩目的“大明星”,关键就在于我们有一个从来不会让主流价值观制约国家的发展与进步,在决策方面往往走在社会前头的强势政府。’

这段文字的大意应该是说:新加坡的强势政府使到45年前的小角色发展成为今天的国际大明星;强势政府是因,国际大明星是果。

这种历史观蕴含的政治讯息是:一个强势的新加坡政府与一个弱势的新加坡人民关系有利经济发展,换言之,新加坡人民有必要继续维持当前的官民关系。说白了,如果新加坡人要持续享受经济发展成果,那就得持续支持人民行动党执政。

这种‘把新加坡从一个不起眼的渔村发展为一个国际都会和新兴国家’的论述是典型的人民行动党历史观 (Peter Preston:1994)。可是,新加坡的真实历史过程和这一种说法有相当的落差,因为真实的新加坡历史另有一番面貌。

首先,人民行动党政府是强势政府的说法,应该是局限在新加坡政府和新加坡人民之间的关系,换言之,人民行动党政府对新加坡人民可以随时的,随心所欲的予取予求。比如,政府可以轻易的以廉价征用人民的私有土地;政府可以轻易的拆迁人民的组屋;政府亦可以轻易的决定人民几时与如何动用自已的公积金储蓄等等。

人民行动党政府以无比强者的态势统治软弱与毫无抗拒能力的新加坡人民,这是一个没有争议的新加坡政治-社会现实。

然而,人民行动党政府和西方资本世界的关系却必须另当别论。1979年的新加坡第二次工业革命计划是一个鲜明的例子,这一个政策从其制定,演化与其最后的改弦易辙就凸显了新加坡政府在西方投资者面前的一种相当脆弱的双边关系。

这一段历史过程展示了,新加坡政府政策如果没有得到西方资本世界的认同,许可与支持是无效的。在这种格局下两者的强弱关系一目了然。

可见,人民行动党政府在西方资本世界的面前并非是强势而是弱势政府,没有能力把政策强制于外来者身上,相反的,人民行动党政府在制定相关政策上有必要投外商所好。

因此,如果说新加坡是国际大明星的观点是正确的,那么,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人民行动党是个媚外的弱势政府。(Frederic Deyo: 1981; Hafiz Mirza: 1986)

张冠李戴,把人民行动党政府对新加坡人民的强硬态势,概括说成新加坡是强势政府具严重的误导性,这般言论美化与过度高估了人民行动党政府在国际政治经济层面上的能耐。

其次,新加坡是个开放型经济,受外来因素干预是一个必然的现象。把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的能力归功于人民行动党强势政府的说法不知有何实例?

在人民行动党上台之前,新加坡已经历经不少经济挑战,比如1929年的世界经济大萧条使到新马橡胶经济崩溃,日本占领新加坡后本地经济亦一落千丈,但是,在一个奉行放任主义的自生自灭殖民环境下,新加坡经济都成功恢复健全的发展。

在历史上,渡过经济困难的能力来自人民的努力而非政策上的必然结果,虽然,好的政策有助经济回弹。所以,有必要追究的是新加坡政府有过些什么好政策,又如何实实在在的帮助了需要帮助的商家和人民?

1990年代的一次经济困境中,中华总商会会长发言指出政府的经济应急政策差强人意对本地商家的帮助不足而招惹总理的强硬驳斥。由这一宗事件可以认识到本地商家都得自食其力才能够生存。

这反映了人民行动党的政治思维:这世界上没有人亏欠你。显然的,新加坡人都必须自力更生才能存活,从真实的社会情况来看,仰赖口惠而实不至的空谈政策应该只会带来跳轨轻生的悲剧结果。

其三,所谓的一个又一个难关之中,有那些是来自不可避免的国际大局势?又有那些是来自本身的政策失败结果?两者不能混为一谈因为各有不同的政治承担责任。

例如,1970年代初的石油危机虽然是一宗国际事件,但却因为应对政策偏差而使社会上原有的经济困难变本加厉。当年,政府试图以高工资来进行人力资源的重新分配,但是,这一政策并没有带来预期的成效,相反的,不仅过早的淘汰了部分正在草创时期的本地中小型工业生产经济,更带来至今依然无法有效解决的廉价外来劳动人口的问题。(Bello & Rosenfeld: 1990)

有效的政府能够把困境问题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让人民安稳的生话,无能的政府是把小问题变成大问题,自我制造一个又一个的生话难题。明显的,要夸赞人民行动党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关之前,是有必要先行了解各个所谓难关的前因后果,更重要的是,政府是否有效的解决了各个难关?

今时今日在新加坡热烈争议的新移民和外来劳动人口问题,都可以追溯到人民行动党的早年政策上的失误。当年,新加坡政府为了减少新生婴儿而鼓励合法堕胎,政策优惠小家庭惩罚大家庭等等;如今的社会问题主要是来自这一个失败人口政策的苦果。

其四,今天的新加坡是否真是备受国际瞩目大明星的看法,可以各说各话,主观判断是个人权力,悉听尊便。个人的自我感觉良好亦无可厚非。然而,把45年前的新加坡看成是小角色却完全不符合新加坡历史的记载。

自19世纪开埠以来新加坡在东南亚经济体系内一向以来都是首屈一指,所以新加坡在区域经济体内系独领风骚其来有自,并非是李光耀,又或者是人民行动党在1959年执政后的经济创新成果。

澳大利亚经济学者Helen Hughes (1969) 指出,‘1959年,李光耀接手的新加坡经济并非烂摊子,相反的,和其他近邻国家的经济对比之下,新加坡经济是健康与先进的。1950年代新加坡在区域经济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在远东区内具有最佳的通讯基础建设,从而成为区内的最主要服务中心,是航空业,通讯,邮政,和石油提炼与分销业的集中地。世界最主要的橡胶交易所和锡矿交易所都是设立在新加坡。’

历史上,当蒸汽轮船取代帆船航运后,马六甲海峡取代印尼巽他海峡,进一步奠定了新加坡作为区域货物集散中心港口的重要国际地位。随后,在铺设从欧洲到澳大利亚的电话通讯基础建设中,新加坡成为中转站,更进一步强化了新加坡作为通讯与航运的国际中心地位。实际上,早在二战前,新加坡已经充分的具备了成立国际橡胶交易所的条件。

日本经济学者Yoshihara Kunio (1976) 引用1962年在经济发展局任职的一名以色列藉董事的看法:‘把新加坡当成是一个未发展经济体的观点是绝对错误的…在各个层面来看新加坡是非常发达的国家,新加坡在人均国民收入方面是区域内首屈一指的国家’。

从这一段真实的历史来看,早在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上台执政之前,新加坡就已经是一个国际中心。更重要的历史认知是:这一个经济中心的成就是来自新加坡人民的努力,并非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的必然政策结果。

如果这般的解读是合理以及是可以接受的说法,那么,明显的,人民行动党并非新加坡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因素。按经济发展有其路径依赖惯性的理论来推测,后人民行动党时代的新加坡应该还是会有持续的经济发展。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经济_econo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