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港成为全球富人财富庇护所

24/09/10

作者/来源:华视新闻 http://news.cts.com.tw

《纽约时报》指出,长年以来瑞士一向是富人隐藏财富和躲避征税的庇护所,然而如今瑞士私人银行承压渐重,富人们转流向仍有提供类似保密服务的国家-新加坡和香港。

东方地区的银行产生了转变,越来越多金融机构接受瑞士的注资发展,其客户不再局限于亚洲的百万富翁,欧美地区的富翁们也逐渐涌进,回避本身国内监管趋严的政府税务机构。

瑞士最大银行瑞银(UBS AG)(UBSN-CH) 在新加坡设有培训中心,如Julius Baer 等较小的私人银行,也都陆续展开动作踏进亚洲地区发展。

研究机构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 总裁Raymond W. Baker 指出:「我们已发现市场间增聘上百名银行家的情形,将银行业务带离瑞士。」

自从美国去(2009) 年对瑞士保密制度设限后,密西根大学法学院主任Reuven S. Avi-Yonah 宣称,新加坡和香港现已成为取代瑞士银行的「新替代选择」。

过去2 年来,瑞士银行的私人客户资本已流失2000 亿瑞士法郎,或相当于2000 亿美元,然而亚洲地区银行景况却恰巧相反。瑞银执行长Jürg Zeltner 宣称,计画除了现有867 名人员外,将在亚太地区额外聘雇400 名「客户顾问」或私人银行家。

瑞士信贷的私人银行主管Walter Berchtold 本月表示,来自亚洲地区富有客户的新资产,一年将增长超过20% 之多,超过预期的全球平均比率3 倍。

总部位于苏黎世的Julius Baer 银行,首长们则在9 月初首次于新加坡召开会议。

Baer 银行发言人Jan Vonder Muehll 声称:「我们将亚洲地区当成第二个母市场」,并补充指出银行希望在5 年内,将位于香港的资产加倍扩大至总值的25%。

英国伯明罕大学国际政经金融教授Ronen Palan 指出:「各方面证据指出,新加坡正做出整体性的努力,望取代瑞士成为全球私人银行业务中心。」

英国调研机构Tax Justice Network 创始人Richard Murphy 认为,在美国和瑞士纠纷造成风向转变后,「新加坡是硕果仅存保有瑞士般金融保密制度的国家」,而香港则紧随在后。

尽管香港没有正式的银行保密法,但政府允许成立不透明的金融机构,往往成为逃税者利用的渠道。香港也没有资本利得税,或者对存款利息抽税等规定。

目前瑞士仍是全球未申报海外财产最丰富的集中地,金额总共约达2 兆美元。

然而自从2008 年开始,受到美国施压瑞银和其他瑞士银行要求开放保密,有5200 亿美元的资金遭抽离欧洲地区银行,以瑞士情况最重。

2000-2008 年之间,新加坡的私人银行资本暴增6 倍至3000 亿美元,而根据Boston Consulting Group 资料显示,新加坡现在已有约5000 亿美元的私人银行资产,香港则有2000 亿美元。

瑞银估计,今(2010) 年新加坡和香港的跨国市场资产,将大增至约8000 亿美元。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