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 共产党不相信一人一票

14/09/10

作者/来源:星洲日报 http://www.sinchew.com.my

(新加坡13日讯)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说,他的养身之道就是不喝茶不喝咖啡,只喝温开水。

本周四将满87岁的李光耀上周三接受《纽约时报》记者萨麦丹斯专访时,谈到了他所担心的问题、个人保健之道、对生命和信仰的见解及对病榻上的夫人无微不至的照顾。 《纽约时报》前天以特写形式刊登部份访谈内容,李光耀新闻秘书也在昨天,向报界发出访谈全文。

在访问中,李光耀透露他早年天天喝大量的热茶,后来发现茶有利尿作用,才改喝温开水。

而这个转变还有一段有趣的小插曲。

上世纪80年代,李光耀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同当时的中国共产党中央总书记赵紫阳会晤时,侍员频频为他添加热茶。为了保持喉咙湿润,他也一杯杯地喝。谁知道,会谈举行到一半,他因尿急必须上厕所。

后来,李光耀从医生处得知茶有利尿作用,而他又不喜欢喝咖啡,于是改喝温开水。

“我听耳鼻喉科医生说,如果你喝冷水,就会降低鼻腔和喉咙的温度,使你对咳嗽和感冒的抵抗力下降。所以我喝温开水,为了不让沸腾的热开水烫伤自己,我避免喝热开水。但是,我女儿会在咖啡里加冰块后一饮而尽。她不要紧,因为才50多岁。”

口味清淡爱吃粤菜
最爱香煎银鳕鱼

著名粤菜师傅李托芬透露,李光耀口味清淡,爱吃粤菜,最喜欢吃的是香煎银鳕鱼。

现年47岁的李托芬,目前是成都香格里拉大酒店“香宫”中餐行政总厨。他原籍香港,16岁时在香港入行当学徒,后移居新加坡。

他在新加坡居住的近20年里,在烹饪界闯出名堂。他曾在凯悦酒店及莱佛士酒店等大酒店工作。

他在莱佛士酒店担任行政总厨时,负责接待外宾、国家元首的重要任务,先后为李光耀及多位国际名人准备食物。

李托芬说,他曾想尽自己所能为李光耀开发更多的银鳕鱼做法,但没想到李光耀偏偏就只爱香煎一口味。

和谐得来不易 勿玩弄种族语言宗教课题

李光耀认为,新加坡将来可以在种族、语言和宗教之外较为放松,但是种族关系却得来不易,年轻一代绝不可想当然地以为他们现在所享有的多元种族和谐关系,不会因出现争论与分歧而受到破坏。

对于有人认为当他离去之后,新加坡的限制将较为放松这一点,李光耀说,其他方面可以放松,但种族、语言和宗教都是我们社会根深蒂固的本质问题,一旦有人开始玩弄,立即就会浮现出来。

“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但是,在其他方面,如政策对错、机会不均等、贫富等方面的讨论都没问题,就是不能玩弄种族、语言和宗教课题。

我们已经做到了,现在已是个有凝聚力的社会,应该保持下去。 ”

担忧开放政治辩论

李光耀本月初接受《纽约时报》派驻东南亚的著名记者萨麦丹斯(Seth Mydans)访问时,对年轻一代要接受西方的价值观,如开放的政治辩论表示担忧。

“因为你这么一玩弄,如果有了争论和分歧,有人就以为可以不费力地赢得回教徒的选票,然后转向种族政治,这个社会就完了。”

他指出,在新加坡,最容易赢得多数人选票的做法是告诉选民“我们是华人,他们是印度人、马来人,所以投我一票”。

“不过,我们的社会将因此而被撕裂。如果你没有一个富凝聚力的社会,将无法取得进步。”

不压迫少数种族

他说,他最大的满足感是来自他和本身那一代的同僚,在种族政策下煎熬了两年后被赶出马来西亚时,决定走不同的方向。

“我们决定不让多数种族压迫少数种族。因为一旦我们独立,华人就会成为多数种族。我们要确保无论你的种族、语言或宗教是什么,都是个平等的公民,而我们也向人们灌输这一点。我想我们的华人都明白,所以我们今天才有个融为一体的社会。”

“所以,我必须告诉下一代的人,请他们不要把我们所建立起来的一切都视为理所当然。如果你忘了我们所建设的是个小岛,高楼可以盖到100层,如果你有办法,甚至可以盖到150层,但是却相信这一切都是永久的,它将变得摇摇欲坠,那你们也将永远也不会有第二次机会。”

他也以自己过去的经验,指出曾经有人玩弄中华语文和文化课题,指他摧毁了华文教育,借此制造混乱。

“当共产党人到处搞斗争的时候,他们是不相信民主程序的。他们也不相信一人一票。他们相信的是一颗子弹,一张选票。他们有暗杀队,同时又有个统一战线去玩民主游戏。”

他指出,共产党人当年故意混淆民众,因为政府鼓励使用英文,他们就指政府压制华文;学校教导英国文学,他们就指政府压制华人的价值观、语文和报纸,以借此激起仇恨。

如果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整个社会将会分裂。

不允任何人改变妻信仰

当自认是个“不可知论者”(agnostic),又毕生坚持宗教为极度敏感课题的李光耀面对卧病在床两年多的爱妻柯玉芝时,也曾思考过一些宗教信仰中的概念,如轮回转世可能对备受煎熬的妻子是种慰籍。然而,他也坚信接受何种宗教是个人的选择,因此他决不允许任何人为她进行皈依任何宗教的仪式。

李光耀与夫人鹣鲽情深60多载,很清楚夫人和他本身一样不接受宗教信仰,所以他不会让他父亲当年临终前被弟弟安排受洗礼,转信基督教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他也在访谈中透露了个人许多不为人知的经历,包括一生以拜祭祖先为信仰的父亲,可能是在不知不觉中被他最小的弟弟安排基督教受洗礼而成为基督教徒。

“他(弟弟)并没有权利这么做。他是个医生,在我父亲生命中的最后几周,他将父亲接回家中。因为他是医生,知道怎么安慰父亲。我不知道父亲在被人改信基督教时,是否完全清醒。我也不知道父亲同不同意。他当时可能已经无法作出合理的决定了,我弟弟是假设他同意,便为父亲改变了宗教信仰。”

他表示本身是在一个传统的华人家庭成长,每逢清明节都会跟着父亲到爷爷的坟前扫墓、献祭品、烧纸钱,还跪拜叩头。不过随着年岁的增长,他开始质疑这些形式是迷信的做法。

“人去了,烧纸钱,他要在哪里收这些纸钱呢?”

因此,在父亲过世后,他就不再继续这些习俗。

相信宗教力量可助人

尽管如此,至少有两件事令李光耀知道宗教的力量是可以帮助人的。第一件是他当年目睹身为天主教徒的前财政部长韩瑞生二度心脏病发,当神父正在为他进行临终祷告时,即使他知道自己就要离世,却始终保持一副安详无惧的神情。

第二件事是他两三年前经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首席投资官黄国松介绍,开始向静坐导师学习每天静坐20分钟,并在心中诵念经文,以寻求内心的平静。黄国松和同为天主教徒的妻子因每日静坐日久有功,李光耀从黄国松给他看过的妻子患癌病逝前渡过最后几周的录像中,可以见到他们都表现得极为平静。

他说:“他们所建议的是宗教经文,即Ma Ra Na Tha这个4音节祷告语,意思是‘主耶稣,来吧‘。我说好吧,我虽不是天主教徒,但我会尝试这么做。我也可以诵念其他经文如阿弥陀佛,并不断重复。不过,Ma Ra Na Tha比较能够抚慰我,所以我选用了Ma Ra Na Tha。”

虽然他不认为本身能像黄国松那样泰然自若,但他练习静坐之后,还是小有成绩。

“我发现静坐有助于睡眠。你会感受到一种安宁与平静。一天的压力和忧虑都被排出去了,睡眠问题也变少了。”

“华人有个君子的概念,就是指一个人一直都表现得很平静而镇定,不会发脾气,也不会被吓得说不出话来。这也是我一直尝试在做的,除了我被赶出马来西亚的时候。当时我实在无法自我控制。”

坚持运动保持健康

对一名年近九旬的老人而言,李资政算是相当健康的。除了曾植入心脏起搏器以改善心跳不规律症状及身体一些部位时而酸痛之外,他并没其他严重的病痛。

他透露自己的保健秘诀之一就是坚持运动,即使大腿、膝盖和臀部因运动而变得酸痛,也不就此放弃。他现在除了每天坚持游泳,也骑脚踏车,偶尔也会步行。

庆幸拥61年幸福生活

“当我看着那些旧照片时,心里在想自己有多么幸运。因为我拥有了61年的幸福生活。”

照片里的主角不是别人,而是李光耀和一同生活大半辈子的夫人柯玉芝。这些两人合照是他女儿李玮玲医生之前为配合她撰写的专栏主题,而去翻出来的旧照片。

谈到照顾两年多前因中风而从此卧病在床的夫人,李资政直言那是种持续的精神压力,有别于新加坡当初被迫与马来西亚分家,进而面对国家生存问题的政治压力。后者压力虽重,但是终究已经过去了。

“有个医生对我说,你可能以为她走了之后,就会如释重负了,但是如果她走了,你会很伤心。因为至少她人还在这里,你还可以对她说话,而她也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会想念她的。”

他透露,为了方便护士照顾夫人,两人已经不睡在同一个房间。而他也习惯了她因痰鲠在喉,或者因喉咙干燥而发出的不舒服呻吟声。

“这是非常令人痛心的,但这就是生活。”

“这该如何是好?我可以说不要护士,但是女佣不知道如何为她翻转身子,而她也会因染上肺炎而结束痛苦。但是,我要尽力为她做到最好,而最好的事就是为她找一名能干的护士,懂得移动她,为她按摩,为她转身,以免她长褥疮。她是躺在气垫病床上,所以没有褥疮。这就是生活。我要让她感到舒适。”

每晚对妻说话朗读诗篇

他现在忙完一天的工作之后,每晚都会坐在床边看着妻子,对她说话,还为她朗读她所喜欢的诗篇。

“我还能做什么呢?我不可以倒下来。生活还是得继续。我尝试让自己忙碌,但在闲暇的时候,我的思绪就会回到我们还能一起走动的快乐日子。”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