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今夜无人入梦?

21/08/10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庚寅年农历七月初某夜,一群生话在虚无缥缈之境的新加坡白羽大仙,在各自的空中楼阁就新加坡之梦喃喃自语。

一个说:新加坡是个没有梦想的社会,因为新加坡迅速发展,也变化得快,国人忙于自我鞭策,所以没有追梦的心思。

一个说:新加坡人为了追求物质而产生许多现实顾虑,所以敢于追梦的人不多。

一个说:一次行差踏错会毁了一生的大半积蓄,所以做个好梦只是一种奢望。

一个说:天有不测风云,国家应该爱钱,因为钱可以解决问题。把时间全放在追钱,所以无暇追梦。

一个说:为五斗米折腰的人,钱仅够花用,没有储蓄自然也没有追梦的的奢侈。

一个说:平日无所事事的富二代,爱怎么挥霍就怎么挥霍,有了这样的梦幻生活又何需织梦?

一个说:凡夫俗子生活在金钱矛盾之间,追梦只是另一个梦想罢了,所以斯人无梦。

这些神仙教诲是说:新加坡凡人应该脚踏实地,循规蹈矩的工作,奇思妙想有违务实原则,会危害社会安宁,不利国家经济发展。

时值新加坡45国庆之际,有人说,有了李光耀于是就有了新加坡;这是典型的新加坡痴人说梦。

新加坡人的新加坡历史现实是,有了华惹之梦,有了华校学生之梦,以及有了华印职工之梦所共同滋生的反殖民运动,才历经磨难塑造了一个独立的新加坡。

在这段反殖历史过程中许许多多各个民族的爱国人士,为了追求独立的理想而卖命流血的付出了沉重个人代价,这其中李光耀并非先行者,亦不是付出牺牲代价的受难者,但却是最终的利益收割者。史料上,李光耀的反殖反英事迹是相对的有限。

当年的时代精神就是新加坡人争取独立之梦。如果当年的新加坡年青人没有那种强烈筑梦的意愿与能耐,或许,到了今天新加坡还是米字旗飘扬,国人高歌天佑女皇。

回顾历史,培植与巩固新加坡两大经济支柱之一的本土经济体系,就是得益于南洋先驱的开荒之梦。

清代末叶的鸦片战争之后,天灾人祸使到中国南方的农村经济破产,人民被迫过蕃谋生,离乡背井的先辈就是靠自力更生白手起家。无可置疑的,南洋华社的政治与经济资本就是来自这群先驱的创业致富之梦。

追根究底,新加坡今天的种种成就是来自早年南洋先驱的愚公移山之梦,以及二战后,新加坡年青人的反殖民运动之梦的共同成果。饮水思源,这就是新加坡建国的根本之源。

显然的,追梦是成就新加坡的不可或缺的人文精神元素。

那么,何以在50年李光耀政权之后却会变成‘新加坡是个没有梦想的社会’?

首先,美国梦之所以历久长青是因为美国文化核心价值观的尊重人权和民主精神,都始终受到严峻的宪法保护。在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内,个人可以海阔天空去追求与实践自已的梦想。

但是,新加坡在一党专政下,宪法保障有名无实因为法规可以随时任意的修订,甚至于取消。在政权领导政府的格局下,依法执法可以轻易变质为以法凌人。自由环境激励自由思维,当社会丢失了思维空间,个人也就丢失了梦想空间。

其次,美国梦扎根于西方文明的以人为本的精神。这种人文精神突破了神权与封建的政治约束。人于是有了满足欲望的梦想,经济活动就是源于人的欲望无穷。在小政府格局下,个人享有相对大的经济自由,这个流动性极大的社会空间允许个人凭着自已的天赋和勤奋去主动的力争上游。

然而,按李光耀政治思维,人的劳动力只是一个生产因素,所以人只不过是一个经济数据。当人民沦为国家经济生产机器的齿轮之后,个人只能被动的依附着机器转动。

在新加坡的大环境里,个人主动性是不受到鼓励的,甚至于会受到严峻惩罚,因为主动性会破坏政府制定的社会规律,就象在机器里不听使唤,不依规律运作的齿轮是要被替换掉的。

当新加坡人被剥夺了生命的主动性,也就丧失了自我思考的能力,没有了思想,又何来会有欲望去编织新加坡梦?

其三,美国梦除了追求金钱财富的物质文化之外,也追求科学,知识和艺木等精神文化上的超越。

前不久,一名官二代说:务实新加坡人的生活目标是注重一份好工作,追求高素质的医疗和教育,以及满足于干净和安全的生话环境。在国庆晚宴上一名高官亦指出,新加坡人的人生目标应该是:好事业,舒适生话,多生育,关怀与慈善。

新加坡统治阶级所弘扬的是以物质生活为主要考量的狭隘人生观。这种思维下的新加坡只会走向一个缺乏精神文明的物质社会:追求舒适生话是否就是过着神戶牛式的生活?神戶牛是生活在一个很干净,安全,舒适,关怀与医疗照料周到,以及有古典音乐为伴的优质生活环境里。

狭隘的人生观带来没有实质内涵的社会行为。国庆期间有人劳师动众并浪费宝贵资源去创造可乐喷泉的世界记录。同样是虚荣心作祟,新加坡以外包伎俩去争取竞技场上的荣誉。但是,比赛的真实意义並非是为了锦标,而是鼓励个人超越自我的体能与精神界线。

想当然儿,一个有精神文明的高雅社会是不会有这种沽名钓誉的不诚实社会行为。

当一个政府只剩下唯有用钱去解决问题的途径,那么,这一个政府必然是已经处在黔馿技穷的困境。这种了无生机的一潭死水又如何滋生,并且激励人民去追求科学,知识和艺术等精神文化上的超越?

不是吗,吹皱的一池春水才能触动心弦,撩人遐思,令人想入非非?

新加坡从一个有追梦意识的先驱精神社会,演化到如今的一个没有梦想的社会。这种社会文明往后倒退发展的情况确实是一个非常可悲的景象。

社会文明退化的问题事关重大;这并非是一个人的面子,或者是一个政党的荣誉,而是一个国家的未来前程。

当先驱开荒的竞争精神被独裁霸权的垄断精神取代,当爱国精神被爱銭精神取代,新加坡不就己经失去了两个十分宝贵的建国人文元素?

当银行业失去了谨慎与诚实的人文元素之后,霸林就是毁在爱銭的无能之手。雷曼亦是毁于爱銭的欺骗之手。

危言耸听?这乃是前车之鉴。当领导的唯利是图蔚然成为上行下效的不良风气,一个栋梁不正的构筑必然是要坍塌的。

还会有人关心这个病态的新加坡社会吗?

新加坡的聪明人是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已经生活在纸醉金迷的梦幻世界里,宛如庄周梦蝶,他们已经无法分辨真实与虚幻,再也体会不到外边的世界是什么模样;他们对新加坡社会的病态无知无觉。对这群制度的塑造与执行者而言,新加坡社会是完美无瑕的,新加坡制度是值得他人借鉴。

新加坡的奴才和他们的主子同流合污,奴性使然,他们丧失了体恤与同情弱者的慈悲之心。奴才对社会的病态未必是无知无觉,可惜的是已经麻木不仁;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对这群制度的守护者而言,新加坡社会虽然未必尽善尽美,但是,新加坡制度还是值得他人借鉴。

新加坡的傻子是制度的反对者与制度的受害者。他们努力的,即便受尽了惩罚的苦楚,还是坚毅的要挖掘制度的墙脚,要在制度的墙上开天窗,让外边的艳阳天驱散阴霾,让外边的清新空气冲刷乌烟瘴气。

在新加坡社会的这三种人群里,聪明人已经在春梦里醉生梦死,再也无需追梦寻梦。奴才干了为虎作伥的勾当,夜晚做的都是恶梦,也就不会有心思去追梦。或许,在新加坡只有儍子才会去追梦导梦。他们憧憬新加坡的明天会更美好,人人都可以自由自在的表达自已的信念,凭着本身的才华去追逐与实践自已的美梦,让梦想成真。

新加坡今夜无人入梦?您呢?您有梦吗?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