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中国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18/08/10

作者/来源:环球时报 http://finance.sina.com.cn

日本政府昨天公布第二季度GDP数字,单季度向中国让出了它坚持了40多年的世界经济第二的位次。英国《金融时报》称这是一场“亚洲大超越”,美国《华尔街日报》评论说“这是全球经济的里程碑”,但同时警告中国“经济实力并不总是赢得朋友”。中国官方的最初回应十分谨慎,相关部门昨天都拒绝置评。此前的5年中,中国GDP总量接连超过意大利、法国、英国和德国,位次的变化显然给中国招来不少妒忌和防范。中国文化信奉低调,反对追求虚名,而“第二大经济体”怎么看怎么像外界忽悠中国的高帽。实际上,这个“里程碑”让全世界都有点晕眩,没有人真正清楚它对中国、对世界政治究竟意味着什么。很有可能它真的就是“一个数字”,天灾将继续侵袭中国,美国的军舰和国会继续咄咄逼人,就像很多西方媒体昨天也都提到:中国仍是穷国。但中国注定站在了舞台上,捂着脸也是站在台上。瑞典学者安德斯·鲍威尔16日对《环球时报》说,中国现在最需要做也最难做的就是“自然”。

  “亚洲大超越”,各方反应不一

  16日一早,日本内阁府发表第二季度GDP 速报,报告最引入关注的是:今年第二季度日本名义GDP为1.29万亿美元,中国名义GDP为1.34万亿美元。根据报告,扣除物价变动影响,日本的实际GDP比第一季度仅增加O.l%,增幅远低于各方预测。报告发表后十分钟日本股市开盘,日经平均指数迅速创下今年9100点的最低纪录。

  美联社写道,随着全球增长势头衰减和脆弱的复苏止步不前,日本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位子输给了中国。这些数字凸显中国正崛起为世界经济强国,这正在改变从全球军力、金融力量平衡到汽车设计等一切。报道说,几乎可以肯定,到2010年年底,中国经济规模将大于日本,因为两国的增长率差距太大,中国年增长率约为10%,而日本预计今年增长30%。报道还说,日本1968年超过西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此后就一直拥有第二的位子。《纽约时报》16日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日本的经济已经成熟,其人口迅速老龄化,而中国正经历城市化阵痛,离发达社会还很远,这意味着其生活水平和增长还有很大上升空间。该报也说道,中国国土面积跟美国相当,但人口占世界1/5,且资源不足,人均收入跟萨尔瓦多、阿尔巴尼亚等穷国相当而非美国在一个水平。《华尔街日报》引述专家的话说,中国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们如何渡过了对多数国家来说都非常艰难的一段时期,并以强劲的步伐保持了增长。

  中国和日本部远比外界平静,英国《金融市场报》16日说,中国商务部和国家统计局都拒绝置评。在中国的互联网上,中国在GDP上赶超日本没有引起中国GDP超德国时的激动。日本的平静似乎只是在表面上。《华尔街日报》16日援引东京一名出租车司机的话说,“或许不应该这样说,但看到中国人享受我们过去曾有的那种经济繁荣时,我真的觉得有些无可奈何”。该司机还说,日中两国命运的分化是很明显的。这些日子,他接载的中国游客越来越多,而成本意识日益强烈的日本人却比以往更少乘坐出租车了。他说,这让人悲哀地联想到日本已经下滑了多远。《读卖新闻》强调,中国的GDP总值仅超过日本一点点。日本内阁府官员16日强调,从今年l到6月份的结果来看,日本是 2.5871万亿美元,中国是2.5325万亿美元,日本依然占据着世界第二位的宝座。许多国家的报道没有顾忌日本社会的心情。德国《商报》16日的题目是“雄心勃勃的中国人让日本成为过去”。法国《世界报》说,尽管日本政府仍然镇定地宣称,日本仍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这也许是日本人最后一次有机会这样说了,中日经济排名换位恐怕已毫无悬念。

  世界媒体在努力让这种变化显得更直观。印度NDTV网站配了中国人相貌的男子兴奋地整理一捆捆人民币的图片;英国天空电视台网站则以蓝天白云之下一片崭新摩天大楼的图片佐证中国发展。不过,美国《福布斯》网站的一篇文章以谨慎的语气说,对此不要过于兴奋,“我们不知道中国真正的经济总量到底是多少,中国的经济数据质量仍然糟糕”。

  中国面临“GDP孤独”?

  英国的日本问题专家艾默特曾将中国GDP超过日本称为中国的甜蜜时刻。他早些时候在英国《泰晤士报》上撰文称,当一辆满载飙车仔的汽车超过一辆破旧的车子时,旁观者可能会看都不看一眼那辆落后的车。艾默特称,鉴于中国经济逆势扩张即将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外界关注的焦点落在中国身上是可以理解的。 f

  16日的《华尔街日报》评论说,对中国来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一个从未享有过的地位,在带来胜利的喜悦之际,也给它带来了压力。该报说,某些方面,中国正在重走日本20世纪80年代繁荣时期在亚洲开拓出来的道路。中国巨大的国民财富总量正在开始演变为政治影响力,但也因此而招致世界其他国家领导人的批评。比如很多西方官员认为,中国以出口带动增长的政策是全球经济失衡的主要原因。

  中国的经济实力可能会带给它权力和影响,但并不总是赢得朋友。《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说,中国或许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但今年早些时候皮尤中心的一项民调发现,有56%的韩国人不喜欢中国。报道称,较小的东南亚国家对中国的信任变为了担心,担心中国日益强大的海军可能开始主导重要的国际航道。对日本内阁成员今年8月15日不参拜靖国神社,《华尔街日报》称,“中国越来越多地参与地区事务之际,日本对亚洲邻国采取了更谨慎的做法”。韩国《中央日报》16日刊登专家文章说,过去几十年在经济上是美日G2,现在却是中美G2,中国不仅经济规模大,并且与在政治、经济、军事和外交方面强烈依赖美国的日本完全不同,如果中美发生冲突,并且两国都认为事关本国核心利益,问题就很难解决。

  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传媒学教授安安德斯·鲍威尔1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GDP就好比人的外衣,穿得越好越有可能跻身“上流社会”。相反,光鲜的外衣如果穿不好也可能导致“因漂亮而孤独”。这与舞会上最美的女人往往缺少朋友以致要用“冷美人”来形容的道理是一样的。鲍威尔说,过去与中国穿着类似衣服的朋友现在还是那样的装束,但中国换上更华丽的衣裳,大家站在一起可能就不那么自然;而现在与中国身着类似服装的国家,或是担心中国还会更华丽,或是嫉妒中国在抢自己的风头,也可能产生疑虑。鲍威尔表示,世界上有“GDP孤独” 的国家,一个是总量第一的美国,另一个就是速度第一的中国,美国的压倒性富有使它交朋友相对容易,中国交朋友的难度无疑更大,因为可能后面的国家觉得你远了,身边的国家觉得你快了,前面的国家又觉得你有威胁了,所以GDP的增长时期,可以成为中国在国际上交朋友的“困难时期”。要避免这种情况,唯一的办法就是自然,对中国来说,GDP数字无论是增是减,自己先不能太当回事。“华丽的衣服加上自然的举止”,这是舞会上评判明星的准则,也该是中国在GDP增长期的借鉴。

  中国人民大学学者金灿荣认为,GDP增长绝不意味着“国家孤独”,很多国家是真的在希望看到中国崛起,如非洲、中东、拉美等地区的许多国家以及东欧地区的一些边缘国家。原日本野村中国投资株式会社高级顾问佐佐木芳邦1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GDP是一个国家实力的反映,GDP总值越大,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会越大,这必然让其他国家更想和中国做生意,所以不会因此造成中国的孤立。

  警惕“中国实力幻象”

  GDP足一个国家或地区一定时期内 (一般为一年) 生产的全部最终产品和劳务的价值总和。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萨谬尔森曾高度评价GDP是“20 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但它本身也有致命缺陷。在国际舞台上,GDP常被当成评估一国力量的最时髦指标。过去几年来,中国在GDP数字上赶超西方大国,经常引发对中国力量的夸大,形成“中国实力幻象”。

  这次也不例外。《纽约时报》16日就大谈中国的强大。文章称,中国已经是全球增长的主要推动力量。该国领导人在国际舞台上日益自信,并已开始在亚洲、非洲和拉美发挥更大的影响力,签订特殊贸易协定及数十亿美元的资源协议。分析人士说,北京也开始在一系列问题上主导全球对话,比如去年中国表示美元作为世界首要储备货币的地位必须逐步取消。《今日美国报》认为,中国根本上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民众和政府正苦苦应对一连串自然灾难。

  中国学者金灿荣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CDP最近几年连续赶超意、法、荚、德等老牌资本主义强国,中国社会已经有点审美疲I 劳,所以对超越日本并不是特别激动。不过,外界许多人对中国经济总量的上升还是有疑虑的,担心中国会冲击他们的既得利益,分享领导权。对待中国的CDP,内外关注的角度不同,中国人现在强调人均,外界则会强调综合实力。

早在2007年,英国《金融时报》就曾带着嘲讽的语气写道,在这个世界上,谁最希望中国超越美国?从公开的研究和报道来看,是美国人。而在过去的五十年里,没有一个中国领导人曾经做出过这样的宣示。文章说,这些铁齿铜牙般的预言,在中国读者看来,无疑是亲切而振奋的,你不能说这种“奉承”有多少的恶意,不过如果信以为真,则可能会陷入尴尬的苦恼。最近几个月来,宣扬中国越来越自信、对他国“强硬”的言论也多来自西方。美国政府利用这种舆论加紧进入亚洲。对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上月访问亚洲,并发表介入南海争端的言论,新加坡《今日报> 16日评论说,有朝一日,希拉里日前的亚洲之行可能被视为自1971年基辛格秘密访问北京以来美国外交官对这个地区的最重要访问。基辛格的访问引发了一场外交革命,在冷战正酣之时重建了美中关系,改变了全球力量平衡。希拉里的亚洲之行发出了迄今最清晰的信号:美国不愿意接受中国寻求地区霸权。印度《新闻分析日报》则刊文说,最近几个月的事件显示,中国还没有足够的软实力赢得邻居的心,也没有足够的‘硬实力’,击退美国在东亚的影响。

(孙秀萍 青木 萧达 卢长银 汪析 陶短房 张伊珠 柳直 王燕)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