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又杀了一个人

12/04/05

作者:蓝牙 日期:12-4-2005 来源:http://www.xici.net/b15420/d33249335.htm

“看到强盛的帝国砍人的头,就用砍头去创造你的力量,那你只是一个嗜血的小丑。” — 安东尼- 德- 圣埃克苏佩里

2005年12月2日凌晨6时,新加坡又在樟宜监狱执行了一起死刑。被处死的人是越南裔澳大利亚籍男子阮拓文,他于2002年12月从柬埔寨金边前往墨尔本时,在新加坡樟宜机场过境时被搜出在他的身上和随身行李中夹带有两包重396克的海洛英,经过2年多审理,新加坡法院对其判处绞刑。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看上去罪无可逭的毒贩,却在澳大利亚社会中激起广泛的争议和同情,并引发对新加坡死刑制度的大声讨。

在阮拓文临刑前夜,澳大利亚民众在国会大厦前举行了烛光晚会。尽管在澳民众中间,反对和支持处死阮拓文的比率为46%对47%,但澳大利亚的政治家们却纷纷选择了共同的方向,来自不同政治派别的政治人物们一起为阮拓文守夜祈祷,并呼吁新加坡停止死刑。此前,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为挽救阮拓文的生命,曾先后5次亲自向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求情,还提出将该案提交国际法院的建议,但都遭到拒绝。阮拓文本人向新加坡总统纳丹提出的赦免申请,也被总统纳丹在向内阁咨询之后予以拒绝。

新加坡的桀骜极大地激怒了澳洲各界。不仅澳洲政界和法学界,澳大利亚总工会和澳洲商会理事会等也加入了声讨新加坡死刑制度的行列,表示准备对新加坡实施贸易制裁,并有人威胁要切断澳洲大学同新加坡大学的联系、中断新加坡在澳洲的空军训练协议、拒绝新加坡航空公司增加在澳洲的航班…新加坡希望将阮拓文处决之后澳洲的鼓噪能够渐渐平息,然而,这起死刑在澳洲人心目中造成的对新加坡的恶劣印象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消弭的。

新加坡人觉得很委屈,尽管阮拓文其身世可怜(他出生于难民营中,由单亲母亲抚养)、其情可悯(他为了给孪生兄弟还债而被迫替人带毒),但终究不过是一个毒贩而已,何以竟会被澳洲人如此同情。似乎阮拓文不曾犯罪,反倒成了英雄一般,而新加坡却被骂成一个“死亡之岛”和野蛮的“华人恶棍港市”!

新加坡的报章纷纷表示对澳洲将毒贩与人权挂钩感到不可理解,并进而反控澳洲人的“虚伪”,甚至还有人拿美国刚刚执行28年来的第1000例死刑来为新加坡回复,却似乎忘记了1994年时新加坡因判处一美国青年鞭刑而在美国社会中大失形象的前尘。

新加坡人的满腹委屈,也许能从一份报告中得到解答。

早在去年1月14日,世界头号人权组织“国际特赦组织”(又译“大赦国际”,具有联合国经社理事会顾问身份)就专门发表了一份题为《新加坡-死刑:丧钟声的背后》的报告,揭露了新加坡令人震惊的死刑情况。

该报告指出,以往并不为国际社会特别关注的新加坡,竟是全球按人口比例计算处决率最高的国家,比紧接着的沙特阿拉伯高出三倍。新加坡将有关死刑的官方资料以保密的方式处理,只有少部分处决的个案会容许新闻界报导。政府通常不会发表任何关于判死刑或处决的统计数字。在新加坡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关于死刑的公开讨论。政府一直将死刑视为国家的刑法与人权无关,并认为这种惩罚方法能有效制止罪行。同时,新加坡政府对新闻及社会组织的限制,影响发表意见的自由,亦妨碍了独立监察人权,包括监察死刑。

国际特赦组织认为,新加坡使用死刑及执行众多的处决的情况,明显地与全球支持废除死刑的大方向背道而驰,呼吁新加坡政府应立即采取行动废除死刑,暂停所有处决,将所有死刑改为监禁刑罚;并吁请有关当局不要秘密执行死刑或封锁相关的信息,应率先带领公众预备讨论支持废除死刑法。

在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得到广泛的报导后,新加坡政府不仅不愿意接受批评,还罕有地发出一份反证,为该国的死刑制度辩护。但是,如果说在上个世纪新加坡用严刑峻法维护社会稳定的成绩尚可标榜的话,那么在废除死刑的理念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大潮所向的今天,它还用死刑和鞭刑来体现“主权独立”,就不再合乎时代了。

面对澳洲各界强大的反死刑声音,新加坡当局一再声称:“我们尊重你们废除死刑的主权,也请你们尊重我们保留死刑的主权。”孰不知,废除死刑理念的根本立场,正是否定了一个国家可以在主权的名义之下褫夺一个人的生命。无论这个人如何十恶不赦,法律都只能对其施加有限的惩罚,国家无权杀人。

阮拓文的身世和悲情,也正是在今天的文明世界才为人们广泛认知,他不再被人们当成一个简单的符号化的万恶毒贩,而是作为一个有血有肉有母亲有兄弟有亲情有生活的人,同我们一样活生生的人,被一个当局活活绞杀!

新加坡为这起死刑所付出的代价是很大的。如果说当年新加坡拒绝克林顿对美国青年所受鞭刑的求情还体现出一些小国尊严的话,那么今天它仍然一意孤行地使用死刑,则更多地显示出其在“主权”的名义下滥用暴力的小国情状。

早前,在法国骚乱之时,新加坡却以种族和谐、社会安定自我标榜,而这起死刑的纷争却使得人们放下对新加坡的赞叹,而让澳洲民众乃至整个西方社会质疑该国安定表象之下专制和暴政的实质。新加坡政府一再声称,该犯系受公正审判而受死刑,却正如一位先贤所说:“一个国家只要保留死刑,那么它的整套法律都透着血腥和野蛮。”

至于新加坡所主张的死刑对于维护社会治安不可或缺的传统思维,也早被业已废除死刑的国家和地区的事实所否定,远者不说,就看同样以华人社会为主的中国香港,早已废除死刑的香港并没有因此沦为犯罪天堂,相反却更显文明。

据国际特赦组织2005年报统计,直到去年年底,全世界共有120个国家已经废除死刑(其中84个国家已经对所有类型的罪行废除死刑;12个国家对除了特大犯罪,如战争犯罪外的一般犯罪废除死刑;最少24个国家在过去10年或以上没有执行过死刑,被认为在实际上停止死刑),在其余76个保留死刑的国家和地区中,也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停止使用死刑,或减少使用死刑。世界潮流浩浩荡荡,究竟是适应现代文明的大方向,还是固守死刑的传统,值得新加坡和整个华人社会斟酌。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