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与吴有福和新航风雨

15/08/10

作者 / 来源:民航资源网 (2005-12-30) http://news.carnoc.com

由于前景不明朗,新加坡航空公司的管理层更必须和工会紧密合作,以让新加坡航空公司拥有最大的灵活性去应付未可确知的前途。

  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昨天(29日)同新加坡航空公司五个工会的领袖举行对话时,除了聆听他们所提出的一些劳资问题之外,也指出新加坡航空公司所面对的挑战并强调政府的责任是保护新加坡的整个航空业,而新加坡航空公司正是这个行业的要角之一。

  新加坡机师协会会长莫显铨:与管理层沟通大为改进

  新加坡机师协会会长莫显铨重申他和其他机师都非常同意李资政所提出的劳资双方必须加强互信,以及机师的工资必须保持竞争力的说法。尤其是缺乏互信,正是两年前新加坡机师协会和新加坡航空公司管理层的劳资纠纷闹得满城风雨的原因。

  当时,由于沙斯传染病爆发加上伊拉克战争开打而造成油价不稳,使得新加坡航空公司首次蒙受亏损,而决定施行包括裁员在内的节流措施。不过,新加坡机师协会因对新加坡航空公司管理层处理问题的方式大为不满,使得劳资谈判僵持不下,只有在李资政介入调停后才得以解决。

  莫显铨说,经过李资政的调解,机师和新加坡航空公司管理层之间目前的劳资关系已经改善不少,管理层也更加注重与新加坡机师协会的沟通。

  “机师与管理层之前的沟通已大为改进,我们也经常通过对话会了解公司最新的发展。”

  不过,他却对李资政表示必须让航空业的全体员工都加强竞争性的看法表示忧虑。

  他说:“因为机师是整个航空业关键的一环,而我们的机师是非常受外国欢迎的。如果公司训练了他们,又被其他航空公司高薪挖走了,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大的损失。”

  此外,他也指出现在的机师是一群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都知道自己的市场价值,因此要留住这些人,一个主要的条件是发出相当优厚的工资。“我已开始感觉到他们随时会收拾包袱离开。”

  对此,李资政劝请机师们了解新加坡航空公司在他们身上投资不少。如果在新加坡接受培训的新加坡籍机师想离开,也必须对自己的前途做长远的考虑,包括是否要举家迁居、是否会再碰到对薪金不满意的情况等。他也用“整体配套”来形容他们在新加坡的利益考量。

  由于新加坡始终是新加坡本地机师的家园,因此李资政相信他们的“根”还是会留在这里。

  航空交通执行人员联合会(AESU)秘书长黄绍森也同意工资是公司能否留住员工的重要关键。他认为现在已没有多少年轻的中层管理人员愿成为工会会员,就是因为所牺牲的利益对他们来说太大了。

  新加坡航空公司职员联合会(SIASU)秘书长胡欣(Mohd Hussainkassim)则对两方面的问题表示关心,一是技术人员希望能提升技能成为工程师;二是已到了退休年龄的员工希望能继续工作下去。

  新加坡总理公署部长、全国职工总会副秘书长林瑞生对此作出回应时说,在沙斯传染病爆发之前,公司继续雇用退休员工的情况并非罕见,只是因为这场传染病使得公司认识到它们业务的不确定性增加了,才停止了这样的做法。但是,他同李资政一样,都认为继续提升员工的技能是必要的,而且对公司也是有益的。

  即将上任的新加坡航空公司主席李庆言则指出,新加坡航空公司的规模非常庞大,因此很担心因某个部门决定继续雇用退休员工,会被其他的部门视为公司的“标准”,以致影响了公司处理问题的灵活性。不过,他说如果这样的决定在商业上有道理,它就会这么做。

  新加坡机场航站服务工友联合会(SATSWU)的秘书长冯坤诚指出,一般的工人都没有李资政那样的高瞻远瞩的眼光,因此工会领袖在对问题缺乏了解的情况下,也很难对会员解释情况。他还提出员工也担心即使他们愿意跟公司共渡难关,公司是否也会对他们所付出的辛劳给予合理的报偿。

  对此,李资政解释新加坡航空公司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有义务让投资者、股东以及基金经理得到一定的回报,否则若投资者撤出,最终受累的还是员工。

  但是,他也强调如果利益只是单向地发给股东,多年来的劳资政协议将受到破坏,因此他保证新加坡航空公司在同员工分享利益时,将会以公平作为基准。

  李庆言:面对外在竞争,新加坡航空公司劳资须上下一心

  将在1月1日就任新加坡航空公司主席的杰出商人李庆言表明他在新加坡航空公司的首要任务,是建立管理层和员工间互信和他们对公司的信心。

  “管理层和员工必须组成一支齐心协力的团队。新加坡航空公司一定得这么做,才能够面对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他说:“我们须减少花在内部谈判时间,这样管理层才能集中火力去应付新加坡航空公司所面对的外在竞争。”

  李庆言将取代新加坡航空公司现任主席许文辉。他自去年4月受邀加入新加坡航空公司董事部之后,担任董事部的劳工关系委员会的主席,专门处理新加坡航空公司和工会之间的工业关系。

  这些日子以来,他经常与工会代表会面,商量公司的各项事务。

  他说:“过去18至24个月出现的情况令人鼓舞,劳资关系进展得相当不错。我们已走在正确的轨道上。”

  然而,他强调新加坡航空公司管理层还是得继续加强与工会的合作,携手改革工资结构,因为新加坡航空公司还须应付航空业迅速出现的各种改变。

  “接下来的五至十年,航空业将出现巨大的变化。因此,新加坡航空公司一定得反应敏捷、灵活。”他说:“只要我们的人事问题能解决,就有更好的筹码来迎接挑战。”

  李资政赞赏李庆言改革表现

  李庆言希望工会领袖和管理层所组成的团队,能一起为新加坡航空公司找出解决问题的对策。

  他昨天对参加劳资政对话的工会领袖说:“只要工会和管理层上下一心,这一定能成为新加坡航空公司的竞争优势。”

  李光耀资政也在对话会上解释委任李庆言担任新加坡航空公司主席的原因。他说,李庆言率领新加坡港务集团改革的表现令人激赏,他有办法同公司上下各阶层沟通,争取到他们的支持。

  “这不单只是懂得公司的政策,而是能成功说服工友、工会领袖及全体管理人员支持相关的政策。这是一个人际关系的问题。”

  在2003年,李庆言曾顺利领导港务集团的员工携手重新巩固新加坡港口的优势。

  当时,港务集团面对区域海港的激烈竞争,管理层争取到工会的支持,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集团在2003年初裁减将近500名员工。管理层也在同年7月推行了工资改革计划,削减员工的固定工资,将一部分的固定工资改为灵活工资,以加强集团的中期竞争能力。

  新闻背景

  新加坡航空公司和新加坡机师协会(机协)之间劳资关系在2002年开始出现裂痕,当时新加坡航空公司机师由于新加坡航空公司没按承诺,保留商务舱座位让他们在飞行途中休息而对管理层大表不满。

  2003年新加坡航空公司首次大裁员

  2003年沙斯传染病爆发,加上因为美国攻打伊拉克造成油价不稳定,使得全球航空业大受打击。新加坡航空公司在这个时候也尝到了上市以来首次蒙受亏损的滋味,因此只得铁下心肠,展开自1947年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裁员行动。

  不过,机协不接受这个决定,表示新加坡航空公司应该先中止海外机师的服务,以处理机师过剩问题。

  同年11月,新加坡航空公司和机协劳资纠纷急转直下,机协的一些会员因为不满协会和新加坡航空公司谈判时表现软弱,达成了减薪、领无薪假等削减成本的协议,因此召开特别会员大会,投下不信任票推翻了原任执行委员会。

  内阁资政李光耀当时为了维护国家利益及保护新加坡作为区域航空枢纽的地位,于是决定插手介入,在去年2月同机协的代表举行对话,进行调停。其他政治领导人也随即纷纷表明政府决心力保新加坡航空公司及新加坡的航空枢纽地位,警告机师们不得造成损害。过后,李资政又在去年4月及11月同新加坡航空公司的五个工会,包括机协的领袖及代表举行对话。

  他当时指出,新加坡小国寡民,新加坡航空公司唯有达到超群的服务水平,才能脱颖而出。如任由新加坡航空公司机师采取工业行动,新加坡航空公司的优势将受到损害而逐渐失去竞争力。他也认为廉价航空公司涌现、能长途飞行的新型民航机诞生及区域新航空枢纽的崛起,都将威胁新加坡作为航空枢纽的地位,因此放下重话,声言“准备接受任何新加坡航空公司机师离职,并马上找人填补他们的空缺”。

  机协选出的新一届执委会的会长莫显铨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工会领袖,表示将修复机师与新加坡航空公司管理层之间的关系,并将主动与政府进行对话。机协新的执委会使得一切看似恢复平静,然而机师和新加坡航空公司管理层之间对许多劳资问题的看法仍存在着分歧。

  到了去年9月,经过劳资政三方的多次对话努力,新加坡航空公司和机协一度僵持不下的劳资谈判终于取得突破,签下要点协议书,让一场备受瞩目的劳资纠纷得到圆满解决。

  惹人争议的吴有福

  在新加坡航空公司和机协的谈判过程中,出现了一个惹人争议的人物——机协前任执委吴有福。他被李资政形容为鼓动推翻机协上届执委会的人物。他是马来西亚公民,在1981年获新加坡永久居留权。

  李资政指他秘密鼓动对抗机协执委会的行动,目的是要推翻当时的机协会长迪利普。但是当他在怂恿机师跟新加坡航空公司管理层对抗时,已经秘密做好迁居澳大利亚的准备,却没向其他机师透露这些事实。

  吴有福在去年3月被政府断定行为有损新加坡利益,是个“不受欢迎的移民”,而撤销了他的永久居留权。尽管他一再上诉,结果还是失败,于是在去年5月携家人离开新加坡到澳大利亚柏斯定居。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