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泛北论坛 区域经济合作

13/08/10

作者/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finance.ifeng.com

8月12日-13日,第五届泛北部湾经济合作论坛(下称泛北论坛) 在广西南宁举办。当前南海的复杂态势,对此次论坛产生微妙影响。部分东盟国家坚持,将解决南海争端“多边协商”纳入“泛北”机制,和我国“一对一谈判”原则产生冲突,导致原计划泛北部湾联合专家组第四次会议,未能在此次论坛举行。

“本届泛北论坛强调务实、互惠,引导大家把目光回归经贸民生。”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桑国卫在论坛上称,在国际金融危机深层次影响尚未消除、经济复苏尚需稳固的关键时期,中国和东盟各方更应该继续发扬同舟共济、合作共赢精神。

泛北部湾经济合作中方专家组成员,中国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学部主任、学部委员张蕴岭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泛北”作为中国-东盟自贸区框架下一个次区域经贸合作制度安排,并不能容纳国家争端机制。

“在自贸区机制出现复杂化态势时,次区域推进成了一个切入点,类似于备用胎作用。”另一专家组成员,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科研部主任李光辉分析,此次泛北论坛,推出航运、港口、物流海上合作、南宁-新加坡通道陆上合作两大议题,构筑南海海洋运输通道和泛北沿海经济带这一充满活力的和平愿景, “用开放互惠这服清凉剂,给日益高烧的南海外交降温去火。”

“泛北”之痒

本报记者获悉,在这次论坛期间,《关于推进“南宁-新加坡经济通道”建设》联合倡议将被推出。

南宁-新加坡经济通道自北向南纵贯中国、越南、老挝、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7个国家,是连接中国和东盟两大经济板块的重要国际大通道,具有国际运输通道功能、区域增长极功能和经济辐射扩散功能。

此前5月28日,来自中国与东盟的12家智库机构发表《“泛北智库峰会”成立宣言》,构建泛北各国政学界一个全新的政策对话平台;7月,中国南宁-新加坡经济通道考察团和PTTF就推动通道建设广泛交换意见,最终形成此次倡议。

李光辉告诉记者,一直以来,我国多采用以国内区域整合,推动国际合作的经济外交策略,比如珠三角对应港澳,海西经济区对应台湾,图们江开发对应俄罗斯,大湄公河和泛北对应东盟等等,但成效各异。如果相关省区过于强调借跨国概念提升地方品牌,失去合作和平和的心态,跨国政策变成一省专利,则反而令“国际牌“价值被压低到地方层面,泛北合作就曾发生这个问题。

“此次东盟专家组的反复,只是临时状态。”李光辉称,2009年中国与泛北部湾国家贸易总额达2084亿美元,占中国与东盟贸易总额的97.8%,这就意味着泛北合作和中国-东盟自贸区存在巨大的机制重合,不可避免地受到当前南海争端因素的影响。

以“泛北”推动利益共享

“相比海上,沿海是更好的合作抓手。”广西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古小松称,泛北区域南北相距约3000公里,东西跨度2000公里,包含多个层面的区域合作,因此,此次论坛强调南宁-新加坡经济走廊因素,并从航运、港口、物流具体项目入手,从太平洋[11.57 -2.53%]西岸陆上东向入海,全面推进泛北合作。

南新走廊近期重点运作是南宁-曼谷段。泰国位于中南半岛中心,是该地区最大的经济体,地理位置重要,是南新走廊“承北启南”的重要节点和支撑点,事实上,泰国本非“泛北”区域成员,2008年主动申请加入,2009、2010年连续两年担任泛北论坛主办方,体现了鲜明的国家利益。

此次论坛上,泰国发展研究院首席经济顾问怀萨恩表示,泰国与越南、柬埔寨能够通过南宁-新加坡经济走廊这个通道,减少物流和交通方面的成本达到35%以上;泰国商务部副部长阿隆功也称,“南新走廊”对泰国农产品[18.09 1.06%]销路“具有决定性意义”。

南宁-曼谷段运作启动点,则是南宁-河内段。中国南宁到越南河内仅300多公里,已有现成标准铁路相通,如能协商直通,南宁三个小时可到达河内。

李光辉透露,越南是今年东盟轮值主席国,在缓和当前南海纠纷上有关键作用,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李雨时参加此次论坛,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以学者身份,通过越南学界传递泛北合作中两国的利益共同点。

“经过四次泛北论坛,目前泛北合作已相当开放。”李光辉称,中国的泛北合作,并不是要加固自己的中心地位,而是带动周边国家的发展,减少经济落差,形成互惠共赢势头。

广西壮族自治区主席马飚在论坛上透露,我国目前已建成南宁至友谊关的高速公路,防城港至东兴高速公路也已开工,同时获批连接越南的国际道路运输线路24条。目前中越双方正加快推动凭祥—谅山、东兴—芒街跨境经济合作区建设,为南新经济通道建设建立示范区。

因应中国方面的推进,越南7月份调整2030年谅山省同登口岸经济区建设总体规划,将和中国对应的同登口岸经济区面积扩大到3.94万公顷,包括非关税区(1350公顷)和关税区两个主要职能区,此外还设有仓储区、禁止和限制发展区、国防安全区等。

“区域合作和次区域合作,是实现地区持久和平的长期方略。”中国商务部副部长易小准表示,我国目前深度介入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并成为东盟东部增长区的发展伙伴,“已经展现了很好的睦邻效果。”

而按“先易后难、先小后大”原则,我国从水产品加工、海水养殖、渔用设备制造等项目入手,2000年5月16日与菲律宾发表的关于21世纪双边合作框架的联合声明,“决心完成建立中菲信任措施工作小组的工作,促进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并重申“将为制定和达成沿海地区行为准则做出积极贡献”。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