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的政治智慧

14/08/00

作者:黃永安 日期:14-8-2000 来源:星洲日報

http://www.sinchew-i.com/special/lee/sslecom.shtml?/2000/08/14/sclo000.html

馬新兩國及本區域的確還有不少人仰慕或推崇新加坡資政李光耀,認為他將一個缺乏天然資源及貧窮落後的彈丸小島建設為世界的金融與商貿中心,而且還治理得井井有條,豐衣足食,實在了不起。

不過,也有人還不能也不會苟同他將政敵謝太寶和賽查哈里分別不經審訊關在政治扣留營32及16年、關閉華文的南洋大學和實施種種被視為歧視母語教育的政策的作風。

支持他的人會說,當年他採取強硬措施是“發展”新加坡的“代價”,反對者則認為當年也缺乏天然資源及貧窮落後的香港不用付出類似新加坡的代價,也一樣在英式民主與人權政體中,成為比新加坡更先進的世界金融與商貿中心。

然而,支持或反對李光耀的人似乎都不會否認,從他的教育背景與世界觀中透視,他還是比其他一般領袖精明,也有很高的智慧。

例如他在80年代末期便開始積極培養接班人,也非常果斷地在1990年辭去總理一職,交予新一代的吳作棟,而在退休後又非常自覺及自律地尊重吳作棟的職權。

李光耀的功成身退之道不僅為民主機制尚未成熟的亞洲國家樹立順利及和平換班的典範,而且自己也樂得清閒,可以週遊列國,以政治元老的經驗及智慧“指點江山”,儘管被“指點”的人未必會,也未必需要“照單全收”。

反觀與李光耀同出一個年代的蘇哈多,在權傾朝野32年之後,不僅被憤怒的民眾在“烈火莫熄”聲浪中被推翻,而且還要在風燭殘年遭受憤怒及醒覺了的群眾的清算。

李光耀顯然同情蘇哈多晚年的際遇,而且還為他 “感到難過” ,不過,他也說,蘇哈多 “已經在歷史中留名 ”。

在某個程度上,李光耀的心情與感受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在相同的時代經歷過不少類似的場面,分享過同樣的歡樂,也分擔過同樣的憂慮,總會產生同情心。

蘇哈多的確在其長達32年的統治中,在經濟發展上將印尼帶回正軌,而且還使到蘇卡諾時代赤貧滿街的景象變為歷史。

不過,在漫長的32年中,又有多少無辜的華人、亞齊人、東帝汶人、左派、民主的知識份子、合法的反對黨人及被指控為“共產黨”的各民族群眾慘遭殺害、放逐、凌辱…難道每年7%的經濟成長率就可以將這些積壓在心中的怨恨一筆勾銷? 人畢竟是人啊! 人的性命與尊嚴是不能以物質衡量或交換的。

因此,與李光耀同級的人會認為蘇哈多 “名留歷史” ,不過,這數以萬計丈夫被殺害、妻女被強姦或兒孩 “失蹤” 的印尼普羅大眾來說,蘇老是 “遺臭萬年”。

李光耀也說他10年沒有到過我國,這次要乘汽車北上,因為“回想1990年(我)訪問馬來西亞的時候,大道還未建到柔佛州”。

據官方行程安排,他到了吉隆坡之後,還會參觀國油雙峰塔、新國際機場及布特拉再也。

這也是李光耀的智慧:很多人、事、物及之間的關係其實不能單靠科學的數據或邏輯的思維判斷,而需要有時借助多少人在現場的感受、直覺與同理心。

也許李光耀在回途中應選用舊路南下,沿途看看兩旁的甘榜、新村與園坵,再點算紅白、淺藍與淺青色的旗幟,想一想旗下的人在想著甚麼。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