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简介 新加坡:资讯封锁,营业照常

07/10/07

Garry Rodan (2000) Singapore: Information lockdown, business as usual, in Louise Williams & Roland Rich (eds.) “Losing Control: Freedom of the Press in Asia”.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资讯封锁,营业照常》是收录在一本有关亚洲新闻自由的文集里。作者是澳大利亚的大学教授。

在西方政治思想里,民主化的新闻自由是社会发展的必要与先决条件。但是,在亚洲世界里,缺乏新闻自由的社会,经济发展却依然可以持续。这一本文集就是试图解释,这一种亚洲社会现象。作者的文献是解释新加坡为何缺乏新闻自由,而经济又是如何运作。

新加坡是亚洲国家里,电脑网络最为先进的国家之一,许多与政府交往的事务,都可以通过电脑网络完成。因此,许多学者对新加坡资讯科技的发达,与新闻管制的背道而驰感到迷惑不解。

1980年代至1990年代,政府从亚洲价值观来强调,社会必需牺牲西方的自由思想来换取更快速的经济发展。政府以这一观点为立足点,强硬管辖新闻与言论自由。一些学者认为,这一政策可以有效,是因为新加坡是一个小的城市国家,相应的易于管治。

新加坡是通过对本地新闻媒体,与外国在新加坡的新闻媒体的控制,来规范新闻与言论的范畴。此外,政府也压制本地民间团体的异议言论,来限制政治议题的讨论。虽然如此,新加坡在步向成为世界金融中心的计划中,还得面对资讯科技所带来的资讯自由的挑战。

文章里详细的叙述了新加坡政府对本地新闻媒体,与外国在本地的新闻媒体的严厉管制历史。从中可以看到政府的管制机制如何与时並进,以夺取先机的方法占尽了管制上风。政府也充分掌握先进科技的知识与能力,从而对网络进行有效並严格的监管。

例如,1994年政府静悄悄的扫描了8万个私人档案,其藉口是为了防止色情图片的传播。1999年近一半的40万个私人电脑网络,受到政府内政部与新电讯联手秘密侵入搜查。在事情爆光后,其藉口是为了要了解网络客户在防范电脑病毒的戒备情况。

作者在结论中指出,政府是直接通过政策,与间接通过对官企机构的管制,来规范社会的新闻与言论自由。因此,本地的新闻报道明显的偏袒人民行动党政府。本地传媒对执政党的权力也缺乏必要的监督,更不谈论政策上的另类选择。

因此,在没有令人意外惊讶的情况下,1999年的自由之家把新加坡排入世界里的不自由国家之列。在这种国家里,传媒並没有能力,协助人民了解,並从而达致一个充分思考过的社会认知。同时,传媒也无能协助民间组织的发展。所以在缺乏了这一个先决条伴之后,新加坡是不会发展成为一个走向民主政治的社会。

但是,新加坡政府对这些异议言论与批评並不以为然。相反的,政府力图进一步巩固新加坡政体,从而达致社会对政府观点的高度认同感。显然的,传媒在塑造並达致这一个与政府认同的过程中,将会扮演重要的角色。因此,在这一过程中,政府也将更进一步对传媒运作进行管治。

作者认为,新加坡政府和传媒的关系将会在现有的轨迹上持续前进。当外国传媒不按新加坡政府的游戏规则进行新闻报道时,将会带来双方不时的冲突。在这一基础上,新加坡政府和外国传媒之间的互相利用情况也会持续下去。

---

分类题材: 书评_books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