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高楼价的财富分配效果

04/08/10

作者/来源:李明生 中国窗 http://www.hkcd.com.hk

楼价高昂,无疑令人置业困难,惟地价高昂,对基层市民却可能是好事,因为,地价收入本身就是香港公共开支包括福利在内的重要财源,借以实行财富再分配。

基层其实受益高楼价

事实上,基层市民是高楼价下的得益者,而受害的则是有能力置业的人(包括中产和富豪)。笔者在《从历史事实看卖地影响》一文(香港商报2010年7月16日)已有言及,随着售价高于地价的比重越来越低,发展商利润空间大减,目前地价已往往占据楼价约二成至六成。换句话说,即一个100万元的单位,便有多达20万至60万元是归公帑所有;此外,置业者还须缴付差饷、物业印花税等。发展商真正赚的,仅是扣除庞大建筑开支、利息、宣传等成本后的余值,以比率计或许还少于公帑,此外更要承担市场风险。就以目前豪宅化之极的奥运「宫殿式」新盘为例,其2005年投得地皮时的每尺地价成本约5500 元,据报道,计及建筑等因素后每尺成本为8000元,而现在开售尺价约11000元左右。简单计算,可发现地税高占楼价的50%,其他成本约23%,故此,尽管计及发水因素,所剩下的发展商毛利也料不逾五成,较公帑收入为低。

如果说,高楼价的背后是高地价,则高地价的背后就是高地税。事实上,普通一个市民,终其一生所交的其他税款,包括直接的薪俸税、各式公营服务费,以及「邪恶税」(sin tax)如烟酒税、博彩税,乃至间接的燃油税、离境税等,全部加起来,或许都不及购买一层楼所付的地税!在财富再分配的过程中,业主无疑就是「施」的一方,而受惠的则是一众政府资助房屋,包括公屋、居屋乃至夹屋居民。由此看来,在高楼价下,基层市民其实是最得益的一群;反而成功置业的有楼一族,尤其是居住开支占比最重的小康及中产,才是最大苦主。

让巨企赚钱遏创业精神

在商业层面,其实也有类似的财富转移效应。写字楼和商铺的高楼价,无疑同样有好大部分最终落入公帑。其后果之一,就是会提高营商成本,这问题早就招人诟病。但更深入地看,其实本港仅收取超低的利得税率,经全面考量拉上补下之后,不过是「这里多拿,那里少取」而已。

不过,这种税务结构却带来一大现象,就是一方面可鼓励企业多赚,另一方面却削弱了创业精神。因为,按盈利计算的利得税奉行「多赚多征、少赚少征、不赚不征」理念,而高楼价(及高租金)却「不论赚蚀,一概征取」,与其他地方大大不同。在其他地方,创业者能够轻易跨过地租门槛,以致个体户遍地开花;而已上轨道的企业,则要为盈利缴纳重税,变得大而笨重。

两种制度其实各有优劣,主要须视乎当地经济文化而定。有人或认为,当然是鼓励创业的好。事实也应如此,此乃资本主义的应有玩法,即致力争取成为「剥削者」而非「被剥削者」。不过,对于温工优于创业、本就缺乏创业精神的港人而言,目前税制可谓未必太差:试问哪个家长可以容许子女中途辍学创业?美国微软创办人盖茨的成功,其实深有价值文化底蕴,实非安于打工、拒绝冒险的港人所能眼红。当然,香港人创业精神较低,也可能是受累租金高企所致。追源历史探求此中关系,可以是「鸡先还是蛋先」问题,难有客观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必然造成恶性循环,创业精神每下愈况。这对香港发展知识型经济,特别是创意产业,也无疑带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因此,地租、创投资助等方面的优惠措施,可谓必不可少。

港福利命脉在于地产

然而,不论高楼价对个人和商业方面的效果如何,香港在税收结构上无疑过分依赖地价收入。

在公共财政方面,这已衍生了数年前的「结构性财赤」词汇,并掀起须否扩阔税基之讨论。事实上,根据数据,2001至2003年香港透过物业所征的税款(包括差饷和印花税等),就高占整体税收的17.7%,是OECD国家的3倍;而非税务收入的占比,包括卖地和投资收益,更高达政府整体收入的三分之一。一直有人呼吁:「香港经济命脉在于地产!」但衡量过地产纳税对公共财政的贡献后,更正确的说法实为「香港福利命脉在于地产!」高楼价与销售税何者佳?

当年政府的研究结果,就是提倡开征销售税(官方称为「商品及服务税」或GST),从而摊薄地产税收的占比。事实上,这也是国际上的惯性做法,OECD国家的消费税占政府税收比重便高达31.8%,反观香港只有17.8%,当中都是以「邪恶」税形式征取,并很大程度依赖博彩税。放眼国际,欧洲各国普遍的销售税率(VAT)为20%,而亚洲的日本、韩国、台湾、乃至中国内地都有开征,当中新加坡亦设订于7%水平,从而增加税收以资其他政府开支包括房屋福利等。反观香港,2006年时建议初步订定销售税为5%,便已几遭全民否决,以致最终无限期搁置,并一直作为「政治毒药」没人敢再提。

事实上,由地产征费转移至征收销售税,其根本理念就是要扩阔纳税人范围,由有楼一族扩至全港每一必须消费的个体。销售税的征课对象是全民包括基层,而以高楼价为主的税制对象则是中产及小康。何者不利基层?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当此二拣一的命题上,市民究竟是选销售税,还是高楼价呢?最理想的情况,当然是两者都不缴,既要低地税、又不交销售税。但从桃花源回归现实,失此税收泉源,公共财政将从此入不敷支,继而借贷渡日,甚至债台高筑,经济活力大损不在话下,最终又须否痛定思痛,紧缩开支、削减福利、复再开源……亦即重蹈欧洲覆辙?

或曰,除销售税外,香港还有其他开源之途。最直观的想法,当然是打富人富商主意。然而,以个人入息税看,在全港340万个工作人口之中,首10万人即3%已贡献了当中60%税款,首50万人即15%贡献了当中95%;而公司利得税方面,全港共有75万间登记企业,惟首800间即0.1%亦已贡献其中的60%这还不够「劫富济贫」吗?再从另一角度审视,虽然本港利得税率只有15.5%,可谓低冠全球,但其税收贡献已足占政府税收的35.9%,是OECD国家的4倍。至于个人入息税,香港和OECD国家的占税收比重均处二成半左右的水平,但别忘了香港的中产和小康还要缴付沉重的地产税。于此基础上,香港固然可以继续向富人富商加税,以纾解当前的仇富、仇商情绪;不过,如要大幅度地加征,客观而言则未必合理。

说到底,福利政策涉及两大重点:其中之一,就是要向哪些人征税买单,也即「钱从何来」的问题。现时模式,姑勿论是否最佳,但却必然是以有楼者资助无楼者,亦即对基层最有利。只懂批评高楼价之害,而不懂高地税的财富分配效益,对全面、客观、深入的研究讨论根本无济于事。至于另一重点:「钱往哪去」,即如何回馈市民,乃至如何资助市民置业?容后再谈。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