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我所了解的新加坡

20/06/03

作者: 老兵 日期: 20-6-2003 来源: http://china-week.com/info/03155.htm

最近中国与新加坡的外交风波引起了网上广泛讨论。中国网友多数措辞激烈,口诛笔伐。新加坡人则百般辩解,力求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我看两阵营都各有道理,亦各有偏失。本人是香港出生长大的中国人。在李光耀当政期间,曾在新加坡政府教育机构工作近三年,对新加坡文化,政治及国民心态都有一定了解。我想先谈一下新加坡的周边环境及国内政治,因为最近事件是这些因素的产物。然后我会客观地分析一下谁是谁非。亦会谈一下其它网民讨论的中新关系问题。新加坡原来是马来西亚的一个州。在1965年马来西亚独立时,马来人怕势均力敌的华人在大选中取得统治权,所以逼华人聚居的新加坡独立,自成一国。自独立后,新加坡即饱受周边马来人国家(印尼及马来西亚)的挤压,所以国民的忧患感特别深。这表现在他们建军的不遗余力,政客办事的只求目的,不择手段,不计风度。下文会谈及这种心态对当前事件的影响。

就本质来说,新加坡人民行动黨政权是一个獨裁政权。但它是一个“良性”的獨裁政权。它的开明是由于李光耀个人的见识及能力。新加坡是一个城市国家,比较易于统治,这亦可能是原因之一。我说它“开明”,不是指它民×。在新加坡,人民并不享受很多民×。传媒及选举受到严格控制。但因为政府善于引进外资,人民生活水平比较高,而且忧患意识深植人心,所以人民基本上是与政府合作的。这政权的非民×性还表现在李光耀培植儿子李显龙为继承人的计划中。李显龙显然是个很有才能的人。但他是一个有计划地被培养的领袖,并不是在政治实干中冒出头来的人选。如果李光耀的家族统治继续搞下去,新加坡的政治前途不容乐观。我批评新加坡人民行动黨政权的目的是希望中国人清楚知道新加坡领导人的行为后果不一定要新加坡人负责,因为现政府不是一个真正民选的政府。

当前的外交风波在很大程度上是李光耀吴作栋集团的行为作风的产物。我上文说过新加坡领导人“只求目的,不择手段,不计风度”,今次事件是一个好例子。很多新加坡网友辩解说,由于政府曾经下令不准到SARS灾区旅行,所以吴作栋总理也要起带头作用云云。这说法很难成立。比如说某国实施地方戒严,是否军队也不能进入戒严地区执行任务? 任何国家的法律及行政命令都不会限制政府运作的。而吴作栋的访华计划就属于政府运作范畴。很明显这一决定是老谋深算的结果。那么幕后原因是什么呢?其实吴本人已解释得很清楚了。他宣称SARS在中国起码有两三年,外资应该撤出,“不要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取消访华的信息很清楚:我也不去了,你们要三思!其实中国与东协国家竞争外资由来已久,尽人皆知。这竞争基本上是公平的。而且中国方面有很大的节制,例如不让人民币贬值便帮了他们很大的忙。但竞争总是有输嬴的,而使用这种乘人之危,落井下石的手段,却只有新加坡的政客做得到。使用各种小动作是他们一向的惯技,这些手段使香港人十分反感。至于防SARS基金一事,内因较为复杂,不在这里多谈了。

我想略谈另一个问题。由于历史原因,东南亚国家对中国有很大的猜疑及不信任。李光耀本人是一个喜欢玩弄政治,特别是地缘政治的人。他花了很大的劲来消解东协各国对以华人为主体的新加坡的猜疑。他做的有对也有错,我想批评的是在这过程中,他作为一个“中国通”,有时也会拿中华民族的利益作为牺牲品。中国与印尼,马来西亚及泰国都没有领土争执。按理李光耀应该作为一个中间人,增进东协与中国的谅解。但他的作为适得其反。他不时会给东协某些暗示:中国是东协的潜在敌人,必须竭制它的发展。为了这个目的,他甚至主张把印度纳入东协作为中国的牵掣。这显然违反了中国的地缘政治利益。在朔造新加坡人的民族标志(National Identity)方面,李光耀为了弱化中华文化影响,关闭中文学校,不鼓励汉语,结果造成新加坡年轻一代的“三不像”文化大失落现像(缺乏中华文化,英国文化及马来文化)。简单的说,就是没有文化。

很多人批评新加坡派军队到台湾训练,说是反華企图,这点我倒不同意。其实派军队到台湾训练,是新加坡最好的选择。因为当年民族主义的国民黨基于同情心,给新加坡很多优惠条件。我认为任何中国人不应该在这问题上节外生枝。这尤其值得当今中国大陆政府深思。美英同文同种,无论任何场合,总是站在一起。你可以指责他们这不对,那不对,但不能否认他们的互助大大加强彼此的实力。所以“同文同种”是一个不可忽略的政治考虑,也是一个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因素。独立战争时英美两国打生打死,事后还是基于文化种族凝聚力而修好,这一历史课值得中华民族学习。

关于新加坡向美国靠拢的问题,我觉得一个小国为了经济利益,倒也无可厚非。不过新加坡领导人应该清楚一个事实:以新加坡为基地的美国核子潜艇是向中国瞄准的,所以按理中国的核子导弹也应该瞄准新加坡。事实如何我们当然不知道。假如将来真相大白,我觉得李吴集团有责任向新加坡华人解析,始作俑者是他们而不是中国。

中国应该如何对待新加坡,说法很多。极端的主张把回教恐怖活动引向新加坡,这是不负责任的胡说八道。不要忘记“血胧于水”,这样做会受历史惩罚的。我觉得最好的方法是把新加坡在政治上边缘化。中国应该绕开新加坡,直接与东协各大国打交道。应该不时向这些国家指出,中国对新加坡的看法并不佩服得五体投地。在经济上可以给于优待。台湾都可以在大陆赚钱,为什么不给新加坡一点甜头?这是使他们回心转意的好方法。中国应该争取新加坡人民,而不是与他们斗争。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