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穆迪上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测

14/07/10

作者/来源:一财网 http://finance.sina.com.cn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在昨天(7月12日)公开的经济展望报告中上调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测。该机构表示,欧元区危机构成威胁,但到目前为止对全球经济指标和信用基本面的影响有限。总体看,亚太区的经济增长令人满意。穆迪上调了亚太经济区的全年经济增长预测,2010年实际GDP增长率预测从2009年 11月的4.8%上调至2010年5月调整后的5.6%。

  各地区经济发展各异

  报告称,发达经济体与亚太区经济发展各异,总体上,后者重要性正在上升。

  分析师们称,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国用刺激计划推动经济复苏,但劳动力市场持续疲弱,因此个人需求依然不振;欧元区核心国家的温和复苏被外围小经济体的财政及对外收支失衡所抵消;而在日本,出口保持令人惊喜的强劲复苏,但对国内需求的带动有限,同时通货紧缩依然存在。

  从美国来看,其未来更依赖全球经济增长,因其国内家庭储蓄率上升(第一季度增长3.4%),出口因此变得更为重要。据穆迪估计,到 2012-13年,美国名义GDP增长率会恢复到危机前的趋势,即6%(2004-2007年)左右,但会在这十年的后半段回落至4%。不过阻力很大(美国5月份失业率仍然高达9.7%),同时不确定性相对较高,包括削减赤字的需要。

  欧洲的经济复苏落后于美国与东亚,其经济增长甚至未恢复到“相对缓慢”的趋势,而多个欧盟新成员国则面临着全球危机的重大调整问题(在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金融支持计划的10个最大的国家里,有6个来自欧洲)。

  尽管穆迪认为欧元区危机构成了威胁,但它认为,到目前为止,欧洲对经济指标和信用基本面的影响有限。其造成的威胁主要是在贸易及流动性等方面,例如欧洲的低增长会对亚太区出口的需求将产生不利影响,同时令银行融资和疲弱的市场有一定的紧缩,也会促使投资者限制风险,令亚太区汇率有所走软。但另一方面,欧洲对石油等大宗商品的全球需求下降,缓和了通货膨胀压力。

  与发达国家不同,穆迪上调了整个亚太经济区的全年经济增长预测,2010年实际GDP增长率预测从2009年11月的4.8%上调至2010年 5月调整后的5.6%。穆迪解释,这一调整对于15.4万亿美元的亚太经济而言,相当于增加了超过1,230亿美元的额外经济活动。

  具体而言,从2008年迄今的情况来看,评级为A-Baa级的亚洲区新兴经济体(主要有中国、泰国、马来西亚、韩国、印度)均出现了V型的反弹;该区内的Ba经济体(主要有印尼、菲律宾及越南)的国内经济的复原能力因地区需求增长而有所恢复。

  政策趋势不一

  对于亚太区来说,在经济增长加快的情况下,通货膨胀压力有上升的迹象。特别是国际商品价格继续影响总体通货膨胀,其中原油(77.27,0.12,0.16%)价格从2009年10月以来的飚升很大程度上成为通胀的推动动力。

  但不同的地方因素导致不同的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压力,就穆迪公布的数据来看,中国的通胀压力低于印度和印尼,但高于澳大利亚、新加坡和日本(该国为通缩压力)。

  穆迪预测,未来一段时间,货币政策将需要进一步细化差异执行。它预计,政策利率大体保持宽松,但在政策尚未收紧的地方,有关言论已愈来愈强硬。就现状而言,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BA)已经大幅收紧货币政策,随后马来西亚国家银行(BNM)、印度储备银行(RBI)、新西兰储备银行(RBNZ)和越南国家银行(SBV) 纷纷开始恢复正常货币政策。而印度储备银行和中国人民银行提高了准备金要求;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重新调整了汇率政策波动范围的轴心点,并转而采取新元逐步升值的立场。与此不同的是,日本央行继续采取零利率政策,并继续实施量化宽松措施。

  在上述预测之下,各国流动性管理方法可能得到规范化。穆迪举例说,印度储备银行和菲律宾中央银行(BSP)已缩减或中止特别流动性支持措施,与美联储的外汇互换安排也将不再延续。

  从财政政策来看,宽松政策将继续。穆迪表示,刺激计划的实施需多年时间,特别是与基础设施支出有关的项目。一个例子是,日本民主党政府于 2009年12月刚推出了另一项刺激经济的计划。

  不过在经济强劲复苏及债务承受能力较强的经济体,政策已经出现逆转。马来西亚和印度已缩减下一财年的预算计划,新加坡和越南也终止了经济刺激措施,澳大利亚停止对首次购房者的政府补贴。

  就中国而言,穆迪认为中国(主权评级为A1/展望正面)在经济危机之后信用基本面可能会持续改善:中国经济仍然受到投资与出口的有力支持,而且财政审慎降低了中国的偿债成本,加上中国的债务比率优于其他国家——据穆迪预测,日本的负债率接近GDP的230%,在亚太区,印度紧随其后,债务与 GDP之比接近80%,而中国大陆仍处于较低比重之列,预计这一比重在10-30%之间——这些都是中国的优势。

  中国不确定性依然存在:一方面中国的宏观经济将保持稳定,长期来看生产力可能会推动经济增长,大银行的内在财务实力已得到改善;但另一方面,穆迪也提出问题:中国的紧缩措施是否足够有力?预算外省级政府债务对中央政府及银行体系的影响究竟如何?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