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亚洲金融实力显著提升

14/07/10

作者/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http://finance.ifeng.com

金融危机对地缘政治的影响一直被低估,在很大程度上尚未被重视。源于美国的这场金融危机严重破坏了西方国家的声誉,因为过去美国曾经被认为拥有世界上最为成熟的金融体系。

相反,亚洲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较轻,这归功于这些国家本土市场的不断壮大,因此金融机构盈利状况好,对他们来说,没有动力,也没有必要进行风险较大的海外投资。

金融危机不仅损害了西方国家的声誉,也加快了西方国家经济的下行趋势。美国和欧洲的大部分国家经济衰退进一步加深,经济复苏也比众多新兴市场缓慢,尤其是比不上亚洲市场。这场危机还加重了西方国家的财政负担。

在危机发生前,全球经济和地缘政治势力已经在重新寻找平衡,而这场危机显然加速了这一进程。亚洲影响力和金融实力的提升最为显著,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主权财富基金所扮演的角色正变得越来越重要。主权财富基金将会成为全球金融局势中的长久势力,而且成为日益重要和足智多谋的投资者。在一般情况下,主权财富基金的运作遵循市场化原则,同时,国家在其中起决定性作用。这样的安排能够保障国家的利益,其投资策略和投资行为注重从长期角度出发。比如一些亚洲的主权财富基金,尤其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投资于非洲、中亚和拉丁美洲的土地和自然资源,从而锁定自身国家未来发展所需要的资源。

第二个趋势是新兴市场国家金融中心的崛起。甚至在危机之前,诸如圣保罗、新加坡、上海和首尔等城市已经纷纷开始努力赶超现有的金融中心。这场金融危机帮助它们赢得了更多市场份额。新兴市场国家的金融中心得益于这些国家更高的经济增速,以及随之而来的大量资本和对金融服务的需求。当地金融机构受危机影响小,甚或没受影响,将来受金融监管限制少,这也将有助于这些金融中心城市的发展。一些西方金融机构也顺着这些趋势,开始把自己的一些业务转移到亚洲,因为传统金融中心将很快采用新的金融监管规则。

实力转移的第三个体现是来自新兴市场国家的金融机构在全球金融机构排行榜中地位的提升。截至2006年,危机发生前,排在全球市值前30位的银行均来自美国、西欧和日本。而到2009年底,这些地区的银行仅占全球总市值的70%。有12家银行跌出了榜单,而另外3家被其他银行收购。取而代之的是来自中国和巴西的银行。如今,全球市值最大的10家银行中有4家是中国的,而2004年的时候还没有一家来自中国。

随着新兴市场国家的银行的崛起,他们的金融市场在全球的重要性也与日俱增。我们正感受到惊人的变化:10年前美国股市还占据全球市值的半壁江山,现在已经下降到了30%。相反,“金砖四国”占全球股市市值的比重从不到1%上升到了17%。亚洲市场尤其活跃,只需一个数据来说明——在1999年至 2008年间,亚洲新兴市场国家国内金融资产的增长速度达到约300%。虽然这一数据基准点较低,但还是同样反映了迅猛的增长势头。

金融行业局势的变化和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亚洲国家的崛起,反映了一个更为普遍的发展趋势。新兴市场占全球经济的份额已经超过了50%这条分界线。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1990年到2007年间,亚洲(不包括日本)占全球GDP的份额已经翻了一番,从12%上涨到了 25%左右。亚洲各国企业受益于前面所描述的各种积极变化,将进一步推动这一趋势。

亚洲国家实力进一步提升,不仅因为它们较少或免于受到美国次贷问题和随之而来的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这不只反映了周期性或危机造成的经济模式,新兴市场和亚洲国家的实力增强体现的是经济结构作用的结果,而且这种经济结构因素还将继续塑造这些经济体。

当今亚洲正在享受着经济政策变化所带来的回报,这也得益于世纪之交那场亚洲金融[2.89 0.00%]危机后许多亚洲国家所进行的经济转型。亚洲各国建立了财政纪律,加强了金融体系监督和监管,处理了公司资产负债表不匹配的问题。他们的货币机制变得更为灵活,而外汇储备也进一步增加,可能这在一定程度上给全球经济带来了问题,但无论如何,亚洲国家得益于该地区更为紧密的合作、区域内更加自由的贸易往来,以及一些国家(并不是所有国家)自主的国内经济增长的活力。

另一项维持增长活力的因素是人口变化。当大多数西方社会开始出现老龄化从而使得经济增长趋势放缓时,大多数亚洲国家在未来一二十年内还将实现劳动力的正增长,这将自然而然地为经济增长创造基础。确切地说,一些亚洲国家会在不久的将来面临严重的人口问题。但目前看来,亚洲国家总体来说要比西方国家好得多,整个亚洲都处于一种乐观的情绪中。如果你看看中国,你就知道金融行业发展的潜力将有多么巨大。比如,中国农业银行,它的零售客户中使用抵押贷款的还不到1%。这次金融危机让我们更加感觉到亚洲的辉煌时代已经(再次) 到来,并且高速增长更可能以一种更加可持续的方式继续下去。

金融危机标志着全球经济历史性的转折,这毫不夸张。曾经身处危机中央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我们经历的各种紧张场面、戏剧性变化和焦虑的心情。我们现在仍然能够感到危机所带来的余波。新的世界经济格局正在建立,而亚洲在其中的地位从来没有这么突出过。危机告诉我们,我们生活在一个密切关联的世界里。因此,只有同心协力才能给所有的相关方带来大家满意的结果。

(作者系德意志银行全球管理委员会及集团执行委员会主席。本文节选自约瑟夫·阿克曼7月12日在韩国大田召开的主题为 “21世纪亚洲:引领未来之路”的韩国政府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高层会议上的演讲,演讲题为《新金融体系以及亚洲的角色》)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