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人民公正党 山寨版巫统?

09/07/10

作者/来源:唐南发/乱石崩云 http://www.merdekareview.com

两年前,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在峇东埔补选期间提出“让经济发展符合人民利益”(merakyatkan ekonomi)的口号,顿时让人感觉其认真看待社会贫穷的问题。倏忽二载,政治版图再起变化。在巫统不断祭出种族牌的当儿,安华的团队似乎只有挨揍的份儿。

马来主权和《新经济政策》被升高到完全不容置疑的地位以后,马来西亚社会出现了诡异的现象:巫统和很大部分的马来人社群都把贫穷视为马来人独有的问题;国阵其他的成员党如果想探讨社会贫穷的根源,就必须小心翼翼,甚至遮遮掩掩,以免触犯巫统的神经。国大党无法化解印裔社群的困境,民政党则长期把槟州发展停滞不前的问题扫入地下;砂拉越的人联党虽躲过了海啸,崩盘却是时间问题。

巫统所设计的政治框架,把所有国阵“友党”绑死,导致它们无力照顾其所“领养”的族群的利益,更缺乏远见深入研究全民的贫穷问题。经过几十年的“宣导”,大部分的马来人似乎相信贫穷是他们的特殊现象,巫统也乐得继续加以灌输来巩固其领导地位。

2007年11月,当印度人勇敢上街表达他们的愤怒之时,马来人的反应乃惊恐错愕兼具,视之为对马来人领导地位的挑战。感谢巫统的洗脑,他们从来不知道贫穷其实不分肤色。就连当下被普遍视为“开明”的前玻璃市州宗教司阿斯里,也曾公开批评兴都教的种姓制度,以此力证我国的印裔社群情况“并不恶劣”。

激发围城心理

以马哈迪之流为代表的所谓“元老级领袖”,近日不断放话,指马来人若支持在野党将形同典当自身的权益,最终必将成为弱势群体。马哈迪的担忧是有道理的,因为他害怕有生之年一旦发生政党轮替,其任内的所作所为终将摊开在阳光之下。所以他必须倾全力激发马来人的围城心理,迫使他们回流支持巫统,纵使族群关系恶化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从来只为自己的利益盘算。

如政治学者邱武德所言,自1971年《新经济政策》出台后,马来人的政治产生了巫统—马来官僚—马来资本家的特殊共生关系,而往后每次的权力斗争都必然涉及其中各方人马的崛起或失势。极具讽刺的是,《新经济政策》原本是为了让族群间更为均富,但这种不稳定的共生关系最终却导致国家的财富高度集中在不分族群的少数执政和商业精英手中。

故此,每一次的“再重组”,不过是利益输者之间的大洗牌,纳吉接过领导棒子以后提出的《新经济模式》也不例外,否则上个月公布的《第十马来西亚计划》也不会让对他倾慕的资深评论人大失所望。

马哈迪出任首相长达廿二载,最大的破坏正是加剧各族群内部的贫富悬殊。在某个方面,马哈迪是拉萨的忠实信徒,相信只有族群之间均富才能使社会持续稳定,繁荣与和谐,但他从来不愿正视族群内部的贫富悬殊现象,因为这将严重折损其作为领袖的威望。事实上,自从政府在1991年公布的《第二远景规划提要1991—2000》当中提及马来人社群内部的贫富差距要比其他群体来的严重以后,就再没有特别谈及这个问题。

拒谈族群内部贫富差距

巫统主导的政治论述拒绝谈论族群内部的贫富差距,用意再明显不过。马哈迪领导下的马来西亚,经济发展为的就是塑造几个所谓的土著富豪和“企业家”来平衡其自卑的心态;承认马来人内部缺乏均富,则等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让人把矛头指向自己的朋党。

众所周知,马哈迪习惯因为个人的行为而把整个族群刻版化。例如他学生时期曾在新加坡遭人歧视,从此针对华人和新加坡,而刻意忽视当年数以百万计的马来亚华人其实住在条件极差的新村。在他的思维逻辑当中,陈志远代表所有华人,阿南达克里斯南代表所有印度人,但慕克里却不能代表所有马来人,因为他明白纵使自己的儿子身家过亿,许多马来人依然贫穷。他也清楚责任在谁身上,却始终不敢面对。

不去正视,并不表示问题会自动消失。更糟糕的,是巫统继续把整个社会发展的讨论放在族群之间的均富,以此模糊马来人社群的焦点,也让族群之间更难以互信。这样的行为模式,对巫统有利,对国家的未来却是大害。

未能超越种族策略

马来人社群内部贫富不均,也导致他们的政治利益出现分歧。独立初期,马来人以巫统马首是瞻,回教党的势力跨不过半岛东北边。五十年下来,社会结构的剧烈变化导致不同阶级的出现,利益输送不协调也促使具有不同政治诉求的马来人转而支持回教党,人民公正党甚至民主行动党。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马哈迪之流却将之简化为马来人分裂,不利社群前景云云,说穿了不过是害怕改朝换代会伤及自身的利益,民粹作风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达致均富,巫统自然力有不殆。为了转移视线,副首相慕尤丁不惜配合土著权威组织的依布拉欣阿里和马哈迪,强化马来人的危机意识来向在野党施压。令人遗憾的是,素来自诩象征新政治的人民公正党,在面对巫统的种族性策略,并没能超越之,我们反而在近日看见其青年团领袖凯鲁安华和三苏丁呼吁召开专门讨论马来人贫穷问题的大会。

此外,党副主席阿兹敏向雪兰莪州州务大臣卡立叫阵成功,迫使后者让出州主席的职位。卡立执政雪州虽然没有大功,但至少开创了选贤与能的管理模式。奈何最终党内保守势力反扑,有人以收复流失的马来人选票为由,支持重组该党在雪州的结构。阿兹敏的确能言善辩,然施政方面却不曾提出令人耳目一新的见地。当巫统食髓知味,以民粹宣传步步紧逼的时候,这个号称“烈火莫熄(Reformasi),吾党所宗”的政党,能够站稳立场而不随之起舞吗?

均富是全民所盼,人民公正党理当提出符合各族群意愿的具体政纲和战略来回应巫统的伎俩,从而与之区隔,而非自乱阵脚,反而让人觉得再益所言非虚:扰扰攘攘了这些年,原来这不过是个山寨版的巫统。

唐南发是时事评论人,毕业于英国伦敦大学国际政治系硕士班。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