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从邮票回顾新嘉坡沦陷

08/08/10

作者/来源:何维炽 http://blog.sina.com.cn

从邮票回顾二次世界大战时新嘉坡的沦陷

1942年2月15日那天,历史纪录了大日本帝国皇军降伏了大英帝国远东驻马来亚大军,占领新嘉坡。

纪念攻陷英国的远东保垒,日本本土和海外占领地的邮票在胜利宣布后,都加盖新嘉坡陷落纪念邮戳,而伪满洲国竟然可以推出早己印妥的纪念邮票!

上图中的 “伪满洲国”邮票,加印了 “纪念新嘉坡,复归我东亚”的字眼,并加上康德九年的文字。椐悉:该批纪念邮票在2月9日、10日巳印妥,交付新京的邮政总局发行给全满洲之邮局,而当时新嘉坡尚未落入日军之手。

新嘉坡陷落的消息随着无线电正式公布,纪念邮票便在2月16日正式开卖,当时适逢春节,日本、满洲和占领地的邮局便有双重喜庆意味,各邮局外均排着人龙,伪满洲国邮票在一日间便全部售光。

日军从中南半岛登陆,借道泰国进入马来半岛,以三个星期的时间,从马来半岛北端冲杀至半岛的最南部柔佛新山。椐1956年初版的<<近卫步兵第五连队电击战记--新嘉坡总攻击>>作者岩畔豪雄(官阶陆军大佐,特务组织岩畔机关负责人,此机关由藤原岩市之F机关改组发展延伸,组织规模达250人。负责组织教育在马来半岛及新嘉坡战败投降之英国印度军人,成立印度国民军,为建设大东亚新秩序对英军作战,争取印度独立。岩畔机关由六个班构成,包括总务班、特务班、军事班、宣传班及政诒班。)在书中第七章--新嘉坡攻略、这样描写新山对岸的新嘉坡:”新嘉坡乃东方的直布罗陀,驰名的要塞有固若金汤的港口之称。它实际等于是一个毫无防备的岛屿!所谓要塞设施、若干门重炮都是指向海上,面向马来半岛的正方,永久要塞设备皆无。开战以来,狼狈赶急建造轻易型野战阵地,量少质差…….。”

为让大家明白英军当时的布防,从下面大日本帝国内阁情报局出版的写真周刊第206期所刊出的新嘉坡岛地图,大家可以看一看英军投降后、由日军接收并继续使用的军事设施。

昭和17年(1942年)1月31日,在马来半岛的大日本帝国皇军第25军战斗司令所,召集了第一、第五、第十八、近卫各师团的作战参谋、军炮兵队长、防空队长、渡诃作业队长等,下达了准备攻击新嘉坡的命令。当时日方陆上总兵力总计约5万人。

包括了:

步兵27大队 (不计近卫步兵团3个连队)
炮兵14大队 (大炮140门、包含速射炮及步兵炮。)
战车3连队 (135辆)
舟艇180只

航空支援由南方军苏门答腊作战方面转用

从菅原中将统领的第3飞行集团移出的180架战机:

零式战机60架
96式陆攻轻型轰炸机60架
一式陆攻重型轰炸机60架

当时日军巳聚集在新嘉坡北部的对岸新山,2月8日深夜,在日军的炮军部队完成射击准备工作后,各部队便开始渡过浅窄的新山水道,负责右翼进攻的是第十八师团,中央突破的是笫五师团,左翼进攻的则是近卫师团,并首先由近卫师团开火佯攻。

混战中,在中路进军的第十八师团团长牟田口中将负伤。

双方激战至第3天的2月11日,司令部从各主要阵地相继夺得,并估算能挺进全岛最高地段武吉知马山后,便以飞机向市区散发早巳准备的 “ 劝导投降书”。该劝降书除指出双方再战无益外,并指示英军以那些步骤表示降意。

由于战况顺利,日军还乐观地计划在春节前达到攻陷新嘉坡的目标。

但当日军突入武吉知马山,战情便突转。当笫五师团第31旅团(杉浦少将) 和右翼的第18师团会师,守方的炮火也集中火力,令日军部队寸步难行。

守军攻势由南方转移,在强大的炮兵部队支援下展开反击。守军的抵抗极端猛烈,第五师团步兵21连队和42连队接连受损,战况毫无进展。

在新嘉坡市区周边,英军的抵抗也有强化的情况出现,而日军却于此际开始缺乏弹药。山下司令部一面紧急追讨弹药、一面捡讨接下来两日的战情,并暂时中止攻击,情况十分危殆!

2月14日,柔佛新山至新嘉坡的长堤输水管道遭日军炸断,新嘉坡市内供水状况迅即恶化。日军认为:水供突停是迫使英军投降的决定性因素!

日本专攻大东亚战争史、并因此获授紫绶褒勋章的战史作家儿岛襄こじまのぼる(1927至2001)著作的<<史说山下奉文>>传记中、纪录了炸断长堤输水管道之事,认为是决定胜负的临门一脚。他在书中这样的描述:“新嘉坡的食水,原来只靠岛内的水源地不够用,还要从对岸柔佛的送水管输送。在2月14日,池曲参谋为使英军丧失斗志,叫人给切断了。”

儿岛襄著作的<<史说山下奉文>>传记于1969年由文艺春秋刊行。中文译本改名<<马来之虎-山下奉文>>由天津市政协编译组翻译、天津人民出版社于1981年12月出版。

另一位日本作家安冈正隆所著的<<山下奉文正传>>第六章马来之虎第571页,他说:为达影响敌方的心理,切断了柔佛新山水道的输水管。该书由株式会社光人社于2008年4月14日出版,属NF文库书目之一。该书还附有战役胜利的详细分析,很具参考价值。

不少人在战后埋怨英军在物资、军火辎重和兵源都远胜日军的情况下投降,是无心保护殖民地人民!殊不知一个地方若有供水的困难,是难以作长期守城战斗的!最少在90年代以前,显然还是有人没有重视日方在战后检讨马来战役成败的细节。

2月14日晚,英方司令等首脑由于食水及汔油枯竭、召开紧急会议,会中展示了司令官受委有权决定投降与否的最高指示电报,指挥官等一致赞成投降。

2月15日,位于麦里芝储水池东南方的马来亚电台上悬出了白旗。宫本部队的前方英军的阵地也悬出了白旗。

下午2时,松浦部队21连队的阵前突然出现三名代表守军的停战谈判特使,他们是英军参谋长纽碧坚少将,印度第军3团参谋威尔路少校及马来亚总督府书记官长。

第25军情报参谋杉田中佐与两名手下被派往英方交代提示降伏条件细节,当晚七时,司令山下奉文和英军司令官白思华中将双方在武吉知马路福特汽车修理厂中展开会谈,决定投降条款。

经过三个小时的交涉,山下奉文军司令官终于不耐烦地拍打着投降书草议怒问英方: “YES OR NO? “ 至此,英方无奈答允,承诺无条件投降,于是新嘉坡正式陷落。

2月15日晚上10时停战,日军的新嘉坡攻略战至此任务达成。

根据第25军发表的新嘉坡攻略战的战果:

接收英军各种兵器,包括各种野山炮300门,高射机关枪约100门,高射炮108门,要塞炮54门,迫击炮180门,步枪60,000支,自动步枪800 支,重机枪2,500挺,战车机枪62挺,各类子弹33,610,000发,战车、装甲车200辆,机动车、重型货车1,000辆,汽车、货车 10,000辆,军用电话600副,飞机10架及弹药、被服粮食,俘虏100,000人(印度军降后立刻受编接受日本训练,成为后来与英国争取印度独立的主力部队之一,战俘的数目乃有各种不同说法。)守军司令及高级将领等均遭逮捕俘虏。

英军当时的防卫编制:

英、美、荷兰及澳洲联军:陆军部队英兵20,000人,印度兵37,000人,澳洲兵15,200人,当地居民义勇兵16,800人,合共89,000 人。

当时有关新嘉坡的日方纪录:

人口共5,424,858人,其中中国人(日人很细心,情报工作做得很足够,懂得分辨华人的种类。例如华侨、华裔、华巫裔、华欧裔、华裔原住民、华巫裔原住民、华欧裔原住民等;日人也理解:不同种类的华人对中国的认同、也有着远近亲疏不同的层次等。反而不少学者会误以为所有海外华人便等于华侨,便一定亲中,便一定是自己人,以致政治决策或历史研究,出现错误的判断及理解。)2,358,335人,印度人748, 829人,马来人2, 286,495人,白人31, 199人。

日本占领马来半岛期间并发行了下列的邮票,

当年曾经使用这些马来亚邮票的南洋人士,相信十之六、七巳作古矣。(何维炽编译原创)

初稿:2010年7月4日,二稿:2010年8月7日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