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读《两岸应共同学习新加坡》一文有感

25/10/05

作者/来源:小南方朔 http://www.mrsl.com.cn

读了上海的龚志伟先生的《两岸应共同学习新加坡》一文后,心中感慨万分。作为中国人,我们真的非常希望中华民族能够实现伟大复兴。可是“现在大陆有那么多的贪官、那么多的逃官(逃到国外)、那么多的贫富差距”,“台湾的政治制度也有许多问题,有些感觉就像当初大陆搞的文化大革命,狗咬狗的闹局层出不穷,社会不够稳定 ”。

台湾的龙应台曾写过一篇文章:《幸好我不是新加坡人》,字里行间充满的了对新加坡政治体制的反感之情。但是按照我们局外人的看法,台湾的民主体制真的好吗?立法院整天搞的乌烟瘴气的,选举竟然要靠子弹来取胜。难怪成龙说:“台湾的民主简直就是个笑话。”正代表我们的看法啊。台湾的愤青忿忿然欲抵制成龙,龙应台也要为台湾的民主辩护一下。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

大陆的政治体制其实也不好,现在官员们都是由上级任命,他们只顾讨好上级,根本不顾及老百姓的感受,一些地方的官员整天就琢磨如何搞形象工程,如何早日升上去,真正的民生问题他们根本就不过问。至于官场的贪污腐败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无官不腐早就是公开谈论的话题。老百姓就指望能出个青天在本地当官,根本不指望什么监督机构或民主党派来监督了。人大就是个橡皮图章,民主党派就是个摆设。我们老百姓也只能无奈的笑笑。

可是当我们看到新加坡的时候,真的是眼前一亮啊。“新加坡的政冶制度我认为在华人的社会里是最先进的,他比台湾高明、比大陆英明。台湾的政治制度有民主但秩序不够、大陆的政治制度有秩序但民主不够,而新加坡的政治制度达到了民主与秩序的完美统一 ”。

众所周知,在当今世界上,新加坡可以说是中国当代政治家始终给予好评的少数国家之一。在中国执政层看来,这个国家经济持续发展繁荣,法制程序井然有序,社会政治稳定,社会文明程度不断提高,同时又能成功地保持一党执政的稳定存在。新加坡这个东亚国家,这个华人占总人口四分之三的南亚邻居,近二十年来,始终受到中国政治精英与知识分子的特别关注。

新加坡只是一个极小的国家,面积580多平方公里,只有苏州市的1/14;人口400万,约为苏州市的60%,为什么我们对这个“弹丸之国”的经验如此重视呢? 首先,是因为新加坡的成就。新加坡建国只有40余年,取得的成就却令人赞赏。在苏州工业园区启动的1994年,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相当于江苏省、浙江省和上海市的总和!近9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新加坡发展较慢,但到2002年,新加坡GDP仍达到910亿美元,相当于一个中国的经济大省;人均GDP26923美元,相当于苏州市的6.26倍!长期以来,新加坡的经济竞争力一直位于世界前茅,其花园般的环境和良好的社会秩序也不断受到世人称道。新加坡工商业发展十分迅速。新加坡连续四年在全球最具竞争力国家中排名第二.并被《财富》杂志评为世界最佳的商业城市。新加坡是新兴的工业化国家,以制造业为主体,着重发展资本密集型、高技术产业,主要有炼油、石化、船舶与钻井台修造、冶金、机械、电子等,是世界第三大炼油中心,。海运业对外贸易发达。以花园城市闻名。新加坡在通信、海港、空港上拥有世界一流的基础建设.新加坡樟宜机场历年都被评为世界第一机场.新加坡也是世界最繁忙的港口。新加坡目前是继纽约,伦敦和东京之后国际上第四大外汇市场交易中心。新加坡的成功在世界上已成为一个榜样。她的经济建设与发展的成功;她的法治的成功;她的管理的成功;她的清廉不贪的成功;她的海运、航空、石化、电子业的成功;她的清洁与卫生的成功;等等,等等。

新加坡在政治上也是颇有特色的。它是一个在多党民主体制的外壳下成功地保持一党独大的权威体制的国家,一方面,这个国家的政治体制具有多党制民主政治的一般特征:新加坡有定期举行的一人一票的全国公开大选,有合法存在的反对党,反对党可以独立宣布自己的政纲以争取选民支持,议会中的多数党有权组成政府施政,等等。另一方面,执政党人民行动党通过一系列特殊的选举程序设计,通过历史上形成的对政治、经济与社会资源的高度有效控制,以程序合法的方式,在公开竞选中,始终能取得稳定的压倒性多数,从而在多党体制的形式下,成功地保持着一党权威体制的长期独大地位。这种新加坡独大党(Dominate Party)体制下的的民主体制,一方面保持了政治上的稳定与行政运作的高效率,另一方面又通过程序民主的选举与反对党的合法存在,形成对执政党一定程度的监督与制衡。这种通过民主竞选的方式来保持权威政治的模式,使得强势新加坡政府能强有力地促进新加坡的经济快速发展。

上海的龚志伟先生建议大陆和台湾一起学习新加坡,甚至可以请新加坡人担任大陆一些地方的官员,我觉得完全可行,而且新加坡的反贪工作搞的也很好,可以派人来帮助大陆反腐败。至于台湾是否愿意学习新加坡,这个倒是要打个问号了。

---

分类题材: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