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大马 两线制或建第三势力

30/06/10

作者/来源:饶兆斌 竹林杏坛 http://www.merdekareview.com

关于加强两线制或是组建第三势力的课题,这两年来的讨论比较多。民权人士柯嘉逊发表的《马来西亚政治需要第三势力》(Frogs, Dongkeys & Moronic Oxen: A Third Force in Malaysian Politics?)一文中列举英美两国两个大党轮流施政的弊端,指出这种两党制的模式并没有让人民有真正的选择,而且更是约束了人们的选择,并警戒我国政治走上这条道路。

柯嘉逊文中列举了民联的种种问题、提倡组建第三势力来制衡国阵和民联。必须注意的是,文中提倡的“第三势力“斗争模式并非纯粹的议会路线,而是多少走在议会外施压的“人民力量”的道路。

但是,在目前的宪政体制下,政治权力的转换只有来自议会。“第三势力”要有所作为,不得不走议会(意即政党政治)的路线,除非它愿意把自己定位为纯粹的压力团体。那么,“第三势力”无可避免的会直接与国阵及民联竞争。这里暂且不讨论我国选举制度对第三势力的限制,而是在策略上简论“第三势力”是否可取。

社会主义党不组第三势力

在目前政党泛滥的情况下,如果再成立一个新的政党来代表“第三势力”,恐怕是还未壮大本身就先弱化了其潜在盟友。因此,若要搞“第三势力”,比较好的选择是以游离在两大阵线外的政党为平台。但有实力作为“第三势力”的政党并不多。限于意识形态,想组建第三势力的大多是“左倾”人士,能有的选择就更少了。目前在西马,能有作为的大概只有马来西亚人权党和社会主义党。

在2008年全国大选扮演重要作用的兴权会已经分裂成几个派别。被国阵收编的一批组成人民力量党,民联的兴权会人士仍然留在民联,而一批坚持反对国阵,却也不再对民联有所期待的则组成人权党。

从这个党的领导层来看,似乎是兴权会的“正宗”。继承了兴权会在印度人心中的威望,人权党在印度人社群有一定的影响力。在最近的乌雪补选期间,人权党号称两不相帮,并要和“东马共同利益组织”筹组第三势力。虽然在这次补选没有派上候选人,但该党宣称在下次大选会攻打多个国州选区,直接挑战两大阵线。

至于社会主义党,在刚刚结束不久的社会主义党大会,党的领导经过商榷后决定目前不另组“第三势力”,而是加紧和民联合作对付共同敌人,甚至愿意在大选期间使用民联的旗帜和宣言。

该党的一国一州议员都是在上届大选于人民公正党旗下竞逐和胜利,和民联的关系密切。该党国会议员杰亚古玛的长文《两线制与第三势力?》(Two-party system – and a ‘third force’?),很好的阐述了社会主义党倾向民联但不加入民联的斗争立场。和柯氏一样,杰亚古玛指出了两线制的不足,而且在诸多经济观点课题上,社会主义党的立场和民联相左。但社会主义党认识到两线制比起国阵独大是一历史进步,是民主的飞跃。

团结一切反专制力量

相较这两个党的立场,我认为社会主义党的认识和决定是正确的。人权党控诉两大阵线忽略少数族群(印度人)而要和两大阵线抵抗,但却搞不清在大格局下,谁是主要敌人谁是次要敌人的问题。

我想,社会主义党领导人多熟读马恩列等人的经典著作,在政治斗争策略上的认识比较清醒。比如马克思和恩格斯多次在他们的著作中指出团结一切反专制的力量,甚至和潜在的“阶级敌人”合作。他们呼吁“共产党人到处都支持一切反对现存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运动”(《共产党宣言》)。

在1848年的欧洲资产阶级革命中,马恩鼓动工人要去参加这场革命运动,“只要资产阶级采取革命的行动,共产党就同它一起去反对专制君主制、封建地所有制和小市民的反动性”(《共产党宣言》)。领导第一个社会主义革命的列宁也曾说过“利用一切机会,哪怕是极小的机会,来获得大量的同盟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

这里搬出马恩列的学说,并非要班门弄斧或是机械性的套用在不同时空背景下提出的斗争纲领,而是认为,在目前的形势下,争取一切能争取的同志来打击主要的共同敌人才是顾全大格局的正确路线。

无可否认,民联的表现并非无懈可击,但在目前国阵的威权统治下,民联纵然有种种的不足,其反对专制的立场却是进步的。在这种情势下,国阵和民联的两线制并非纯粹英美等国的两个保守政党轮流交替执政的模式,而是进步势力和反动势力的斗争。壮大民联、巩固两线制远比培植新的“第三势力”来得重要。

饶兆斌是美国东北大学政治学系博士研究生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