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在野党批第10马来西亚计划

20/06/10

作者/来源:梁志华 http://www.merdekareview.com

经济学家与在野党领袖异口同声批评第十马来西亚计划(10th Malaysia Plan)含有浓厚的新经济政策(NEP)色彩,为纳吉政府鼓吹的经济改革蒙上阴影。此外,他们担忧政府在第十计划中所拟定的策略,没有明确的落实方案以及有效的监督机制来兑现目标,而且政府在财政纪律方面的问题也令人忧心,最终可能导致第十马来西亚计划如同过去多个马来西亚计划一样,以失败收场。

马来亚大学荣誉教授莫哈末阿里夫(Mohd Ariff,右图)在今天出席由马来西亚经济协会(Persatuan Ekonomi Malaysia)、马来亚大学经济学院(FEA)以及标准渣打银行主办的《第十马来西亚计划》研讨会上表示,从时间上来看,全球刚刚度过经济危机,第十马来西亚计划在这个时候推出正合时宜。

但是他表示,并没有看到第十计划含有任何有关从这次经济危机吸取教训的分析或建议,以便为下一次的危机做好准备。

“根据我的推测,下一波的危机可能比预期来得更早,这可从欧洲债务危机问题中反映出来。马来西亚政府必须拟定一套替代计划(来应对这波新危机)。”

政府没有检讨危机教训

莫哈末阿里夫以贸易为例,这一次的全球经济危机对马来西亚的出口贸易造成重创,从而严重冲击我国经济。虽然马来西亚在危机时期依然保持经常账盈余,这主要是因为进口下降幅度比出口来得高,促使出口表现超越进口。

他认为,政府应该检讨为何马来西亚在面对外部冲击时如此脆弱。

此外,国内私人需求与私人投资在危机期间大幅下滑,虽然是无可厚非的事,但是政府应该检讨为何国内私人消费与投资会在危机期间表现得如此糟糕。

他认为,这次危机所带来的教训是,我国的收入/财富分配严重不平均,以及没有完善的社会保护网,促使消费者不愿进行消费,才会导致国内私人消费与投资低迷。

“从比较发达的经济体来看,如果财富能够更平均地分配,消费者会更愿意进行消费。因此,只有在重新平衡经济与财富均分的情况下,国内投资才可能扮演关键的角色。 ”

新经济政策严重扭曲市场

此外,莫哈末阿里夫也批评马来西亚的市场已经被严重扭曲,导致市场无法有效地运作。因此,马来西亚政府必须扫除市场扭曲的情况,让市场能够有效发挥其功能,经济自然可以取得更好的表现。但是,这一切需要认真的改革行动才能兑现。他指出,所谓的改革牵涉范围从经济到司法、教育、政府政策、公共财政等。

他批评政府似乎没有意识到,市场扭曲的根源来自于新经济政策(NEP)。很明显地,沿用了近40年的新经济政策,依然出现在第十马来西亚计划中,可以说是第十计划的一个大退步。

从新经济政策、国家发展政策(NDP)到最新的新经济模式(NEM),他认为如果想要达到2020年宏愿,政府就必须采取认真的改革行动,将市场扭曲情况完全扫除。

“改革非常重要,没有认真改革,市场扭曲的情况将会继续存在。尽管政府已经推出新经济模式,不过,令人遗憾的是,新经济政策却依然成为这个计划(第十马来西亚计划)的核心成分。”

他对纳吉政府在第十马来西亚计划中,指收入低于马币 2000元的40%低收入家庭中,有高达75%是土著(Bumiputra)感到困惑,并认为在新经济政策推行了40年之后,至今依然还有高达75%的土著深陷在低收入阶层中,只能证明新经济政策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他不明白为何政府还要将新经济政策纳入第十马来西亚计划中。

选择性纳入新经济模式建议

另外,民主行动党籍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左图)也指出,纳吉政府最近推出的新经济模式,本来可以为马来西亚带来亮丽的前景,但是,政府在第十马来西亚计划下,却只是选择自己想要的项目,把难啃的课题排除在外。

更重要的是,纳吉政府在第十马来西亚计划下,并没有解决解决结构性的问题。新经济模式已经把新经济政策的土著扶持元素剔除,包括 30%的土著股权制。但是,第十计划却把30%土著股权继续纳入其中。

实际上,很多商家,包括土著商家向他透露,设定固打制并无法有效协助公司达到目标,反而将牵制资源的有效配置。

此外,他认为在第十计划中保留新经济政策,会导致出现太多的灰色地带。比方说,政府在第十计划下宣布的630亿元大型发展计划,在真正发放时,政府将采取公开竞标的方式,还是延续土著固打制的精神,保留30%的部分给土著,还是个未知数。

私营化计划走回头路

另一方面,潘俭伟也批评纳吉政府在第十马来西亚计划下宣布的私营化与公共—私人伙伴模式计划,可能将走回马哈迪时代的私营化计划模式,最终导致政府因为拯救陷困公司而债台高筑。

同时,他对纳吉政府强调,将以公开竞争和绩效的方式发放工程计划不抱乐观态度,因为政府在近期发出的许多计划中,都是通过直接颁发给大企业,甚至连以不公开竞标的方式都没有。

“比方说,政府在近期将一块土地发展权直接颁发给纳沙集团(NAZA)下的Naza TTDI,作为交换,该集团将为政府新建一座总值6亿2800万元的大厦。但是,根据市场估计,政府给予的那块土地发展价值估计达150亿元。当我在国会咨询时,政府给予的答复是,该公司最先提呈计划,所以颁发给它。”

他指出,纳沙集团与贸工部的关系非浅,从进口准证(AP)开始建立密切关系,这根本就是裙带关系。此外,他也批评在我国拥有许多五星级产业发展商的情况下,为何政府直接把3000英亩的Sungei Buloh土地发展计划颁发给雇员公积金局,以及把sungai Besi机场的重新发展计划直接颁发给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机构(1MDB)的做法,因为这两家官联机构根本不是产业发展领域的专才,而且有违当初提倡的公开招标与绩效标准。

缺乏监督与执行机制

另一方面,马来亚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拉惹拉西亚(Rajah Rasiah)针对第十马来西亚计划所拟定的策略,没有明确的落实方案以及有效的监督机制来兑现目标表示担忧。他指出,政府在第十计划中让所有人享有更公平的机会是正确的做法。

不过,拉惹拉西亚(左图)质疑政府是否有建立有效的监督机制来确保这个目标可以达致。他坦言,津贴可以有很多形式,包括政府给予的拨款或奖掖。马来西亚目前面对的最大问题,是津贴的错误配置。如果在第十计划下,没有建立正确的监督机制,这些津贴最终难以转变成生产力的提升。

此外,虽然政府在第十计划中一再强调创新的重要性,但是,他并没有看到政府设立明确的机制,来监督创新领域的发展,包括政府给予的资金援助,确保这些创新措施最终能够转变成实际的生产力。同样地,他在创投资本方面,也没有看到一套完善的监管机制。

“政府有必要重新检讨对私人领域的援助支持。我不是反对政府辅助私人领域,实际上,在一些创新领域,私人界的确需要政府的资助。但是,对于那些二十多年来一直享有津贴援助的企业,至今仍无法改善生产力,那么,政府有必要重新检讨,是否需要继续给予津贴援助。”

莫哈末阿里夫也认同,政府虽然在第十马来西亚计划中列出本身想要达到的目标与数字,但是,如果没有一套完善的机制来监督与执行,这些目标难以达成。此外,他也批评政府对第十计划中,没有为所提出的策略制定明确的落实方案。他指出,除了630亿元的高经济效益发展计划之外,他并没有看到任何清楚的落实方案。

私人投资目标难达

另一方面,拉惹拉西亚针对私人投资在近年来严重下滑的情况,提出本身的看法。他认为,私人投资下滑,主要是因为竞争力的下滑。

在任何经历转型的经济体中,如果在转型后,所有领域能够继续保持成长,才算是成功的经济转型。但是,在马来西亚,当我国转入服务领域后,制造领域却出现下滑趋势,这主要是因为竞争力的下滑。

莫哈末阿里夫则认为,政府要达到6%的成长是非常艰难的挑战,按照政府计算,这需要私人投资每年保持12.8%的增长。但是,他质疑私人投资如何从第九马来西亚计划下平均只有2%的成长,可以飙升至12.8%的成长,或相当于每年115亿元的投资额。

他认为,政府很难可以从国内取得这笔庞大的投资,因此,只能依赖外资直接投资。但是,外资直接投资目前既能保持1%的成长,显示我国在吸引外资方面面对很大的结构性问题。

政府财政纪律松弛

最后,莫哈末阿里夫对纳吉政府在财政纪律方面的问题感到担忧。他指出,政府在过去多个马来西亚计划中,每一次都是出现预算超支的情况,导致财政赤字的恶化。

政府在第十计划下预测,在经济成长6%的前提下,直接税收占政府收入的比重,将从49%提高至53%。但是,在走向高收入经济体模式的国家而言,直接税收的比率应该是减少,而不是增加的。

他担心,如果政府的收入增长速度无法跟上营运开销的增幅,届时,政府债务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可能比预期的2019年,更快达到100%的比率。因此,他认为,纳吉政府必须有谨慎的财政纪律,才能有效地管理经济。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南洋华社_nychines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