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李显笼的访台具有深刻的国际政治背景

17/07/04

作者/来源:- http://www.lh168.net/bbs

[时事中国消息]:新加坡乃是美国在东南亚的桥头堡,是东亚最反共最反华的国家之一。虽然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由于美中关系的改善,新加坡这个美国的忠实走卒,似乎也顺从其美国主子的意思,而有所收敛,因此新中关系有所改善,但新加坡的这一美国在东亚的最忠实走狗的角色,并没有根本改变,或者说根本没有改变。一旦美中关系走僵、或者美国需要对中国进行某种“围剿”胁迫时,它就会迫不及待地跳出来,猛咬中国。

我们大家应该都还记得去年萨斯期间,温总理和东盟协调共同防御萨斯的会议,新加坡总理吴作栋,拒绝了温总的提议,更还极端诋毁中国,并四处散布谣言说萨斯在中国两三年都不可能控制,建议国际投资将到中国的投资分流到其他国家。萨斯究竟如何源起,大概已如陈水扁的枪击,永无法寻其真正源头。然而种种迹象表明,萨斯乃美国针对中国的一次试探性或者警告性的生化战之可能性极高。而一旦明白这点,则新加坡那时的极为肤浅极为嚣张极为落井下石的举动,也就完全符合逻辑了。

胡温仅仅以一两个月时间就迅速控制了萨斯,让新加坡颜面丢尽。然而如果以为新加坡会为此就感到愧疚,那就大错特错了。新加坡乃是美国的走狗,它的地位决定了它只要听主子的话,咬错了人或者咬掉了牙齿,也是不要紧的。它的叫嚣,不过是美国在后伊拉克战争时期加紧部署围堵中国的先声一步而已。这个实质,决定了新加坡这个鸟过不拉屎的弹丸小国,这个本身拥有百分之八十华人血统的国家,在萨斯闹剧余波尚未落定时,就又急匆匆地跳将出来,冒天下之大不韪,不但挑战中国之主权,更敢于挑战天下华人,派其所谓副总理去台湾谈论所谓共同防卫问题,而且恰恰是在美国那个什么斯,刚刚访问北京之后。这个李显笼,大概也是迄今为止中国的邦交国中,最高级别的在职官员访问台湾。--而况竟是去和台湾谈防卫问题,也就是公然讨论如何武装台独分子,抵抗中国!这个举动,不但已远远走在其他国家前面,更还远远走在了美国和日本的前面!

以新加坡的那点放屁不响的实力,如果认为是它自己突然神经病而来挑战中国,那一定是极为愚蠢的认识。联系过去的一系列的事情,包括美国、日本,和台湾陈水扁的诸如公投啊军购啊,等等,毫无疑问,这些乃是一系列早已安排好的举动。李显龙乃是秉承美国主子的意旨,对中国在台湾问题上之底线的进一步试探,而且这次的底线,不再是遮遮掩掩的,而已经是把中国当局的裤衩,当局的最后的一块遮羞布,一把扯了下来!

这一系列的不断挑战底线、跨越底线、再挑战底线、跨越底线的举动,乃是兵法上的一个非常常见的谋略。但正如美国那个黑人什么斯回去之后所说,她的访问证明了中国当局领导层在台湾问题上,其实至今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这消息首先正为新加坡海峡时报所登载)、和一个明确的应对策略--需要指出,这个说法如果属实,那将是极为危险的,将极类似于南宋的局面,我认为问题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央在此关键时期,因为一些原因,无法有一个统一的集中的高效的决策机制--这就给了他们以足够的可乘之机,一如南宋时一般。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美国及其走狗新加坡等,正是因为判断出中央现在出现的这个极不该出现的局面,因此才敢于作出这样的直接挑战中国的主权的举动。当然,需要指出,美国让新加坡这样的小国来作,是因为它并不想自己直接出来作这个事情,因为它不想承担直接和中国挑战的结果,这也是一切强权国家在对另一个强权时常见的情况。它总是先派一只狗,出来骚扰,这样自己可进可退,而不必冒和中国直接正面碰撞的结果。

那么中国该怎么作,达到遏制此一局面诱发骨牌效应,从而形成对自己更加极为不利的结果的局面?

结果非常简单:必须在最短时间内,以最坚决、最果断、最严历、最彻底的方式,在新加坡这个狗爪子最能感受到疼痛,或者是我们最能让这杂种感受到疼的点上,对其作一次最严历的打击,这一打击,虽然不可能改变它继续将作美国走狗的局面,但至少使得它及其美国主子感受到中国当局是敢于下狠手、下毒手的,是已经有决心去将“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口号,以最大的能力,最大的决心,付诸行动的。新加坡这个美国狗腿伸出的爪,如果不将其斩断,至少将其打得骨折,疼痛一些日子,如果当局这次又出现政策不清晰、没有明确的目标的软弱性,那么下面将恐怕会更加被动,美国及其爪牙们,将会更加快速和肆无忌惮地实施其围堵中国的战略!

这里附带说几句:在新加坡的新移民,从自己及子孙的未来考虑,宜于尽力对新加坡当局的此一举动加于反抗遏制。否则,我只怕数年前我对以为准备移民新加坡的朋友的忠告,及在未来台海战争中,新加坡将可能和中国以某种形式对抗,中国固然必将对其进行足够的打击,然而在新加坡的大陆新移民,恐怕将要深受其害--这个预言,将很快成为现实。也希望我的老友们放长眼看,莫要种下错误,将来悔之无及阿。

---

分类题材: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