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赌场规章举措矛盾

14/06/10

作者/来源:新聞晚報 http://big5.xinhuanet.com

近来,新加坡政府为了吸引更多游客,竟然推出了两个带赌场的综合娱乐城,不禁让外界为这个“道德国家”的大胆举动感到新奇。

然而,新加坡政府一边批准赌场的开设,一边又出台各种严格的规章制度对其进行限制。看似矛盾的举措,更让人感到惊讶。

  两家赌场开始“吸金”

建国几十年以来,新加坡一直严厉禁止赌场和赌博业,担心这一行业形成规模后,带来洗钱、赌瘾成疾、色情业等衍生问题。新加坡开国元老之一、现任内阁资政李光耀曾说过,新加坡要开赌场,除非“跨过我的尸体”。

但随着赌场在亚洲其他地方出现,迎合了一大批有钱又好赌的亚洲人的胃口,新加坡也不愿失去这个机会,在2005年就是否应该开设赌场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时至今日,两家气势恢宏的赌场已经在新加坡开始“吸金”,并且得到了李光耀的认同。

今年2月初,新加坡政府向新加坡圣淘沙名胜世界有限公司发放了赌场执照。由此,该国自1965年建国以来的第一家赌场宣告诞生。

赌场位于圣淘沙综合娱乐城中心部位,面积约达1.5万平方米,仅工作人员就超过2300人,堪称大型赌场。据悉,赌场内设有200张赌桌,客人可以玩二十一点、扑克等,同时还设有500多台老虎机。

新加坡另一家附赌场的度假胜地、美国拉斯韦加斯金沙集团属下耗资80亿新元兴建的滨海湾金沙娱乐城原本计划在去年底开业,后因建筑工程被耽误而延期至今年4月份开业。

  展现新加坡“野心”

两家赌场的问世,改变了新加坡的旅游景观,增加了用以吸引游客的旅游资源。同时,这也完全暴露了新加坡政府“野心勃勃”的目标 ——让这个长期以来严守惯有规律的社会得到释放,与迪拜甚至纽约争夺国际性集散中心的地位。

作为曾强硬反对赌博业出现在新加坡的代表人物,李光耀最终还是改变了一贯的立场,并宣称赌博业将成为关系到新加坡未来发展的关键因素。

李光耀说,如果拒绝赌博业的进入,可能给外界带来一个信号,即“新加坡希望固步自封,不愿意改变在人们印象中的旧形象——一个干净整洁、没有口香糖的城市”。

李光耀之子、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也表示说,新开设的赌场,或许能够给新加坡带来像伦敦、巴黎及纽约那样游客繁盛的景象。

新加坡旅游发展局则在回答针对两个综合娱乐城的问题时表态说, “它们的开发是我们彻底改造新加坡这个城市的大计划的一部分,我们立志于将新加坡变成一个既让人激动、又适合居住的国际性城市。”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研究人员吉利恩‧高说,新加坡目前的战略是从“贸易集散地或制造业中心”转型为“服务中心”,而这两个综合娱乐城的设立正式其中的一部分。

对于赌场的设立,吉利恩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关于是否开设赌场,社会上一度有许多的争议,政府也曾反对这个计划,”他说, “但现在我们都接受了,因为我们知道如何对待这些事物。这也体现了我们国家的创新性。”

  给本地居民设限

不过,事态的发展能否如新加坡政府所愿,赌场的设立是否能进一步改变新加坡的社会文化氛围,甚至是在国际社会上的形象,目前还无法盖棺定论,还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

赌场已经开业,但长年循规蹈矩的生活模式已经在新加坡生根发芽,无法在短时间内消除。于是,即要开放,又不敢开放太多太快的矛盾成为现状。

在赌场开业后,新加坡政府不仅没有大力推广,甚至还出台了部分限制政策。例如,政府为了避免国内掀起赌博热潮,特意对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住者征收赌场入场费,费用为每天70美元或者每年1400美元。此外,大约3万人被自动禁止进入赌场,其中大部分为领取政府救助金或已申请破产的人。

分析人士指出,新加坡开设这两个赌场的主要意图是为了吸引热衷赌博的外国人,因此才会对国内民众作出如此多的限制。但即使是针对外国赌客,新加坡政府也严格规定了赌场的上报制度,导致赌场无法对那些烂赌鬼产生太大的吸引力。一般来说,这些烂赌鬼的“慷慨解囊”往往占到赌场收入的相当一部分。

在允许设立赌场的同时,新加坡政府还制订了一系列的标准,例如赌场只能占综合娱乐城总面积的一小部分。圣淘沙综合娱乐城及滨海万金沙娱乐城的赌场,建筑面积都不到整个娱乐城面积的3%。

  严格政策妨碍发展

除了赌场外,圣淘沙综合娱乐城还包括一个环球影城主题公园以及多家酒店,其中许多出自美国著名建筑师迈克尔‧格雷夫斯之手。据罗宾介绍,自从娱乐城开张以来,酒店入住率居高不下,周末达到平均90%,工作日也达到了80%。环球影城主题公园是吸引游客们的一个热点,但赌场毫无疑问也是,不过罗宾没有透露前往赌场娱乐的游客的具体数量。

根据新加坡媒体的报道,截至目前,前往两个赌场“休闲娱乐”的人大多是还是新加坡当地居民,与此前的预期有所不同。另外,滨海湾金沙娱乐城的赌场4月份开业后,一度遭遇供电故障等问题,引发了不少抱怨,媒体也就此作了报道。

因此,这两个附带赌场的娱乐城在全负荷运营后,是否能够真正吸引游客,尤其是国外游客,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人敢打包票。部分专家指出,受到新加坡国内严格限制措施的影响,赌博业能够带来的收益将十分有限。

新加坡旅游发展局则在回答针对两个综合娱乐城的问题时表态说, “它们的开发是我们彻底改造新加坡这个城市的大计划的一部分,我们立志于将新加坡变成一个既让人激动、又适合居住的国际性城市。”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研究人员吉利恩‧高说,新加坡目前的战略是从“贸易集散地或制造业中心”转型为“服务中心”,而这两个综合娱乐城的设立正式其中的一部分。

对于赌场的设立,吉利恩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关于是否开设赌场,社会上一度有许多的争议,政府也曾反对这个计划,”他说, “但现在我们都接受了,因为我们知道如何对待这些事物。这也体现了我们国家的创新性。”

  分析人士指出,在澳门这个亚洲博彩旅游业最发达的城市之一,赌客们经常在专门导游的带领下辗转于各个赌场之间,后者在提供服务的同时完全确保他们的隐私不受侵犯。但在新加坡,政府要求这些导游提供赌客们的姓名、护照编号及完税证明编号。

如此情况下,赌场不得不亲自到国外寻找潜在的赌客,尤其是挥金如土的富翁赌客。

  发展前景各执一词

对于赌场的拥有者来说,如何获得更多的商业利益才是关键。娱乐城管理方的期望是,赌场的收入能够成为整个娱乐城收入的大头。

但新加坡众多的严格规则决定了,该国国内的赌博业也将具有鲜明特色。新加坡旅游管理局已经表示,除了限制政策外,这两个带有赌场的娱乐城还要在“整体吸引力” 方面与其他没有赌场的娱乐城竞争。

滨海湾金沙娱乐城负责人汤姆‧阿拉西对赌博业可能对新加坡造成的影响分析地十分透彻。他指出,对于新加坡这个国家来说,“赌博业相当重要,但却不能是唯一”。

“之所以说它重要,是因为赌城的设立能够满足赌客们的需求,这是个巨大的市场,”阿拉西说,“如今,新加坡已经能够提供这样的服务,而且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具备相当的竞争力。 ”

圣淘沙名胜世界有限公司发言人罗宾‧吴显然更加谨慎。他说:“我们承认,新加坡政府的规则对赌场来说的确有点不友善,但我们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些规则,我们了解缘由。 ”他指出,外界担心赌场的设立“可能带来一系列社会弊端和问题,影响新加坡昔日在国际上留下的质朴、纯洁的形象”。

德里克‧达库尼亚是《新加坡投下赌注》一书的作者,该书专门分析了赌场及赌博业可能对新加坡产生的影响。对于娱乐城以及新加坡旅游业的未来,达库尼亚有自己的看法。

“如果让我说,我的观点是,那些指望综合娱乐城这个整体概念来吸引游客的人,得到的最终结果很可能是失望,”他说,“对于旅游业来说,我们目前拥有的仅仅是简单的博彩旅游业。”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