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简介 依赖性发展与工业秩序

17/09/07

Frederic Deyo (1981) Dependent Development and Industrial Order.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依赖性发展与工业秩序》一书的作者是美国的劳工经济学者。他从一个官僚专制式的企业理论架构,来分析新加坡在一个世界性的工业生产市场体系之内,政府,雇主与工会之间的阶级关系。

这一本著作是探讨新加坡在工业化的过程里,人民行动党,外资跨国公司和新加坡职工总会之间的权力架构关系。作者分析了这三个组织之间的权力分配,以及彼此之间所扮演的不同经济角色。

在这一个新建立的工业秩序里,人民行动党和跨国公司组成了,一个双方关系平等的经济联盟。人民行动党是利用跨国公司彼此之间的商业竞争,来牵制个别的跨国公司,从而减少了跨国公司同步联手的政治压力。在鹤蚌相争,渔人得利的情况之下,赢得了和跨国公司阶级,平起平坐的政治实力。

因此,新加坡政府和其他发展中的经济体相比之下,在政策的决定方面有相对大的自主权。在这一权力架构下,新加坡职工总会处于最下方,于是成为这个经济联盟的行动代理人。

在这一个官僚专制式的企业架构里,人民行动党把,新加坡职工总会屈服于其政治权力之下,指派新加坡职工总会,遵从与满足跨国公司的商业意愿,为新加坡的制造业经济,提供驯服的与低廉工资的劳动力。

因此,人民行动党通过立法的途径,付于新加坡职工总会,应有的控制与管理工人的绝对权力。于是乎,新加坡职工总会,完完全全的掌握了,治理新加坡工人的无上权力。

新加坡职工总会没有竞争对手,因为其他不附和人民行动党的职工会,已经几乎完全被查封。但是新加坡职工总会,在这新建立的工业秩序里,还是没有独立的政治权力,所以完全没有能力直接和跨国公司进行交涉,除非有人民行动党,出面作为政治后台。

此外,在这一个新建立的权力阶级架构下,本地的私有企业,在新加坡工业化的过程里受到排挤,因而在工业经济里只扮演了很小的角色,虽然这并不是政策目的或者是刻意的政策结果。实际的情况是,政府政策在积极鼓励外资企业的投资时,几乎全面的忽略了本地企业的相应发展。此乃所谓的‘吾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

在1970年代中期,新加坡工人不仅经常跳槽,而且有不良的工作态度,为此人民行动党通过新加坡职工总会,试图建立一个新的工业社会,让工人分享一些物质利益与政治上的特权,以安抚工人的不满情绪。

人民行动党在这一个转变的过程中,为了试图减轻其专制的形象,改而为家长式的形态,来管理社会与职工会。希望通过家长式的管理,在形式上让工人分享一些经济成果。

总而言之,在新加坡的工业社会里,人民行动党通过国会立法,来满足跨国公司阶级对廉价与驯服劳工的商业需求。新加坡职工总会作为经济联盟的代理人,则尽忠职守的执行新的劳工法令,以满足外国投资者对劳动力的需求。

在这一种社会架构下,新加坡工人沦为经济体系里毫不起眼的生产‘数据’处在社会的最最下层。与此同时,新加坡的本地华人企业也在工业化的浪潮中,被排挤到新加坡主流经济的边沿,不再扮演举足轻重的经济发展角色。

这一本著作对新加坡的三个最主要的经济主角,政府,外资企业以及职工会的交互关系给予另类的分析,从而呈现出新加坡经济发展的另一个层面。

---

分类题材: 书评_books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