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在林清祥平反的背后

09/05/10

作者/来源:寒山(2009-03-05)http: //www.rfa.org

1981年初的某一天,上海华东医院收治了一个来自新 加坡的病人。这个病人名叫林清祥,在中国探亲期间突发心脏病。上海华东医院是一所供高干和少数高级知识分子就诊的特殊医院,党外人士没有统战部门的介绍一般是进不去 的。这个林清祥当时的身份既不是政府官员或外交人士,也不是商界名流,那么他怎么能被安排进这个医院的呢?

原来,80年代的林清祥虽然是一个没有任何地位的普通 人,但五,六十年代他却是新加坡乃至东南亚大名鼎鼎的左翼政治人物,他和马来亚共产党有着密切联系,被认为是马共在新加坡的统一战线的代表人物,而马来亚共产党又是 直接受中共影响和支持的。有这样一个背景,他能住进华东医院就不是偶然的了。

今天知道林清祥这个名字的人并不多,但在互联网上可以搜索到大量有关他的材料和评论,图书馆中也有很多和他有关的书籍。我们在这个节目中介绍这个历史人物,不但是为了了解50和60年代在中共影响下的革命运动,更是为了从一个特殊的角度来谈谈国家政权和历史记忆之间的关系。

半个世纪前,凡是关注东南亚政治的人都知道新加坡独立 运动中的双雄:一个是李光耀,另一个就是林清祥。他们都是华裔,但家庭背景和社会经历完全不一样。林清祥1933年出生于新加坡福建人社区一个平民家庭,从少年时期就深受从中国大陆传来的左翼思想影响,由于参与和组织左翼学生运动而被开除出中学。后来他加入马来亚共产党的外围组织“反英同盟”,为新加坡的独立而斗争。

在50年代初,20出头的他成为新加坡工人运动的领袖,组织了一系列罢工和工会运动。当时在新加坡的华裔中,李光耀代表了在英国教育制度下成长起来的中产阶级和职业阶层,奉行社会民主主义,构成独立运动中的温和派或右翼; 林清祥则代表了工人和下层民众,政治纲领中有强烈的社会主义色彩,代表了独立运动中的激进派和左翼。1954年11月两派联合成立了一个为民族民主革命而奋斗的联合阵线 –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

1956年英国殖民当局和一个由13人组成的新加坡各界代表团在伦敦商谈从自治到独立的宪制安排,林清祥和李光耀双双与会,是代表团中最耀眼的明日之星。

林清祥是典型的魅力型政治领袖,他的亲和力和演说才 能,尤其在大政治集会和基层动员的场合,是李光耀难以企及的。和当时很多亚非国家独立运动的领袖不一样的是,林清祥一直在中文学校读书,没有西方教育的背景,也不是殖民地本土精英,然而他却是一呼百应的草根英雄。

正是通过他,李光耀的政治集团才能和占新加坡人口绝大 多数的普通华人发生联系,使得人民行动党成为一个群众性政党。但1959年新加坡大选后取得自治,李光耀成为自治后第一任总理并组成人民行动党政府时,党内左右两派的政治分弃 日益尖锐,林清祥为首的左派于1961年退出政府和人民行动党,另组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成为左派反对党。

林清祥的政治生涯很快就在冷战和世界革命的背景下悲剧 性地终结了。

1963年2月,英国殖民当局和新马两地的政府联合发起名为“冷藏行动”的大逮捕,把100多名社会主义阵线的主要领导人和骨干投入监狱,罪名是充当马来亚共产党的外围组织,企图和国际共产党里应外合,颠覆新加坡政 府,把新加坡变成“亚洲的古巴”。

1969年林清祥发表了一个声明,表示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由于中苏分裂而失败,他从此放弃政治活动,此后他获得释放,但条件是必须离开新加坡,前往伦敦。这实际上是变相流亡。他在伦敦一直住到1979年,新加坡政府才准许他回国, 他于1996年去世。

那么,林清祥的政治经历和中共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下次 节目再接着介绍。

我们上次开始介绍新加坡独立运动中的左翼领袖林清祥,他是新加坡乃至东南亚的50和60年代民族主义运动中的左翼领袖,很多人,尤其是英国殖民政府和右翼民族主义者认为他是马来亚共产党在新加坡的代理人,1963年他以这个罪名被逮捕,一直关押到1969年才释放。

在20世纪的民族民主运动中,共产党在很多国家或是公开和民族主义者结盟,如中共和越共;或是在很长事件里用民族主义和民主主义掩盖自己的真实面目,例如古巴的卡斯特罗和柬埔寨的波尔布特,等到全面控制政权后才公开自己的政治身份。

东南亚是国际共产主义势力非常强大的地区,尤其是马来亚共产党和它背后的中共,可以说渗透了这个地区的民族主义运动,尤其是它的左翼。

那么林清祥究竟是不是共产党呢?关于这个问题,无论是英国殖民当局还是后来的新加坡政府都没有发现任何确凿的证据,虽然他的言论和思想都和共产党非常相近。用中共当年在多次政治运动中搞政治迫害使用的术语来说,这可以叫作“事出有因,查无史据。”

冷战结束以后,共产党势力在东南亚全面瓦解,东南亚国家,包括非常反共的新加坡的“恐共”心理逐步消失,开始允许讨论冷战时期的一些重要而敏感的问题。过去在官方的历史叙述中,林清祥既然是打着民族主义旗号的共产党,他对民族独立作的贡献自然就差不多一笔勾销,整个独立的历史都算到了李光耀和他领导的人民行动党的头上。

这个由官方钦定的历史记忆在90年代后期受到挑战,很多人提出既然没有证据证明林清祥是共产党,那么他就是民族主义的斗士,把他排除出新加坡的历史叙述是不公正的。加入这场讨论的不但有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历史学家和左翼人士,而且包括英国的一些左翼历史学家,他们在查阅了解密的英国政府档案后也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证明林清祥是共产党。今天如果上网搜一下,有关林清祥的讨论中很多都和他究竟是不是共产党有关。

其实,有关林清祥究竟是不是共产党的讨论有两个误区。第一,对于了解共产党统一战线和秘密工作策略的人来说,如果林清祥是共产党,那么最终能证明他身份的材料根本就不应该到新加坡和英国政府的档案里去找,而是等将来马来亚共产党甚至中共的秘密档案解密。还有一种可能,根据中共的经验,像林清祥这样地位的人如果是地下党,那为了他的安全很可能连文字档案都不会有,只有少数高层领导人心里知道。

第二,从恢复历史真相和实现社会正义的角度来看,哪怕林清祥是共产党,这也不能成为抹杀他为独立所做的贡献的籍口。无论是谁,只要为民族独立作过贡献,就不能以他的党派身分为由把他排除在历史之外。

其实,与其猜测林清祥是不是共产党这个很难有答案的问题,不如看一看他的思想和语言在多大程度上受到毛泽东思想的影响。如果看一下林清祥作为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领导人所作的讲话和写的文章,一个熟悉毛主义的人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很多证据,说明他从哲学观念,思想理论,政治策略到组织纪律各方面都对毛泽东的一套东西非常熟悉。如果没有证据说他是一个共产党人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他是一个毛主义者。

那么,林清祥是怎样的一个毛主义者呢?我们下次接着介绍。

我们上次说到新加坡50-60年代独立运动的领袖林清 祥究竟是不是共产党这个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多大程度上他受毛主义的影响。

林清祥当时的身分是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的秘书长。如果仔细阅读他在社会主义阵线大会上和其他场合作的报告,熟悉毛泽东政治话语的人可以很容易看出二者的雷同。毛主义革命的一个主要特色是用所谓毛泽东的哲学思想指导工作,林清祥在他的报告和文章中在谈到独立斗争中的策略和方针时频繁使用“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以及”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 “之类概念。尤其是他的一篇”自由散漫的思想根源与表现“,和毛泽东那篇著名的”反对自由主义“实在太类似了。

和毛泽东一样,林清祥认为自由散漫的根源是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出身及影响,列举了它的各种表现,政治思想上和党不一致到组织纪律不严和个人生活作风的松松垮垮,并提出了纠正方法,特别是政治学习,批评和自我批评等等。可以说,毛主义渗透了林的语言,当然也是党的语言。林清祥1996年去世后,他过去的同志悼念他的语言也充满了毛泽东的语言特色:说他“生的伟大,死得光荣”和 “死得比泰山还重。”正因为在林清祥时代毛主义就已经渗透了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林清祥之后的这个左派政党才会在中国文革期间完全变成了一个毛主义运 动,追随文革的路线,完全脱离了新加坡的政治现实,导致了自己的迅速衰落,被人民彻底抛弃。

我们今天介绍林清祥,不仅仅是谈历史,更重要的是谈这段历史对今天的影响。本来在新加坡官方历史叙述中,林清祥是一个反面人物,对他的介绍常常是一笔带过。冷战结束后,随着政治气氛的宽松,很多人对这种处理不满,开始公开讨论林清祥的历史地位。

从90年代后半期开始,林清祥对独立运动的贡献开始在 新加坡的学术论坛和公共讨论中出现。2007年最新版本的由新加坡官方编订的学校历史教科书中有一页多的内容用来介绍林清祥,配有他的照片,说他是“50年代和60年代早期政治生活中的杰出人物”,他领导的工会是最有政治影响的,还用方框突出了李光耀在50年代对朋友的一段话,说林清祥是新加坡未来总理的人选。尽管这段内 容并非出现在教材本文,而是放在有关独立那一章之后的课外阅读中,但对李光耀过去的政敌给予如此评价,不能不出乎很多人的意外。

对于中国人来说,这段和林清祥有关的历史很有现实意义。威权体制下的新加坡自邓小平时代就一直被很多中国领导人视为在西方民主国家之外的治理有方之地,代表了所谓“亚洲价值观”,他们还前往“取经”,称为“新加坡经验”。既然如此,新加坡历史教科书如此有气量处理李光耀过去的政敌,为什么中共的历史教科书不能吸取这个“新加坡经验”,客观介绍蒋介石和国民政府对民族独立和国家建设的贡献?如果李光耀和那些新加坡官方历史学家不怕如此介绍林清祥会给自己政权的的合法性带来麻烦,那么有“三个代表”自信的中共不更应该为“和谐社会”着想,“实事求是” 地把从1927年,或者甚至更早,从911推翻帝制开始到1949年中国到底有没有一个合法政府,中国当时究竟是不是一个“共和国“这个问题对13亿人民作一个交代吗?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