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大馬新加坡兩岸情

14/08/00

作者:陳再藩 日期: 14-8-2000 来源:星洲日報

http://www.sinchew-i.com/special/lee/sslecom.shtml?/2000/08/14/scyl000.html

從今天開始,新加坡資政李光耀官訪大馬4天,陸路來,空路回。

李資政在新加坡國慶後, 蒞訪國慶前的馬哈迪,對岸的新聞說,他親訪大馬,是想瞭解這三兩年來大馬的變化。

新加坡與大馬不只歷史淵源深厚,政治、經濟、社會、地理上更是十分 “貼近” , “貼近” 得時有貼身的摩擦和口角。李光耀在此時正式官訪幾乎同齡的我國首相馬哈迪顯然對雙方深化彼此的溝通大有幫助。

目前,李資政與馬哈迪同是東南亞區域 “在政” 年齡最久的領袖,兩人風格也許不同,但處事剛強的性格,都充份顯示在雙方治國的手法上。

說到瞭解兩國“情況”,在大馬,民間流傳一個政治笑話,話說兩國領導人有閒情一起在新柔海峽泛舟垂釣,島國領袖一無所獲、馬國領袖魚穫頗豐。島國領袖問馬國首相,兩人同處一舟,為何只有一人有收穫。馬國領袖說,你那邊的魚都不敢開口,怎會上鉤?島國領袖又問,你那邊呢? 馬國領袖說,我讓他們開口,一開口,便抓!

這則笑話流傳已久,也許雙方領袖也早已聽聞。

但幾年來東南亞在政經方面都經歷巨變,新加坡趁東南亞經濟風暴後的這段養傷期,更具體地建構起新的知識經濟基礎,在文化與社會方面,該國大力投資文化藝術的軟硬體,期盼在數年之內提昇為世界文化之都。

顯然,新加坡清楚未來的經濟基礎雖然不再有國域之分,但社會文化生態的優劣卻決定了智慧員工的游牧取向,因此,該國已從生活硬體的精緻化走向精神生活的優質化。

在這個進程裡, 新加坡當然碰上了西方對她詬病已久的言論自由問題,不久前,該國宣佈設立類似海德公園式的自由論壇。

雖然國內外都有人對新加坡的自由空氣置疑,也不會輕信新加坡會接受西方那種無所顧忌的全方位自由言論和政治表達方式,但新國政府有意擺個言論自由的櫥窗,其意圖是十分鮮明的。

反觀大馬,經濟風暴挾著政治風暴,稍獲喘息之後,邇來宗教、司法與社會動蕩都成了國內外人士關注的焦點。

東北岸的失陷,巫統政治人物的纏身問題, 處處陷大馬首相馬哈迪於時時救火的動作中。

李光耀說馬哈迪是位充滿活力的領袖,此言不差,首相的幹勁、鬥志和十幾年來都有過人之處,但歲月讓李光耀成為李資政,政權轉移基本上可說已告完成,在大馬方面,自從安華與首相決裂之後,原本看似跨世紀大局已定的政權結構,反而出現太多的未知數。

李光耀說大馬有個充滿活力的領袖,卻不等於我們已經為新世紀的挑戰准備了穩定和有能力的領導班子。

大馬的內閣風格依舊是黨政力量分配下的權宜結構而非智慧型政治官僚的組合, 這種過渡與轉型的速度,決定了國家未來的發展方向和穩定。

最近圍繞著安華案子的民間集會與言論自由似乎印證了我方有魚上鉤的悲劇性笑話,但民間對政治素質的透視力已經與從前大不相同。

兩位年逾70的領袖會面,也許會“惺惺相惜”雙方曾經走過的那段政治歷史生態,只是,接下來的人民,已經為自己開了很多很多的天窗,在對岸,不是一個海公園式的小角落便足夠,在此岸,也是鎮暴警隊的水車所能沖刷的。

兩岸歲月, 已是另番天地了。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