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花旗与太子奶被破产恩怨

27/04/10

作者/来源:吕静莲 南方都市报 http://www.chinanews.com.cn

太子奶称,花旗的一系列行为,包括强逼抵押土地,单方在开曼诉讼,是造成太子奶经营动荡的最主要原因。

  “太子奶被破产”及“太子奶诉花旗索赔10亿元”案又有了新进展。4月24日,一直处于沉默状态的太子奶集团三大高层首次向本报独家透露“破产风波”的来龙去脉,并称近日将向湖南最高法院起诉花旗银行,要求花旗向太子奶赔偿10亿元,且不排斥追诉花旗刑事责任的可能性。

  太子奶集团副总裁常祝辉对本报表示,目前相关取证工作已完成,并对打赢这场官司有充分的信心。

  与此同时,花旗在湖南临湘、成都温江被起诉的案件目前也在积极推进中。太子奶集团方面也透露,4月 22日成都温江法院已撤销花旗对太子奶温江分公司的土地抵押权,宣布抵押无效,连带担保也无效。临湘法院近期也可能会作出对花旗不利的判决。太子奶在国内范围内起诉花旗的一系列诉讼似乎已初战告捷。

  花旗与太子奶的3年恩怨

  太子奶副总裁常祝辉、财务总监李颖和办公室主任陈青松24日接受本报独家专访,详细介绍“破产风波” 来龙去脉及本次起诉取证工作的相关细节,称花旗所施加的一系列行为,包括单方强行加息、单方提前还贷、强逼抵押土地,以及最终的单方在开曼诉讼,是造成太子奶经营动荡、营业额大幅缩水甚至市场萎缩的最主要原因。

  谈到太子奶与花旗的恩怨要回溯到2007年9月12日。该日花旗联合新加坡星展银行、荷兰合作银行等国际六大财团,向太子奶提供5亿元无抵押、无担保的低息三年信用贷款。至11月,这笔资金全部到位。此事一度成为业界热点新闻。

  “我们在2006年引入了英联摩根、高盛等三家国际投行的资金,那时候整体经营状态也较好,花旗在那一年非常积极地跟我们联络,希望给太子奶贷款,并保证是无抵押、无担保、低息的长期合同。”陈青松表示。

  据双方协议,花旗提供的贷款的月息为5.12‰,而当时国内贷款基准利息为月息7‰以上。“但没想到,花旗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自身在金融危机当中遭受重创,濒临破产。为了收回资金,提出一系列涉嫌严重违约违法的不正当要求。”陈青松表示。2008年 3月,花旗向太子奶要求在原利息基础上上调30%,经协商后,最后仍然上调了20%;5月,花旗用提前还贷迫使太子奶追加担保,于是太子奶旗下的7个子公司提出了担保;之后又提出厂房和土地抵押,在太子奶答应了这些要求之后,又要求提前还贷。

“那段时间我们考虑到上市的紧迫性,以为只要上市了,问题就都好解决,因此对于这些要求也都答应下来了。当时我们按要求立刻提前还贷3000多万,并且提前支付利息1700万多元。”财务总监李颖对本报记者表示,但在太子奶将临湘朋友公司借来的土地抵押给花旗银行仅仅5天之后,2008年10月,花旗便在北京高院提起诉讼,要求太子奶提前偿还全部贷款。

 “可见花旗的一系列行动都是为提前收贷作铺垫的。”李颖表示,实际上,在联合提供贷款的花旗等六大国际银行内部,对于花旗提前收贷的分歧也非常大,荷兰联合银行等五家曾公开提出反对,认为此举可能会导致太子奶资金链问题,影响正常经营,与银行长期利益不符,其中许多家是在国内批准经营后第一笔贷款,会影响他们今后的声誉。但因为花旗总部派来的外籍高管一再强硬坚持,还是向北京高院提起了诉讼。

  花旗启动破产,德勤材料非审计稿

  在花旗向北京高院提起诉讼之后,太子奶意识到了恶意收贷可能引发的相关问题严重性,随即向北京高院提出了反诉状意见,双方陷入协商期。

  从2009年上半年开始,花旗开始寄望通过开曼法院清盘作为施压手段,委托香港保华顾问多次向株洲市政府和太子奶发函,但受到了株洲市政府的强烈反对和抗议。在此期间,太子奶也多次致电花旗,希望和平协商。

  “我们有最大的诚意,想和平协商解决;假如和谈不成,花旗银行在贷款问题上有太多‘问题’,会通过媒体公布真相细节。我们也愿意奉陪到底。”常祝辉向记者转述了当时对花旗的谈话内容。

  “尽管其他几家外资银行都同意太子奶的方案,花旗还是启动了海外‘破产’程序。”常祝辉表示。 2010年4月14日,开曼群岛大法庭委托香港保华担任临时清盘人,对太子奶集团展开“破产清盘”。

  “由于花旗的诉讼申请存在种种瑕疵,在国内的法律框架内无法达到相关目的,所以才通过开曼群岛的法律,并借助舆论对太子奶施压。”陈青松表示,“花旗也非常清楚,这个判决不可能在国内执行,却不可为而为之。”

  “太子奶的正常生产经营秩序出现严重问题,并挑起债权人的堵桥、堵路,激化矛盾,给托管太子奶的株洲市政府造成被动,这些都是花旗背后推动的。”陈青松表示,花旗在开曼启动“破产”的程序本身也是违法的,因其出具的德勤咨询材料草稿并不是审计稿,未经正式签字,未获得太子奶认可。“而据另一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提供的审计结果,太子奶实物资产为30.9亿元,加上20亿的品牌价值,总资产50.9亿,而负债 21亿元。”

  “花旗单方面在开曼的行动,随即遭到太子奶及托管方高科奶业的反击,双方数次发出严正声明,花旗方面也因此变得被动,希望继续与太子奶和谈。”常祝辉表示。在太子奶向记者出具的保华公司传真中,记者看到保华要求太子奶“紧急联系联合清盘人并确定合适时间与联合清盘人会谈,以应付任何太子奶相关的问题和担忧”。“花旗在此期间多次电话催着要见李途纯遭拒。”常祝辉表示。

  不排除追加赔偿金额

  从试图寻求协商解决,到突然“被”破产清算,令太子奶最终下决心要对花旗提起诉讼。“目前取证已基本完成,也与湖南高院做了先期沟通。”常祝辉介绍,太子奶所做的取证主要集中在18个方面:包括人证、物证、会议纪要和录音资料。花旗对太子奶进行的包括要求加息、提前还贷、增加担保、抵押土地等一系列违反贷款合同的要求,“花旗在这个过程中的录音资料和会议纪要等证据都有。”

 “其次,因花旗银行要求提前还贷,而引起其他银行的提前催贷。”常祝辉向记者出示了湖北黄冈建设银行的起诉判决书,其中明确写出,2008年11月,因太子奶被花旗上海分行起诉,建行黄冈开发区支行遂以太子奶卷入重大诉讼为由通知该公司及其担保人,提前收回贷款本息。“由于花旗的诉讼,原与太子奶长期保持良好关系的多家国内银行纷纷要求还贷,产生挤兑现象。”

  此外,两年来太子奶的损失还包括无形资产(品牌等)价值损失,以及由此造成的人员骤减(从原先的1万多人减少到2000多人)和内部动荡(形成了无数起上千人上访、堵路、堵桥恶性事件发生)。

  至于提出10亿元的索赔,财务总监李颖介绍,太子奶原计划在2008年营业额达到30亿,在上半年完成13亿的情况下,下半年由于卷入诉讼,资金链断裂导致停产;2009年原计划营业额50亿,但只完成了5.44亿。“与此同时,太子奶这一中国知名民族品牌风光不再,价值降到最低点。”

  常祝辉表示,10亿的赔偿金额是集团做出的最低估值,还没有计算因为上市搁置带来的间接损失,不排除追加赔偿金额。

  或追诉刑事责任

  “我们无法理解花旗的做法,几乎违反了所有境内外贷款常规。”常祝辉表示。

  在常祝辉提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做好当前执行工作的若干意见》书中,第6、7条明确写着:“对于因资金暂时短缺但仍处于正常生产经营状态、有发展前景的被执行人企业,慎用查封、扣押、冻结等执行措施”;对于被执行企业正在使用的厂房、机器设备等主要生产设施,慎用扣押、拍卖和变卖等执行措施。”

  “实际上,花旗的多次违约已涉嫌构成‘扰乱市场经济秩序罪’。特别是此次海外所谓破产案使太子奶遭受不可估量的损失。”常祝辉表示,已于近日寻求相关文件证明,以做出具体方案,“不排除追诉花旗银行中国区负责人刑事责任的可能。”

  与此同时,太子奶正与其它银行商讨还贷方案,并已与11亿小债权人签订了3-7年分期分批还款协议。招商银行、荷兰银行等众多债权方都表示将支持有利于太子奶经营的决定。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