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的暮情之旅

14/08/00

作者:鄭丁賢 日期:14-8-2000 来源:星洲日報

http://www.sinchew-i.com/special/lee/sslecom.shtml?/2000/08/14/gn115.html

1965年8月8日,當時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沿著曲折的半島主幹公路,從吉隆坡開車回返新加坡。一路上,心情起伏,悲憤交集;當時,他發動的馬來西亞人民團結總機構遭到巫統封殺,新加坡也被逼退出大馬,他肩負百萬新加坡人民所託,卻不知此後何去何從。

35年後的8月14日,已經退居新加坡政府資政的李光耀,再度奔馳在新加坡往吉隆坡路上,主幹公路已經被通暢的南北大道所取代,一路上景觀改變良多,而大馬和新加坡30年來各自步上本身的發展道路,政治景況也大為改觀。

35年光陰並不短,當年風雲叱吒的馬新政治人物,包括決定要新加坡退出大馬的東姑、拉薩、依斯邁和陳修信都已經作古;而新加坡也沒有像人們預期當中,消失在馬來海洋世界,反而開創了站穩東南亞,邁向全世界的格局。

歷史的恩怨早已解決,然而,恩怨之外, 當年的政治決定,卻影響了長堤兩岸千萬人的遭遇。

今天的新加坡,已經擺脫了當年不知何去何從的悲情。在馬來海洋世界中,它曾經最擔心極端種族主義和宗教主義的浪潮會將它淹沒;可幸的是,大馬和印尼的領導人,成功在60年代的狂潮中轉舵,印尼的蘇哈多和大馬的巫統領袖,集中力量穩定本國的政治,以及專注經濟發展,這項政策提供新加坡一個空間,使它能夠在安定的環境中開創它的經濟成就。

因此,儘管蘇哈多今日備受其人民非議, 但是,李光耀卻始終感激他,認為蘇哈多的貢獻值得肯定,甚至為他的下台感到難過。

亞洲保守主義老大

同樣的,雖然李光耀當年是在和巫統領袖對抗的情況下,悲憤的離開吉隆坡,然而,今天他也會感激已過世或在世的巫統領袖。

實際上,過去30年來,新加坡、大馬和印尼的政府,雖然關係未必密切,但是,施政者的意識形態,乃至政策層面,都有很大的共同性。

新加坡的人民行動黨、大馬的國陣,以及印尼的戈爾卡政府,都是所謂的“亞洲價值觀”的倡議者和擁護者。它們強調社會的穩定,以及經濟的發展,致力擴大政府的力量,製造龐大的政府和強勢領袖,相形之下,反對力量和民間聲音都相當薄弱。

這種政策持續了30年,在穩定發展的同時,卻也因為缺乏民意監督,產生了弊病。蘇哈多家族挾著無限權力而自肥,引爆人民抗爭,以致印尼政局變天;巫統也隨後因無法疏解民怨而流失支持力量。

李光耀長期觀察全球政局演變,對政治發展的分析有獨到之處,但是,對印尼和大馬的局勢發展,其判斷卻有差距。例如,他對蘇哈多政權一直保持樂觀,以及認為安華事件引發的政改運動,會是曇花一現,結果都未如他所料。

這也顯示世紀交接之際,新思潮和新世代崛起,其進展速度比保守的元老們想像中更快;李光耀是亞洲保守主義的老大、“亞洲價值觀”的教父,他的思維是回應60年代以來的政治環境,以致面對新浪潮的衝擊時,出現誤差。

東南亞政治三老:蘇哈多、李光耀和馬哈迪3人,如今已走了一老,而大馬政治生態也出現許多的變數,這使到李光耀必須以新的思維來進行思考和回應。

因此,他這次沿著35年前的路徑前來吉隆坡,雖然也會涉及處理馬新兩國一些懸而不決的課題,如水供、丹絨巴葛火車站等等,但是,更重要的是,這項暮年之旅,是要以宏觀的角度,觀察大馬的改變,發掘大馬的潛在變數。

與此同時,作為區域政治的權威觀察家, 相信他也會對大馬領導人,尤其馬哈迪和達因,提出他對大馬政局的看法。

比如回教運動和政改的影響,以及2003年東合自由貿易區落實,乃至全球化的衝擊等等。李光耀的政治路線以務實著稱,他的觀點,也許對我國領導人有所啟發。

另一方面,以李光耀的智慧和切身經驗, 他瞭解大馬對新加坡的影響永遠都會存在,而如果不能瞭解大馬的變化,新加坡將難以應對。

李光耀的國家元老地位,以及作為新加坡意識形態塑造者的重要性,在他的77歲暮年,有必要再對吉隆坡做一次深情之旅,為新加坡的未來,做好準備。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