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评新加坡SARS危机后的言行

28/07/04

作者:阮次山 日期:28-7-2004 来源:http://bbs.kaoyan.com/viewthread.php?tid=578264

过去多年来,新加坡在李光耀领导之下,一直积极发展和中国的友好关系。虽然,在东盟ASEAN国家中,新加坡受迫于四周环境,是最后与中国建交的国家,虽然,一直到现在,新加坡和台湾一直存在微妙的关系,新加坡和台湾签有“星光计划”协议,把新加坡军人送到台湾受训,但是,从邓小平时代迄今,中国与新加坡一直维持良好关系。

中国方面,对于同文同种,且有血脉关系的华人能在新加坡这个小地方建国着实不易,一直以来便心存同胞情、宽待李光耀,不但礼遇有加,而且恭维有加,常称要学习“新加坡经验”,李光耀也常信以为真,经常向中国官员推销“新加坡经验”。其实,管理一个300万人口的“公司似”国家的经验很难移植到一个960万平方公里,拥有13亿人口的国家,中国官方的客气,宠坏了新加坡人。

新加坡方面,商业眼光敏锐的官员及商人嗅出中国市场的商机,早就希望在中国打开一片天地,进军中国市场。

然而,SARS危机爆发后,新加坡总理吴作栋一连串的言行,不但激怒了许多中国年轻人,促使他们在网页上挞伐吴作栋,而且也暴露出中国俗语所称:日久见人心。恐怕,新加坡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因此患难之间未能“现真情”的经验,将出现新的状况,至少,中国的年轻人对新加坡的“同胞”将会减少某种程度的感情。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中国的广东省发生SARS后,疫情很快传到新加坡和香港,照理说,遇此天灾,新加坡如果 “够意思” ,不会责怪中国。

然而,吴作栋在4月中旬,公开发表谈话指责中国,表示,若中国当局起初不隐瞒疫情,新加坡不至于“受疫” ,非但如此,吴作栋还展开了一连串不友好姿态:

  △同属疫区,吴作栋在5月初, 取消了对中国的国事访问,同时期,法国总理、印度国防部长,都曾去中国访问。

  △在东盟领导人举行抗炎峰会上,中国与新加坡总理进行双边会议,吴作栋让温家宝总理等了5分钟。温家宝总理在会中提议设置抗SARS基金,吴作栋带头反对,他从泰国回新加坡时曾向新加坡媒体说:“中国要用两三年的时间治理SARS,在此期间,外资不应该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5月初,吴作栋赴美访问和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时,曾在一次宴会上说:“只有美国才能维持亚洲和平、稳定与繁荣,否则东南亚迟早要被一个成员(指中国)垄断。”

这一连串不友好的举动当然会引发中国政府及民间的不快,吴作栋也许有所感受,便于5月18日致函温家宝,表示:“新加坡乐于与中国分享我们在这场战役(指对抗SARS)中所记取的教训。”并表示准备提供SARS诊断器材给中国并可代培训人员。

其实,吴作栋此举无形中揭露出向中国推销“新加坡经验”的心态,他有所忽略的是:中国在抗炎科技上,并不亚于新加坡,新加坡所要提供的红外线测体温器,中国早已提供给深圳等关卡。更糟的是,在吴作栋写信给温家宝的次日,新加坡向台湾提供了一批抗SARS医疗器材,台湾还利用此机会宣扬了一番双边的“半官方关系”。

当然,一般人都知道,当政新加坡的吴作栋如此冒犯中国,应该有更深层的原因。

其实,吴作栋所展现出这一连串的亲美、排斥中国的政策,完全因为新加坡目前在政坛、商界当权的一群受英文教育的精英分子心中,所存在的一种“殖民地子民” 的微妙心结,这种心结在过去使他们亲英,近20年来使他们亲美,更坏的是,这种“殖民地子民”情结使得他们具有“二毛子”心态,非但看不起其国内受中文教育的人,还看不起其他地区的华人。

在亚洲金融危机后,新加坡经济一蹶不振,过去依赖美国市场的新加坡经济饱受打击之余只有转向中国市场,但是一些受过英文教育的新加坡商界精英,到中国后,其“二毛子”心态受当地社会排斥,并不得志,再加上目前新加坡和邻国如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泰国无一处得来,新加坡只有全力靠美国以求自保,因而忽略了“远亲不如近邻”之道。

对许多受中文教育,长年被授以英文教育的新加坡华人来说,他们并非不明白新加坡目前所面临的危机,但是,这些受中文教育的华人在新加坡一来人微言轻,二来不敢公然对抗在政治、商场上都是他们的长官、长久受英文教育的人士,得罪这些精英,下场可能是小则失去饭碗,大则可能被迫流亡海外,其抑郁可想而知。

话又说回来,新加坡社会面临这种文化危机,倒还真难有解决之道,其倾向西方,受英文教育的精英是既得利益阶层,一直鄙视受中文教育者,近十年新加坡提倡华文教育其实是提倡普通话,纠正其社会华人说许多方言(如粤语、闽南话)的习惯,好让其官方方便统治,要他们让受中文教育者当家作主,近乎不可能。

因此,明眼人虽然明白,新加坡面临中国堀起的趋势并不拉拢与中国的关系,今后一个世纪,新加坡的没落指日可待,但是,对那些“华人脸外国心”说一口新加坡口音极重的“Singlish”(新加坡英语)的人来说,他们很难从西转向东的。正是这种残留的“殖民地子民”心态,使吴作栋在SARS危机中做出对中国不敬的举措,这种微妙的心结若持续下去,国家实力盘面太小的新加坡可能不再拥有“亚洲四小龙”之一的风光时代。

不过,对于拥有85%华人的新加坡,我们还是期望他们的精英阶层早日摆脱“殖民地子民” 的心态,早点清醒过来。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