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好学华文而不倦

18/04/10

作者/来源:福建乡音(日期不详)http://www.fjsen.com

据联合早报报道,一本追述他学华文半世纪甘苦的书——《学语致用:李光耀学习华语心得》,很快就会面世。

根据书中内容,早报记者访问了资政的三位华文老师,了解到这位“非一般”学生的一些鲜为人知的学习窍门和趣事,以及他所要求的“非一般”教学。

在这本书中,82岁高龄的李光耀资政依然对学习华文充满热情。他学习华文时候展现的童真、好奇、兴致勃勃、锲而不舍,绝不轻言放弃的精神,最令担任他华文教师的蔡志礼感动。

蔡志礼(46岁)说:“在给资政上课的时候,我的脑筋要动得非常快。资政常常提出很多我们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的问题。例如,什么叫‘哈日’、‘哈韩’?为什么崇拜、迷恋,要用‘哈’这个字?为什么海啸要‘啸’?为什么用‘啸’来形容那个场面?这些问题逼使我下课后,还要进行无数查询来回答他。这个过程,可说真正实践了‘教学相长’,更充实了我。有时候我很怀疑,这个课到底是谁在跟谁补习。”

据介绍,蔡志礼博士是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教学科技研究室主任。去年8月在周清海教授推荐下,他向李资政介绍华文电脑软件科技最新发展,并为他解决一些在电脑上处理华文的问题。之后,他就定期为李资政上华文课。

他说,他向资政讲解了怎样用华文电脑软件科技来减轻学习的负担,也推荐了电子词典《金山词霸》、微软的免费华文配套、新加坡自己开发研制的《一件通》、《一声通》等。

当看到只要把鼠标点在文章上读不懂的字词上,中英双解立刻出现,再点按,详细意思就列了出来,前后只需半秒钟,资政大为惊叹,且爱不释手,马上运用这个软件上网看报,同时对蔡志礼说:“这么好的东西,我们的教师和学生知道吗?我要他们立刻知道,全部知道,立刻享受先进科技减轻学生学习华文负担的好处。”

  坐言起行,6天后,教育部部长、政务部长、多位华文背景的国会议员和华文课程与教学法检讨委员会所有成员及传媒济济一堂,在总统府国宴厅聆听蔡志礼以华文讲解如何使用电脑软件学华文。

  把字典都翻烂了

多功能华文电脑软件的出现,使李资政不禁感慨地对蔡志礼说:“我们再也找不到任何借口,不好好学华文了。所有学习华文的条件都具备了,我从前查字典、找部首,找来找去找不到,流血流汗的痛苦日子已经过去了。”

蔡志礼看到资政桌上的确有很多被翻烂的字典,了解他为了学习华文,确实下了很大苦功。他说:“资政觉得翻查字典太累、太苦了。我同意他的说法,并不是他不愿意吃苦,而是没必要吃这种苦头。”

由于教学,而有了跟伟人亲近的机会,蔡志礼感到这“绝对是千载难逢,可遇不可求的历史机缘”。

他说:“李光耀资政是新加坡的建国之父,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我从来没有想过能够近距离与他经常见面,而且每次还能海阔天空,以华语谈论各种问题。这真是在我的梦境从不会出现的画面,现在却成真了。”

而且,出现在蔡志礼面前的李资政,还是一位好学不倦、和蔼可亲,充满着童真好奇的长者。

他说,资政非常喜欢自己动手安装电脑软件。有一回家里的华文电脑软件出了问题,他请蔡志礼去给他看。正如许多使用者都有过“电脑欺生”的经验,蔡志礼出马,资政的电脑就乖乖听话。

蔡志礼说:“当时资政凝神看着恢复常态的电脑说:‘奇怪,为什么它听你的话,不听我的话。’他有趣的神情,让我看到资政充满童真的一面。”

又有一次,他为资政办公室的电脑安装能够在荧光屏上任意放大影像的数码放大镜,方便资政阅读。资政也带这个软件回家安装在电脑。晚上11时半,蔡志礼接到资政打来求助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远程出招,请资政跟着他的步骤做,15分钟后,资政打电话给他说:“行了!”

蔡志礼说:“对新事物的认真学习,资政可说到了忘我的地步。其实这些东西,他找一个属下就能解决。但是他却要亲力亲为,让我非常敬佩。”

和资政共处的这段日子里,蔡志礼还发现资政一方面急切学习新事物、吸收新概念,电脑软件有了新版本,会立刻换上。但是在物质方面,他却非常念旧,不弃不舍。

  他说:“我们上课时用的是一台非常古旧的录音机,我们两人身上都别了一个麦克风,把课上说的话清清楚楚录下来。下了课,他把录音带带回家去,方便在刷牙、剃须、运动、休息时,反复聆听。我想,只要这台录音机的操作保持完好,资政是永远会用下去的。”

  年初四也照样上课

资政从不轻易请假,尽一切努力上课的好学精神,也让蔡志礼肃然起敬。

他说:“我和周清海教授每星期六下午轮流给他上课。我们通常是4时半开始,一直到傍晚7时左右。只要资政没出国,他一定不会缺课。今年的年初四是星期六,资政也照样上课,他排除万难、孜孜不倦的坚毅精神,实在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周清海教授自1975年起担任李光耀资政的华文教师,至今已30年。

南洋理工大学中华语言文化中心顾问兼南大国立教育学院中文系教授周清海说:“跟资政上课,一开始我已经发现他掌握了不少华文词汇,但怎样把这些词汇串成句子,句子跟句子间怎样连接起来,他没有太大把握。也就是说‘听’这个消极的语言能力,他的基础很好,但是‘说’这个积极的表达能力就比较弱。早期,我特别注意教资政串连句子。难得的是,资政华语发音之准确,是世界华人政治领袖中少有的。”

教资政学华文的经验,特别让周清海注意到教成人学生,必须做到他能“马上学、马上用”。

他说:“我几乎完全根据资政所需要用到的词汇来编选教材,并让他经常复习。内容都是环绕他有可能要用华语讨论的语言、文化、政治、经济、风俗习惯等课题,好让他随时能用。有时,我甚至要‘预测’他未来3个月或半年会对什么问题发表意见,用华语谈哪些问题,务求做到不让他‘所学的’和‘将要用的’脱离关系。”

正因为准备适当的教材需时,除了资政,周清海没有教其他“名人”。

他说:“给资政上课一小时半,我最少用三倍的时间去备课。先要根据他有可能会用到的课题去选教材,选定后,再根据资政的学习状况来改写这篇文章。这时要全靠我们上课的经验来确定哪些对资政来说是生词,哪些不是。哪个生词从前是学过的,哪些我预测他已经忘记了,要适当地给他复习。诸如此类,都要先选出来处理,才能去上课。不是这样,我是在浪费他的时间。”

周清海也协助资政撰写华文讲稿。意见分歧时,两人以“坦率”的态度解决。

他说:“我们有出现意见分歧,但是不难解决。我告诉他,我的意见是这样,他能接受就加进去。有时他的讲法,我看了觉得不舒服,他会因此删掉。因为我就是他一个最好的听众。我受华文教育,如果谈某些问题,我都感觉不舒服,那么其他人当然也会有同样的强烈感觉。”

感谢资政的开通作风。我们在课上讨论各类课题,纵使有不同意见,资政都让我跟他展开理性的辩论。这不仅提升我的专业水平,也扩大了研究的视野。”

“在台海危机、中国崛起、区域整合、新加坡政经局势等课题,经过资政宏观而敏锐的政治智慧启发,对我产生了重大影响。我也因此决定到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进行半年有关‘我们是谁?新加坡华人的中国结解析’这个课题的研究。”

“与其说我教资政华文,不如说在教学过程中我们是教学相长。在教导资政华文的过程中,我持续思考用中英文双语教学的相关问题,并且在他的支持下,自 2002年起与教育部进行为期三年的‘双语并用华语教学试验计划’。”

  据悉,吴英成博士是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亚洲语言文化学部中文系副教授兼副主任,目前在哈佛大学进行学术研究。2001年6月起,他在周清海教授出国时,担任李资政的“代课老师”。后来,固定每月一次为他上华文课。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