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永久居民还喜欢新加坡吗

01/04/10

作者/来源:南洋視界 http://www.nanyangpost.com

新加坡讯,新加坡海峡时报今天发表长篇报道,探讨新加坡拉开公民和永久居民差距后,对永久居民的影响,以及永久居民的反应。

这篇报道在开篇时写道,新加坡改变政策,拉大公民和永久居民之间的待遇差别。永久居民对此是怎样反应的?他们是否觉得自己较不受欢迎,或者较少安全感?他们会在这里扎根,还是会寻找更好的地方,甚或是回家?

2007年来自印度的26岁的商业顾问卡尔拉,当初因为新加坡对外国人开放而来到了新加坡。但最近几个月,她读到一些文章,反应了本地人对永久居民的怨气。紧接着,政府宣布了一系列新的政策,旨在拉大公民和永久居民享用利益的差距。于是她感到有些不安。

她说,她开始重新考虑长久的计划。她的担任销售经理的丈夫也是永久居民,夫妇俩尚没有孩子。她说:“新加坡真的还是居住的地方吗,我不知道未来还会有什么政策。”

她承认,现在要是将印度护照换成新加坡护照,价值不大。

她说:“公民的好处看上去是对那些30多岁的人较多,对年轻一代好处不多。” 她指的是,只有公民才享有的婴儿花红,育儿津贴和较长的产假。

由于她入住私人公寓,她说她也不需要任何公民享有的住房津贴。

尽管最近的政策改变,她承认,新加坡依然让她感到比其他国家受欢迎。

截至去年6月,新加坡有53.3万名永久居民,比上一年增长了11%。换句话说,每6个公民就有1个永久居民。而在1990年,每23个公民就有1个永久居民;2000年,每10个公民就有1个永久居民。 2003年,新增加的永久居民数为3.2万,到了2007年,增加了6.3万,过去5年,年均增长4.8万。

截至去年9月,新加坡有320万新公民,占总人口的 64%。

外国人永久居民的增加,引发了新加坡人不满的声浪,他们认为外国人抢走了他们的就业机会和大学的学额,房地产价格也因此上升。此外,新加坡人也投诉巴士和地铁等公共设施越来越拥挤。

因此,新加坡政府开始推出一系列政策,来加大公民和永久居民享用利益的差距,以反应“公民的责任和权利。”

新加坡社会发展、青年和体育部长维文说:“外国人将依旧感到受到欢迎,但他们必须理解,他们不能要求和公民一样的利益,这是我们必须时时调整的。”

中产阶级的担忧

那么永久居民是怎样看待政策改变的,他们是否感到不受欢迎了,或者他们是不是理解新加坡人的忧虑,为什么政府需要改变政策以安抚他们?

海峡时报广泛地采访了来自各个国家的永久居民,包括不同的职业和收入群体。

总体来说,在社会较上层的永久居民并未受到住屋、教育和医疗政策的影响。他们主要住在私人公寓,孩子们也在国际学校就读,他们也能收到医疗保险的覆盖。

截至去年6月的数据显示,只有4.9%的政府组屋是永久居民拥有的。

42岁的IT 专业人士巴曼说:“很多永久居民愿意租房,或者拥有私人房产。”

住在私人公寓的28岁的行政经理黄双(音)说:“我不是很知道有什么变化,我们没有感到不安全,因为我已经有自己的房产了。”

卡尔拉说:“如果我有一个孩子,我宁愿让他去国际学校。”

但是,担忧最大的是来自已婚并育有孩子的永久居民,他们属于中低以下收入群体。

24岁的行政人员李伟,希望和丈夫联名买一个四房式的政府组屋,但无法承担20%的首付款。她担心政策会进一步改变。“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推出新政策说,永久居民不能买房了。”

她的同事,26岁的刘小阳,2005年毕业于南洋理工学院,于2007年获得永久居民。刘小阳同意李伟的说法,表示感到了压力和不安全。

和永久居民结婚的刘小阳担心,要是有了孩子,费用却越来越高。他说:“或许我们夫妇中的一个人,应该申请公民。”

永久居民中的共同感受是,他们理解这次政策改变的缘由,但他们认为不应该受到不公平和过分的对待。毕竟,他们认为他们在缴税、参与社区事务等方面,也是对新加坡作出贡献的。他们的儿子也要进行国民服役的。

环球印度国际学校的创办人特门尼卡说,公民和永久居民在医疗和教育方面的差距太过大了。特门尼卡的学校大部分是印度籍的孩子。

但他承认,新加坡这次迎合公民的调整,和其他有大量外国人的国家的做法一致,如美国。

就组屋永久居民配额政策投书联合早报的来自中国的新移民李叶明表示:“很多新加坡人认为永久居民很有钱,推高了组屋的价格,但永久居民生活也不容易。”

他指出,永久居民趋向于填补新加坡人不要的职位,他们常常以低于本地的工资受雇。

在投书中,李叶明辩称,政策的改变使得永久居民在西北部较便宜的地区买房产变得更加困难,这将迫使他们去租房,这反而增加了群居形成的可能性。

在受访时,他警告说:“有关政策安抚新加坡人,但却让永久居民不舒服。人性使然,如果在一个地方找不到好的机会,他们就会到别处去找,这也适用于新加坡人。”

新加坡还是机会之地吗?

在受访的永久居民中,焦虑感和受挫感要多于愤恨。

尤其在中产阶级中,主要的观点是,虽然政策有了改变,新加坡依然提供了优于其他地方的机会。

经营数据收集和市场分析公司的33岁的约瑟夫说:“新加坡依然比其他国家吸引人和有竞争力。”

巴曼说,对于本地的海外印度人社群来说,新加坡具有吸引力是因为和印度较为接近,英语环境及其印度社群和文化。巴尔马最近也出版了一本介绍在新加坡的印度专业人士的书籍。

特门尼卡说:“我认为,人们还是会继续来到新加坡,在这里取得公民权。这是一个在亚洲最具吸引力居住的城市。”

虽然获得自己的住宅比之前困难,但李伟说,新加坡的房地产,和她的祖国中国相比,依然是便宜的,并较容易得到的,中国的一些城市的房地产价格正在失控中。

不仅仅是印度和中国人在这里发现机会,美国商会也在去年第一次举行两个讲座,讲授在新加坡申请永久居民的手续。这反映了外派人士在和公司的合约结束后,希望继续留在新加坡。

永久居民到公民

从政府的观点来看,关于外国人才最大的问题是,涉及到新加坡的长期愿景。政治家们一再重申需要新公民来弥补出生率的下降,去年新加坡的出生率只有1.23。新加坡每年需要2万名新公民来确保人口核心。

但是,面临较高的教育、医疗和住屋费用,永久居民会去其他地方寻找机会,还是申请成为公民?他们会在这里落地生根或去其他更好的地方?

承认受到新措施影响的永久居民说,这些政策变化并不足以让他们离开,其中一些不排除未来申请公民。

南洋理工大学公共管理副教授、39岁的张志斌博士说: “或许政府的政策是尝试吸引中等收入的群体,向永久居民提供经济诱因让他们成为公民。”

“但是,我认为人民不会纯粹因为经济诱因成为公民,成为公民是要有一个身份的改变。”

一些永久居民说,公民是个主观的情感的事宜,需要时间来形成情感纽带。而新加坡禁止双重国籍,也使得一些外派人士却步申请公民。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