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民主需要与自由挂钩

30/03/10

作者/来源:俊少 中國報 http://www.chinapress.com.my

西方国家常言的民主,与国内所理解的民主,有着重大出入。英国殖民统治结束后,一直沿用着的西敏制,已达50年,之久可惜人民议会的操作与运行,只不过徒有其名而已。

众人对民主的曲解,甚至达到认为民主是西方国家间接或直接政治干预与操控的工具,或者他们可能连曾经统治过这片大陆的殖民政府的历史都不晓得。

时间逝去,如今的联邦宪法已逐渐将民主淡化,当权者利用议会上三分二的优势,与内阁赋予的权力,修改不利己律法的同时,并将更多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上。这正好重现百多年前英国国王醉心和依恋权力的畸形性格,明白一个无权无势的国王,就等同一个傀儡而已。

正如敦马哈迪先生所说的,选举只不过是民主程序的一种,选举本身不能表示一个国家的民主程度。即使选举制度如何不公,但个人必须相信,民主需要与自由挂钩。宪法的修改将自由限制,纵使国内的信仰自由得以保障,为何某些特定的人却因为“天生”被宗教约束,即使宪法上列明不得以肤色语言宗教歧视他人。

历史学教授邱家金先生接受英国广播公司访问时说的“积极歧视”,和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先生所说的“政府有不公平对待人的义务”,所以歧视何止根深蒂固,而是人性惯常。大专生言论受到限制之余,连参政权也被篡夺;出版空间的自由不断被挑战,公民的集会权利惨遭压制,甚至最基本的人权也被无视时,我们理应大声向这个当权者发出宣战宣言,然而又有何人斗胆向他们抗争到底?

我们理应促请人民代议士认清这个事实,我们需要重新检讨这些早已过时的宪法与律法。若他们依然要背负“尊贵的”的称号,那么请他们也背负起由这个称呼得来的权力与责任,并对此有所自觉。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