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世界对美贸易保护主义说不

27/03/10

作者/来源:曾德金 經濟參考報 http://big5.ce.cn

据美国媒体23日报道,法国总统萨科齐打算在3月底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时谴责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荷兰看守政府经济大臣玛丽亚 – 范德赫芬也于当日批评美国给全球降低和消除贸易壁垒的努力带来许多麻烦,阻碍了全球自由贸易。

而从最近世界主要经济体与美国的贸易纠纷来看,越来越多的国家对美贸易保护主义说“不”。一些国家不仅反对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并且还采取了相应的反击措施。

美国在贸易问题上采取了双重标准:一方面,美国要求别国为其出口开放市场,另一方面,动辄通过条款实行贸易保护。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宋泓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美两国经济融合得很深,中国也有应对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利器。

美国只取不予招致不满

美联社23日报道,范德赫芬批评美国对世界贸易组织多哈回合谈判的不作为。欧盟贸易委员卡雷尔 – 德古特18日在接受比利时媒体采访时也批评说:“有一点非常清楚,美国眼下并不打算推动谈判。“对于美国阻碍谈判进程的做法,他进一步尖锐地指出,”谈判中只想进取不愿让步的想法是错误的“,此外他还质疑美国想要使出口翻番却又不推进自由贸易的做法。

围绕波音公司和欧洲飞机制造商在价值高达400亿美元的空中加油机竞标问题上,欧美发生了争吵。英法德三国领导人谴责美国国防部偏袒美国波音公司,导致欧洲航空防务和航太公司(鄂副局长)和美国诺思罗普 – 格鲁曼公司在3月初放弃竞标,对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表示不满。

据美国之音23日报道,萨科齐定于3月底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的计划可能会因欧洲对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声讨而蒙上阴影。萨科齐谴责说,“美国这样对待欧洲盟友的做法是不当的,作为世界大国的美国这样行事是不恰当的。“他表示说将在3月底与奥巴马的会晤中讨论这一问题。英国首相布朗也支援法国的表态,对美国的做法表示失望。另据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3月21日报道称,英国商务大臣曼德尔森警告美国奥巴马政府贸易保护主义倾向的“危险信号”日趋明显,欧美之间存在贸易争吵的风险。

在亚洲,除了中国之外,印度近日也表达了对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批评。美国和印度政府17日签署一项旨在促进贸易和投资合作的框架协议,印度商业和工业部长阿南德夏尔马指出,“对于美国对印度出口方面的控制,我们有担忧。我们很清楚,任何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或行动将适得其反。”

失信必将遭到反贸易保护

范德赫芬认为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持这种立场是不明智的。“美国是自由贸易和自由市场的国家,不能只取不予,美国人可以在本国制造(自由贸易)藩篱,但是到时候,其他国家也会这样做。“

事实上,美国和巴西的贸易战于3月初开打。巴西政府 15日公布了针对美国的21种知识产权类报复清单,主要包括药品,农药,书籍和电影等。并且早在8日,巴西宣布了一份对美制裁商品清单,涉及102种商品。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不满美国对本国棉农提供补贴而导致巴西棉花无法进入美国市场,巴西从2002年起在世贸组织向美国提出诉讼,最终世贸组织判巴西胜诉,并授权巴西对美国实施总额达 8.3亿美元的贸易制裁。

宋泓分析说:“美国作为金融危机发源地,国内经济受到影响的最大,同时又要发挥全球领导者的角色,这就产生了矛盾,在国会议员的压力下,美国政府只能以本国利益为重,损人利己,失信于整个世界。“

他指出,其他国家也会采取一些有理有节的贸易反击措施,还可以通过世界贸易组织,联合国等多边机制给美国施加压力。如果美国在贸易,特别是中美贸易上,一意孤行采取单边主义做法,可能会导致全球贸易失控的局面。

中国握有反美贸易保护利器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早在3月初就指出,中国已成为发易保护主义最大的受害者。中国进入2010年来不断受到美国对华出口产品贸易指控。

中国如何应对美国对华日益加重的贸易保护?宋泓在接受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美两国经济已经融合得很深,中国也有应对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利器。”

他分析指出,从贸易角度来说,中国可以限制农产品,飞机等美国产品的进口。中国也可以减持美国国债。“中美贸易战若开打,也会妨碍全球经济和贸易的复苏,这对美国的经济将会损害更大。“他说。

“从非经济方面,比如伊朗问题,朝核问题上,美国需要中国的支援,因此,中国手里也握了很多可打的牌。”宋泓进一步指出。

另外,推动自由贸易区的发展也是中国的可选项。据美国 “华尔街日报”3月21日报道,亚洲以自由贸易对抗西方保护主义。对西方保护主义升温的担忧,正在燃起亚洲推动区域内贸易的新热情。新加坡资深外交家,政策顾问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表示,在全球贸易多哈回合谈判无限期停止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应对发达国家政治家惧怕自由贸易的新常态。

---

分类题材: 全球政经_gpoleco,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