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华社权益向谁争取?

25/03/10

作者/来源:关丽玲 星洲日报 http://www.sinchew.com.my

那天晚上,一场激辩让在场人士对现有的政治生态作了新 角度的思考。

辩论的魅力就在这里,各方论述带来的,是启动多方向思 考的导航仪。

马华的王乃志和胡渐彪以及民主行动党的潘俭伟和张念 群,各持精辟见解,而且面对台下观众尖锐的提问,都临危不乱,显出辩者的大将风范!

配合马大华文学会及“星洲日报”联办的‘第12届全国 大专辩论会‘(简称全辩),早前在“星洲日报”举办了一场‘华基政党能否有效为华社争取权益?‘讲座,被称为全辩的前奏曲。

‘新教育‘摘录讲座会精彩片段,在全辩开锣前,先给大 家一个热身环节。

“华基政党能否有效为华社争取权益?”

■主持人:郭清江(星洲日报执行总编辑)■主讲人:潘俭伟(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王乃志(马华法律局主任),张念群(沙登区国会议员)胡渐彪(前马大全辩辩手)■地点:八打灵再也星洲日报总社礼堂■日 期:2010年2月5日(周五)

主持人:308过后,我们看到巫统努力作出改变,反观 一些华基政党却还活在自己的世界,不知人间疾苦。今日的马华让我们看到三头马车,各做各的。民政党败北槟州后,有重整旗鼓吗?行动党吐气扬眉,在槟州和 雪州做了老板,那又怎样?首相喊“一个马来西亚”口号,带国阵,国阵华基政党要如何顺势而上? 我们可以靠这些华基政党争取权益吗?在多元种族的社 会里,华基政党的角色是否需要作进一步的检讨?

张念群:华基政党,还能为华社争取什么?

华社最关心的是教育课题,我们常说“再穷也不能穷教 育。”看看整个教育体系,从小学到大学,除了中国,台湾以华文为主的地方以外,大马是把华文教育办得最好的国家。可是,华文教育的成功,华基政党的贡 献又有多少?

大马华裔人口在1957年有230万人,而周二(3月 23日)华人人口已达600万,华小生人数从36万增加到64万人。当人口倍增时,华小增加了吗?1957年,华小有1342所,周二有1292所。 在过去52年,华基政党都是执政党的一份子,可是为什么华小却没有增加呢?华社也关心拨款,根据人口的比例,在第9大马计划之下,本来每个华小学生应该得到 20.96%,而事实却是只得到3.6%的拨款。请问第9大马计划拟定的时候,华基政党没有参与吗?

为什么每个国小生得到平均2000令吉拨款,而华小则 得到274令吉,请问第9大马计划华基政党在哪里?由于华小严重缺乏政府的拨款,根据“亚洲周刊”最新报导,2009年华社为华小已捐出1亿令吉。1亿令吉不是个小数目,为什 么华社要这么辛苦,要为教育付出第二笔税收?

独中是华社的骄傲,可是独中文凭得到什么待遇?周二在 政府大学里,有2万2300名外国留学生在本地国立大学念书。这些外籍生来自150个国家,可是为什么我们的独中生明明就是在大马土生土长,在本地受教育,却始终进 不了马大和国大的门槛? 这是公平的制度吗?

我在国会问这个问题,高教部长给的答案是,因为独中课 程纲要跟国家课程纲要不同。那150个国家的课程纲要难道跟大马的课程纲要一模一样吗?如果不一样,那为什么能够承认这150个国家的文凭却不承认独中文凭呢?华基政党在 这里又帮华社争取什么呢?

当然我们不须完全否定华基政党,华基政党对华社还是有 贡献的。凭心而论,我必须承认和感恩在建国初期,华基政党确实为华侨在争取公民权上扮演重要的角色,我们周二能够享有公民权,华基政党应该记下一功。

可是,随时间流逝,当年它能够扮演好的角色,并不表示 它现在依然也能够扮演好该角色。看看周二国家的格局,如果每个种族在争取权益时候都以单一角度去看,那么大马这个多元种族的社会,种族关系只能是一种零和 关系,而没有互相帮助的观念。若我们周二还仰赖华基政党去为华社争取权益,我觉得我们是太天真了。

理由很简单,在1957年华人人口40%,而2001 年华人人口达25.7%。一部份人移民了,还有华人生育能力比较低,相信到了2050年,华裔人口将只占大马总人口的7%,还要说华基政党争取权益,只能说是不自量力。

不管是个人或政党,不该以单一种族的角度去看权益问 题。其实许许多多的问题都是超越种族的,如治安,内安法令,人权问题,超越了肤色和宗教。我们必须跳脱种族的框框,争取所有大马人的权益,华人的权益才能够 受到保障。

胡渐彪:两条臂膀的政治路向

如果华总能够为华社说说话争取权益,脚踏车商公会可以 为自己人争取权益,为什么华基政党不能为华社争取权益?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有没有尽力而为。到底政治斗争的焦点在哪里?刚才念群所说的,最理想的政治运作状态 是完全不看种族,所有的资源和权利分配完全不以肤色作为标准,我完全认同。

但是,我想问大家几个问题。

第一,请问我们各民族之间有没有互相猜忌的现象?

第二,各民族之间有没有本位主义的印象?

如果我们都还有本位主义,当国家出现资源和权力分配有 限的时候,我们会不会为自己的族群争取多一点?看看马来社群,大家是不是能够把种族放开?看看华人社群,当然已经开明很多,但从历史轨迹中,华人投票给 华人,我们能说没有吗?

长远来看,我们都希望整个政治运作不考虑肤色,那现阶 段要怎么落实?我主张政党应该马上打散所有种族的界线,成立多元种族的方向,像行动党,公正党,民政党,爱国党。

有人也许说不,立足现实,用各个种族本位组成一个政治 联盟阵线来进行协商,也是一条路吧!

周二对华社来说,我相信两只手的理论,其中一只臂膀是 过去几十年来相信传统的那套方式,马华代表华人,在联盟政府代表华社说话,集体合作制定一套治国方针。

还有另一只政治臂膀,如行动党,相信打破种族界线,变 成一个多元种族的政党,来开创一条更公平的路。我觉得应该各司其职,两条臂膀走下去,由人民裁决,达到大家所要的目标,让华社多一个选择。

潘俭伟:争取不分种族的利益

行动党和马华是不是华基政党,表面上看来都是华人,所 以是华基政党。马华党章阐明了争取华社权益,行动党的党章中,“华人”这字眼一次也没出现过,因为行动党争取的是所有人的权益。

看看华裔要争取什么?除了教育,我们还要有商业空间, 公平竞争的平台,宗教和文化自由。

为什么40年以来国阵可以用三党代表各种族的方式来管 理国家?一开始,三个种族,三个政党,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但在政治学里,这是一个大问题,合作久了,到一个利益冲突的时候,就会出现大小之分,马华 就整天要吵“争取”。华人越来越少,争取是打输战。

我们要看如何争取华社和全马人民的利益,就要从政治理 念着手。只要一个政党以这些理念为主,不分种族,任何的利益都争取得到。

王乃志:开放,才能看见未来

整个世界人类史,引起纠纷的有因为土地,宗教,种族, 大马的情况就有种族和宗教政治。308对于一个民主进程来说,是个好现象。谁输谁胜,都起着正面的作用。308的转机,改变了国内的政治生态,一直狂胜的 话,还会听人民讲话吗?

“协商”,我认为没有问题,但如果妥协原则,这就是大 问题。世界上哪个国家是没有经过协商而建造起来的?

我们在这里土生土长,大马就是我们的家了。我们当年争 取公民权,因为回国无路了。政经文教,缺口是什么?

经济让我们很快看到回馈和转机,因为全球化,世界越来 越小。经济要竞争才能成长,开放之后,大马是个很小的国家。现在我们要做的是鼓励政府尽量开放经济领域,要开放才能把财富带回来,要唯才是用,才能持久。

把表格上的种族栏拿掉就可以了吗?我们必须解开心中的 结。308重新塑造的政治生态,须要创新的政治领袖去带动起来,解决并为将来铺路。

我们目前没有达到所期望的指标,不过我们正在规划。时 间越来越少了,在失去“市场”之前,我们必须对拿种族宗教旗杆的人,把他们拉拢过来,保温这项课题,让马来人知道,完全开放对这国家来说是件好事。可能我们现 在看不到,但现在所做的是为将来的子孙而做,我们现在所得到的都是上一代所留下来的。

---

分类题材: 南洋华社_nychinese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