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书评 方水双回忆录(2007)

21/12/07

方水双回忆录(20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林福寿医生的序肯定了方水双在1950年代的反殖民运动中的历史地位:‘他在新加坡职工运动的领导角色及反殖运动所起的作用…导致他分别於1955年及1956年和1963年三度无审讯入狱。方水双在1955年的福利巴士工友为争取成立自已的职工会的事件中崭露头角…是新加坡巴士工友职工会的总秘书…’

林福寿医生本身也是在无审讯的情况下,受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政治拘留长达16年。因此,从林医生的政治资历来看,其序言的确是可以肯定方水双的政治地位。

而在除凯希的另一篇序里:‘方水双是羽扇纶巾的儒士,虽非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将才,却是当年的一位议会斗争冲锋陷阵的干将…他在新加坡政坛昙花一现…返回马来半岛后,便在商界发展…’,也反映了方水双的另一个层面。

林清祥与方水双是当年职工运动的主要人物。如去林清祥己经仙游他去,他的个人历史见证也随风而逝。因此,社会公众对方水双的回忆录必然有所期待,尤其是关心:方水双作为一些重大历史事件的见证人,他会有什么样的看法?他是否能提供一些我们还不知道的政治内情,填补历史空白?

可惜《方水双回忆录》並不是一本政治历史的回忆录,而是作者个人历史的回忆录。所以理所当然是以个人的际遇为主轨,政治历史只是附属地位,局限在反映作者在当时的生平。

方水双的个人历史回忆录,对政治事件的叙述惜墨如金,更少质评。所以历史学者要通过回忆录,来彻底了解当年政治风云的来龙去脉,那在效益上是有相当的局限性,与他作为重要历史事件见证人的特殊身份不符。

当今坊间的数本回忆录:李光耀,陈平,方壮壁,赛扎哈利,余柱业,林清祥记念文集,都是针对新加坡的政治历史,各叙己见,诠释当时重大事件的来龙去脉。这些都是重要的政治历史文献,让竞争的各方从自己的立场争取历史的认同。

在这基础上,马共虽然在政治斗争中失利,但历史还是要承认马共,在促进马来亚独立的政治过程中,尤其是在反殖民运动中,扮演了比巫统更为重要的政治角色。从争论中出现的一个共识是:没有马共的政治参与,英国必定是会延后马来亚的独立。

方水双在讲述历史事件时,有相当的篇幅是引用了英国人的著作,所以是从英国人的观点来评述。但是,英国人是从反反殖民的角度看历史。这与方水双的原有政治立场不符。因此,历史学者或许会问:从商后的方水双在晚年的政治立场是否己经改变?

此外,方水双以很多的篇幅讲述与蒂凡那的交往。即使在第25章:我和林清祥与李光耀关系的6节里,就有2节是重述和蒂凡那的往事,文字占全章中的一半篇幅。另外仅以各一短节重述和林清祥和李光耀的交往。历史学者是会期待方水双分析和讲述:他对李光耀和林清祥的评价,和他们之间在政治或者私底下相互交往的历史经历。

在李林两派在1963年决裂后,方水双是以掉泪的心情,在纳森路与蒂凡那分道扬镳。投靠李光耀的蒂凡那是否拉拢方水双失败?当年方水双是以什么样的心态来选择脱离人民行动党?当时发生了些什么样的事情?蒂凡那己故。这是一个历史空白。

方水双以温和派来描述李光耀一派,以激进派来代表林清祥一派。方水双为何会认同人民行动党与英国人选择的政治用词,颇令人费解。李光耀在那一方面温和?林清祥又在那一方面偏激?掌握军政大权的当权者何来温和?手无寸鉄的工人又何来偏激?

阅读《方水双回忆录》应该是从,方水双一名退休商人回忆早年从政的历史记忆的角度来看。这是因为作者的写作意愿和其他政治回忆录不同,並不是要为自己当年的政治历史进行辩护。那么,晚年的方水双是否不认同青年的方水双?

从两篇序言来看,方水双在新加坡政治历史里是有一定的地位。唯独可惜的是,作者並没有在回忆录里肯定自己的历史性工作,更没有对反反殖民运动者对工运的不公正政治指责,提出必要的反驳。方水双有特权影响历史要如何撰写新加坡职工运动史,所以放弃了这一历史发言权,是一件非常令人惋惜的事。

---

分类题材: 书评_books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