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降低华文B门槛

18/03/10

作者/来源:中新网 http://news.jyb.cn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教育部降低选修华文B的门槛,对此有人欢喜有人忧。

  有人认为,此举将降低学生的华文水平。也有人担心,会有学生故意在华文考试中不考好,以便选修华文B,才可有更多时间读其他科目。

  另一方面,也有家长和教师表示支持教育部降低华文B课程门槛的决策。他们指出,如果没有华文B,讲英语家庭的学生也得被迫念普通华文课程,学习成果可能还更低,一离开学校,就连华语也不能讲了。而华文B因材施教,避开认字和写华文字的问题,着重学生听和说华语的能力,应用情景教学,鼓励学生在生活中用华语,这样着重学以致用,更能确保学生维持学华文的兴趣。

  《联合早报》今天刊发了系列报道,从不同角度,不同立场盘点了对新加坡教育部针对培养更多优秀的双语人才,及适应不同水平学生学习汉语的需求,推出的降低华文B课程门槛决策所引起的一系列思考。

  从华文B说起

  为了让更多学生选择华文B,新加坡教育部将会增设三个华文B校区中心。他们也预见日后修读华文B的学生将会逐年增加。

  当局不认为华文B被想逃避学习华文的学生所滥用为学习华文的最佳捷径。他们反驳说更多选读华文B的学生都很喜欢这项课程,被豁免修读华文B的学生还主动要求修读华文B、他们觉得这项课程设计很适合他们的程度。

  设置华文B本是给华文程度不佳以及来自外国的学生修读的。有些学校的华文教师因不愿华文程度较弱的学生拖累他们在会考中的整体表现,甚至会要求学生选修华文B课程。而已被普通华文给压得喘不过气的学生自然乐得选择修读程度较低而及格率偏高的华文B课程了。

  回想起二十多年前,似乎未曾听闻周遭同学抱怨华文难学、难搞。那时候,讲华语家庭的比例超越了讲英语和方言的比例。在如此氛围之下,华文这一科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难学。加上当年的华文教学注重听说读写、测验考试范围也将填写汉字、造句、完成句子等归纳,因此,即使华文程度不理想,也还不至于会不及格。此外,当年小六离校会考还未通过作文考试可携带词典入考场之条例。为了避免作文纸上出现过多的圈圈“难堪”的局面,在作文考试前,将常用的词汇一一学好,以防不时之需,是我们一贯的备考方式。

  如今,填写汉字、造句以及完成句子已没有归纳于考试范围。小六会考几乎是填写代表数字即可。由于小六会考的程度无法和中学程度顺利“接轨”,不少华文程度较差的学生都无法适应间中的落差,因此导致成绩不很理想。

  学习任何语言都必须打好基础。小学华文会考可以混出A,到了中学未必可以年年都A1。甚至,有些还因为到了中学华文成绩一塌糊涂的学生还自愿加入华文B班的行列。

  当然,考得一塌糊涂的学生也有部分学生是不愿积极努力克服学习华文的障碍。要知道如果刻意考得烂,学校华文老师将会要求他们选修华文B。很少学生会拒绝这项建议,因为修读华文B意味着他们学习普通华文的梦魇将会画上句点。

如今,修读华文B的条例放宽了,可以预见修读华文B课程的学生人数将会增加。然而,症结还是在于我们华文基础教育上仍然还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华文基础教育若维持现状,想必小六会考得A而上了中学抱个F9的学生还层出不穷。当然,积极的学习态度以及扭转对华文负面的心态,也是重要因素之一。要赶搭中国经济顺风车,通晓华文华语的新加坡华人本该占优势,然而,随着华文程度下降而西方人反而积极努力学习华文的尴尬局面下,我们的优势势必逐渐流失。

为我儿庆幸有华文B,但是……

  我是末代华校生,有个刚念初中的儿子。我原本很反对教育部降低华文水准,也曾经认为不该设置华文B课程,但是,我的孩子自从入学以来,华文成绩一直上不去。小六会考他的华文成绩自然也不好,幸好有华文B,让他能继续加强讲华语。

  我觉得,孩子华文一直学不好,不能怪教师,主要原因是因为我的丈夫是出自讲英语家庭的,因此我们在家也多数时候讲英语,偶尔也说福建话,但很少说华语。孩子在这样的语言环境中长大,英文一向很强,华文一直很烂。我很后悔没有在孩子婴幼时期就意识到先学华语的重要性,如果在他婴幼时期就让他先学华语再学英文,现在双语应该都没问题。但当时我工作忙,没有时间亲自教他。

  但我从我自己的经验知道,即使到了中学,只有单一语文很强(在我的情况是华文很强,英文是初小程度),仍然可以加强学习,最终掌握双语。

  我赞同并且庆幸当局放宽华文B的收生准则,让像我儿这样英文强、其他学科整体成绩也不弱的学生不会让华文一科堵住了前程。但作为一个精通双语的人,我也觉得,不能精通华文,而只能说华语,对他的人生将是一个很大的缺憾。

  我认为,教育部或许也应该同时公布,是否能考虑也加设一些加强华文认字及书写的课程,让读华文B课程的学生选修(即使要家长多付学费,相信也有许多家长支持),以便让这些因小时候贪玩没学好华文的孩子,不会过早地被剥夺了学好双语的机会。

  我儿音乐和美术都有一些才华,我原本可以让他在这方面加强,也无须选修加强华文的课程,但是,他通过我娘家,接触了讲华语的圈子,现在也开始感受到华语不行的缺憾,如果他有强烈意愿要修好华文科,现在有什么途径让他进修呢?

   恳请关注新加坡的华文困境

  报载张松声先生(官委议员,也是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指出:目前许多年轻人在校的华文成绩不错,甚至考到“A1”,但在社会上实际应用中却力不从心,错字连篇,词不达意。这令新加坡值得骄傲的“双语教育”光环,失色不少。确实令人痛心。请有关方面别掉以轻心。

  令张议员担心的是,学校的华文教学水准是否太低。而刘程强议员所关心的是“华文B”课程是否被滥用,原本华文B是为配合华文差的学生采用的;但有些有“排斥”华文倾向的学生亦选读。

  这些出了状况的教育问题,也引起“政府国会教育委员会主席”的杨莉明议员关注,她呼吁母语教学检讨应该是以跟我们情况有关的研究为根据,而不是单靠个人观点和经验。

  记得去年9月7日凌庆荣读者在言论版发表《对华文应用仍缺尊重心态》一文,一针见血地指出华文无地位和没被尊重的现实。所以出现了不少有代表性的团体搞出令人喷饭的华文翻译,这是事实,绝非无的放矢。

  恳请当局、学校、媒体、商家都关注新加坡的华文困境。

(蔡珍妮 李映秋 林炳光)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