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追思拉惹古玛医生

14/03/10

作者/来源:星洲日报(2009年1月5 日)
http://www.sinchew.com.my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约500名来自朝野政党的领袖,前左翼领袖,华教人士,商界翘楚等的亲友,周日(1月4日)出席前社阵暨马来亚劳工党副总秘书拉惹古玛医生的追思会。

这项由马中友好协会和马来西亚凤凰友好联谊会联办的追思会,周日下午在马大东姑大礼堂举行,前首相敦马哈迪及夫人敦茜蒂哈斯玛,首相妇女事务特别顾问拿督斯里莎丽扎也于下午2时许到场出席。

追思会在一片平静及深切思念中进行,拉惹古玛多位生前好友及战友都在追思会上一一陈述他的生平事迹。

马吉德:捍卫社会公平爱国者

马中友好协会会长拿督马吉德说,拉惹古玛是一位捍卫社会公平原则的爱国者,也是真正的大马人民英雄。

他说,拉惹古玛生前也很关注大马与中国之间的友好关系。

傅树楷:拉惹古玛坚持已见

此外,在1951年便与拉惹古玛结识的傅树楷指出,他与拉惹古玛对社会主义世界发展有共识及相同想法,而不管世界型式出现变化或拉惹古玛的手法也有改变,但拉惹古玛向来坚持方向,方针及为民服务的精神都不曾改变。

赛胡先阿里:重视基层人民

在政治斗争上,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赛胡先阿里说,公正党顾问拿督斯里安华去年杪到医院探望拉惹古玛时,后者还提醒安华要为基层人民服务,不要忘记贫穷人士,这可看出拉惹古玛尽管卧病在床,仍要传达本身向来关注及协助贫穷者的政治意愿。

他说,拉惹古玛原本可以选择富有而舒适的生活,但他却宁可过着朴实的生活;拉惹古玛其中一间诊所更设在组屋楼下,有时还免费替贫穷人士义诊。

他形容拉惹古玛是一位默默耕耘的政治领袖。

陈凯希:不为名利默默奉献

此外,海鸥集团董事经理陈凯希说,拉惹古玛是他在劳工党最崇敬的人,后者一直是个社会主义理想维护者,一生不为名利默默地为人民服务。

“他一生清贫而又有气节,从不为金钱,官爵的诱惑所动,反而经常把他仅有的捐款捐给极需救济的国内外赈灾机构。”

陈凯希也是马中友好协会秘书长,他说,拉惹古玛一生淡薄名利,为国为民默默奉献,就像加拿大白求恩医生及诺贝尔奖得主特丽莎修女一生的无私奉献,这种不利己只为利人的国际主义精神,应受到大马人的赞扬和崇敬。

他也说,拉惹古玛从不吝啬将本身的知识及对时局的见解和大家分享。

星洲媒体集团总编辑萧依钊及星洲日报媒体与品牌总监叶宁也一同出席追思会,悼念拉惹古玛。

马哈迪:与拉惹古玛关系超越政治

前首相敦马哈迪说,他是在大学时期认识其学弟拉惹古玛,两人相识已久,而拉惹古玛是他超越政治上的朋友。

他说,拉惹古玛拥有许多朋友,朋友间的关系也非常密切。

“从周日(追思会)看来,他有许多朋友。虽然不是每个人都同意他的看法,但他是我超越政治上的朋友。”

马哈迪与夫人敦哈斯玛周日下午出席拉惹古玛追思会,马哈迪于傍晚5时离开时,向记者发表谈话。

多名友好诉思念之情

在两个小时的追思会中,拉惹古玛多名生前友好上台讲述对他的思念之情。

包括资深律师苏来曼讲述50年代“法查尔”月刊8名编辑人被英殖民地政府以煽动罪名提控的案件,大马家庭医疗学会前主任拿督都来巴和妹妹苏古玛丽分享他们与拉惹古玛生活点滴。

一些未克出席的友好也通过录制影片传达讯息,包括林福寿医生,资深报人赛查哈里及拿督巴杜卡鲁比皆,他们以短片发表感言。

追思会派“法查尔,黎明,晨曦”书册

拉惹古玛追思会上派发印制精美的“法查尔,黎明,晨曦”书册,让所有出席者永远怀念这位好友。

这本书收录多篇拉惹古玛生前友好书写的相识心声,也收集多幅珍贵的历史照片及剪报,呈献他完整的一生。

书内特别收录一首已故国家文学奖得主诗人乌士曼阿旺献给拉惹古玛的一首诗“我的朋友”(Sahabatku)。

40年婚姻愉快
遗孀:不枉此婚

拉惹古玛遗孀王月芬说,她和拉惹古玛40年的婚姻是愉快的,虽然后期因一些因素产生一些变化,但总结而言是“不枉此婚”。

她说,她和拉惹古玛的思想一致,参与社会主义运动,但她这生中并没有入党,她有家庭,家里必须有人照顾,因此她在英国伦敦大学念完工程系后投身教育,把3个孩子带大。

她说,目前3个孩子都长大成人,两个女儿当律师,儿子念经济,他们都是留学英国。

当年带一大箱书探监王月芬在追思会后受询时说,60年代初,拉惹古玛被捉,当时两人未婚,但她却敢敢到华都牙加监牢探监。每次从马大图书馆带了一大箱书给拉惹古玛看,她也不明白如何拿得动这么多书。

她说,拉惹古玛在1967年8月26日出狱,两个月后他们就结婚了,她现在回想起来的确太快了点。

她说,她每次会带食物探监,很多时候,拉惹古玛把食物分给陈凯希吃。

她说,她和陈凯希及陈秀英都是要好的朋友,陈凯希出狱后,他们3人到诊疗所找拉惹古玛时,他包了一封500令吉红包给陈秀英,咐嘱她与陈凯希结婚时买件衣服。

王月芬坦言,拉惹古玛把时间奉献给社会工作,给家庭的时间不多,这是一个“小遗憾”。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