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加大管控博客言论空间

12/09/06

作者:arsh

在英语博客的世界里,新加坡人的存在不容忽视。一些新加坡的博客事件,有时会成为世界博客圈的焦点,例如去年年底几个新加坡博客作者(blogger)互相人身攻击的xiaxue事件、今年年初的南洋理工学院Tammy事件,关键字都登上了世界上最大的博客搜索引擎Technorati热门关键字的前五位。

在这个400万人居住的热带小岛上,每天都有无数年轻人在博客中记下生活、思想的点点滴滴。然而,当这些博客作者在网络上抒发自己的心情时,他们必须留神这个国家在言论方面的严格管制。

以种族和谐之名

7月6日,一名21岁的博客作者就受到了警方的严厉警告。事情起源于今年年初,当全球穆斯林抗议丹麦报纸刊登亵渎先知的漫画时,这名自称没有宗教信仰的年轻人在自己的博客里转贴了四张丑化耶稣的漫画。

两个月后,警方接到举报并着手调查,认为他的行为涉嫌触犯《煽动法令》,将其逮捕后准许保释。根据《煽动法令》,触犯者可被判罚款高达5000新元(约合25000元人民币),或监禁三年,或两者兼施,而重犯者可被判监禁长达五年。本月,警方在斟酌了实际情况并征询总检察署的意见后,决定不予起诉、只对他训诫。

相比之下,这个年轻人是走运的,警方与媒体也没有透露他的姓名。2005年,新加坡共有三名博客作者因言论触犯《煽动法令》被法庭裁定有罪。其中两人是因为针对一名马来族女士批评某些人照顾宠物的方式,在博客及跟帖里发表了“煽动仇恨马来人”的“种族主义言论”,一人被法庭判决坐牢一个月,另一人坐牢一天并罚款5000新元。第三名被判有罪的是名17岁的中学生,他在博客中声称要对马来人进行大屠杀。考虑到年龄因素,法庭对他量刑较轻,判令他为马来人社区提供180小时社区服务。

在新加坡的言论空间里,种族主义是核心禁忌,这是该国特殊的地理条件及历史发展造成的。马来半岛与印度尼西亚列岛的居民本以信仰伊斯兰教的马来人为主,从19世纪开始,华人作为劳工向本区域大规模移民。由于殖民当局分而治之的政策,华人与马来人不相往来,加上宗教信仰、生活习惯等文化的差异,彼此也不喜欢。

虽然在新加坡,华人占人口多数,但综合其两个邻国—马来西亚与印尼来看,华人又是少数族群。二战后,殖民主义逐渐瓦解,东南亚各国取得独立地位。西方殖民者走了,如何与其他种族相处,便成了一个攸关华人生存的问题。

1962年,新加坡加入马来亚联邦,成为一个自治州。然而在建设一个“马来亚人的马来亚”还是“马来人的马来亚”问题上,新加坡与吉隆坡产生了严重分歧,只好于1965年脱离联邦而独立。从自治时代起,邻国的一些马来极端民族主义者一直试图煽动新加坡的马来族群颠覆“华人政府”。1964年7月21日,新加坡发生种族暴动,华人与马来人流血冲突,死伤百多人。独立后的新加坡政府誓言要维护种族和谐,并将每年的7月21日定为“种族和谐日”。

种族关系的定位分歧,是新加坡脱离马来亚独立的重要原因之一。而种族和谐的目标,也成了理解新加坡政治的重要出发点。邻国虎视眈眈,若岛内各族失和,新加坡这条小船有在风浪中倾覆的危险。

为了达到和谐目标,新加坡政府把种族、宗教列为敏感问题,出台了一系列法律、政策,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禁止发表煽动性的种族主义言论,也禁止以言论攻击宗教信仰,尽管其本意是保护少数族群的信仰如伊斯兰教,但出于平等的理由,攻击基督教也在禁止之列,这就是上述博客作者吃上官司的原因。在发生丹麦漫画事件之后,新加坡人普遍庆幸由于本国长期在种族、宗教问题上注意不伤害少数族群的感情而逃过一劫。

从维护种族和谐这一目标出发,新加坡衍生出许多政策。例如语文政策,将英文作为全民通用语言,而不是多数人使用的华文,学校也使用英语教学。在公共住房政策方面,采取种族比例制度,强制各族人民混居,互相适应彼此的风俗文化。这一住房政策又导致选举上的集选区制度。以上政策固然对种族和谐有利,但在政治民主与人民自由的发展方面,也产生了许多争议。

这就涉及到新加坡的另一个目标——经济发展。缺少自然资源的新加坡在建国后把成为“世界工厂”作为走向富裕的捷径,为此它需要稳定的投资环境,并要求人民服从、守纪律,成为符合工业化要求的“世界工人”,因此政府限制人民集会、组织工会、罢工、出版等政治权利,一切要服从秩序。

在“维护种族和谐”的名义下,政府要做到这些就变得容易。例如以防止出现破坏种族和谐言论的名义,法律规定任何人在公开演讲前都必须获得警方许可,这就使反对人士在大选之外几乎没有机会对民众公开发言,对媒体出版业的审查也变得名正言顺。

布朗门

但从上个世纪末开始,互联网悄悄改变着新加坡的政治环境。受英语教育长大的年轻人很容易通过网络接触到外来的思想和文化,并在网络平台中发出自己的声音。政府也注意到了博客、播客这些网络“新媒体”所产生的影响,在今年4、5月的第十届国会选举期间,政府特意将政治博客、播客也纳入法律限制。

就在那名幸运的博客作者被警方训诫之后三天,7月9日星期日下午2时,30多名身穿褐衫的年轻人聚集在位于闹市区的政府大厦地铁站,静默了半小时。不少过往的路人一望便知,这些人是在抗议《今日报》关闭“布朗先生”的专栏,因为在英语里,“布朗”(brown)有“褐色”的意思。按照法律,五人及以上的政治集会必须事先得到警方批准,所以这群人用沉默聚集的方式表达不满。

布朗先生的真名叫李健敏,今年36 岁,是新加坡知名的博客作者。从1997 年起,他就开始在网上发表对政治、社会问题的看法,针砭时弊、语言诙谐,很有人气,有人甚至称他为“新加坡博客之父”。从2005 年3 月起,布朗先生和另一位网友“Miyagi 先生”合开了名为“布朗先生秀”的播客网站。

今年大选期间,政府要求网站、博客不得含有“持续性的政治内容”,否则应到政府部门注册并接受选举法律的约束。布朗先生秀遂推出了一个名为“持续性非政治”播客系列,其中第六集《肉脞面》受到网民的热烈欢迎,被下载超过6万次。

大选后,执政的人民行动党体会到了“新媒体”的力量,也意识到党与年轻人之间出现了一条鸿沟,并试图拉近这种距离。6月,新闻、通讯及艺术部的公关学院在常年大会上邀请布朗先生和他的搭档Miyagi 先生出席,该部部长李文献医生还在开幕演讲中赞扬布朗先生以幽默的手法制作出“聪明、好玩的作品”,并将《肉脞面》形容为“经典之作”。

网络捧红了布朗先生,《今日报》请他走下网络,在报纸上写专栏,从普通百姓的视角调侃社会问题。然而没写几篇,他的一篇文章就引起了政府方面的强烈不满。这篇文章的题目是《新加坡人对增长感到厌烦》,讽刺政府在大选之后调高各种生活费用。新闻、通讯及艺术部的部长新闻秘书投书《今日报》,指布朗的言论“歪曲事实”。《今日报》的东家是政府全资控股的新传媒公司,在7月3日发表了来信后,关闭了布朗专栏。此事引起网民不满,才有那个周末的静默抗议,其中一名抗议青年还怕路人不明白,特意在褐色T恤上写了一句“我对增长感到厌烦”。

关闭布朗专栏,说明新加坡政府仍无法适应网络文章的内容与风格,也无意放宽主流媒体的言论尺度。李文献在7月12 日重申主流报纸“决不能散播具误导性、令人们感到混乱的观点”,可见在政府眼里,主流报纸承担着“传达正确声音”的定位。不过,李文献也明确表示政府不会把对传统媒体的言论要求付诸网络,说明政府愿意将网络言论的尺度放宽。

新加坡人要想享有言论自由至少要待两个条件成熟,一是国家整合完毕,各主要种族都效忠这个国家;二是周边的印尼与马来西亚政治稳定,华人不再成为国家政治、经济问题的替罪羊。现在的新加坡人均GDP近3万美元,言论空间却小于印尼及马来西亚,但在国家生存仍有隐忧的情况下,大部分新加坡人只好接受这个现实。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