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经济转型的借鉴

30/08/05

作者:周八骏 日期: 2005年8月30日 来源:香港文汇报

面对经济全球化带来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新加坡政府居安思危,保持忧患意识,明确经济转型方向和目标,采取有力的政策和措施,大胆改革创新,并取得骄人的成绩。香港政府须借鉴新加坡的成功经验,改变思维,转变经济模式,否则将会在激烈的竞争中成为输家。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2005年8月22日新加坡国庆游行时发表演讲,指出新加坡必须转变经济模式,实现改革创新,否则将会在全球经济日益激烈的竞争中成为输家。李氏披露新加坡政府将在该国沿海地区发展「商业金融中心」,同时,将发展制药业和生物科技产业以因应电子行业迁往中国和马来西亚。李显龙强调新加坡经济转型关键在于「创新」。他说,新加坡长久以来一直依靠高效清廉的政府形象吸引外资,目前应向培养创新能力的方向转变。

新加坡在上世纪70-90年代创造了足以同香港媲美的经济奇迹,也同香港一样在世纪之交面临新的经济转型。不同于香港的是,新加坡政府对经济转型的方向和目标十分明确,政策和措施非常有力。

也许有人会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对于香港经济转型的方向和目标也十分明确,君不见七八年来特区政府一再指出香港要向知识经济转型?然而,关键不在于说而在于做。七八年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关于经济转型,抽象的目标和口号多,具体的规划和方案少。尤其关于是否需要拓展高科技制造业,特区政府的观点一再摇摆,政策和行动更乏善可陈。

从1990年初以来,我一贯主张香港必须适当拓展高科技制造业。无论是由第二产业为主的「工业经济」向第三产业为主的「服务经济」转型,抑或再进一步向知识经济转型,在香港,高科技制造业都是不可或缺的。为了澄清那种以为香港地小人少成本高而无法拓展高科技制造业的错误观点,我多次以新加坡的成功经验为例。

新加坡同香港一样是都市经济,但面积和人口只相当于香港的三分之二,上世纪60年代开始发展制造业的条件不比香港在上世纪50年代开始发展制造业的条件强。《李光耀回忆录—经济腾飞路(1965-2000)》中文版第4章以《绝处求生》为标题,描写了新加坡积极吸引美国等发达国家跨国公司投资以建立新加坡制造业尤其高科技制造业的经验。在第4章引言中,李光耀说:「尽管我们缺乏国内市场和天然资源,我们一定要提供条件让投资者能在新加坡成功营业,有利可图。」于是,裕廊工业区虽小,却荟萃了全球一流制造业跨国公司;制造业成了新加坡经济起飞的龙头,并一直是新加坡经济重要增长点之一。

制造业在上世纪50-70年代也担当了香港经济起飞的龙头和重要增长点之一。大体从上世纪80年代中开始,香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面对本地高工资、高地价压力而选择大规模「北迁」,但同样面对本地高工资和高地价压力的新加坡制造业却坚持向高科技转型。据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统计,1985年全球按高科技制造业产品出口额排名,新加坡是第十一位,香港是第十五位,差距不大;但到了1998年,新加坡跃居全球第五位,香港却跌出全球25名以外。

今天,制造业占新加坡GDP的比重超过四分之一,最新的数字是29%;香港的却不足5%。香港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虽超过85%,较新加坡的约61%为高,但缺乏高科技制造业依托,香港服务业相当一部分是低科技、低增值行业。

尽管新加坡制造业水平显著高于香港,但是,新加坡政府没有自满,反而居安思危。进入新世纪,新加坡政府明显感受经济全球化带来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新加坡不仅继续面对传统的竞争对手马来西亚,而且开始承受来自中国、印度及其它国家的竞争。几十年来,积极吸引外资尤其发达国家资本是新加坡经济发展的战略方针。如今,面对越来越多的外资尤其发达国家的资本争相投资中国、印度,新加坡政府不得不深思新加坡如何保持对外资的吸引力?

正是在如斯背景下,进入2005年,新加坡政府毅然决然地打破几十年禁赌的传统,宣布引进外资、开设赌场以促进旅游业。对此,李光耀在2005年3月30日香港「Citibank领袖典范巡礼」开幕式午餐演讲时向媒体和听众做了披肝沥胆的解释。在同一场合,李光耀回答记者关于新加坡制造业的问题时,坦承或许15年后制造业在新加坡的处境会比较困难,但仍然表示新加坡政府正致力于推动高科技制造业进一步发展。

有一位新加坡商界领袖为庆祝新加坡国庆撰文,称「忧患意识」是新加坡的「国魂」。香港在经历了长达七八年经济转型困顿后也应当具有「忧患意识」。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