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体验新加坡李氏民主与法制

08/10/06

作者:刘韩 日期: 8-10-2006 来源: http://www.epochtimes.com/gb/6/8/10/n1417170.htm

很多人都认为新加坡是民主国家中的一个异数,因为它有完整的一套民主国家应有的机制,同时又可以保持专制统治,再加上新加坡经济发展方面的成就,李光耀也一直以“新加坡式民主”为荣,并积极推销他的“亚洲价值”。

那么在这样一个披着民主外衣实际实行专制统治并推崇严刑峻法的国家中生活的人民是何感受呢?

主人怕“公仆”

所谓民主,顾名思义就是人民做主的意思,人民是主人。但多数新加坡人民对政府的感情是“怕”,主人怕 “公仆”。

李光耀曾说过,“如果人民不再怕我,我将失去作用!” 他这一点做得非常到位。

新加坡人有多怕政府? 开始我并没有什么感觉,直到有一天,大概是2002年的某一天,看到一个新加坡综艺节目,才开始体验到人民心中的恐惧。

该综艺节目的目的是希望打破 “新加坡人怕政府”的印象,主持人到购物商场中,邀请民众对政府说出心中的话,或是不满或是建议等等。岂料大部分人拒绝参与该节目,而参与的无一例外地在镜头面前戴上了早已准备好的面具,并且躲进临时搭建的小房间,这样才敢说批评政府的话。当然如果说的是赞扬的话,就不必面具和小房间了。

该节目的另一个单元是让当地艺人就“新加坡人怕不怕政府”展开辩论。正方说的什么,我没有印象,但是反方的论据却至今让我记忆犹新。反方说,“新加坡人敢把ERP (Electronic Road Pricing 电子公路付费系统) 说成是 Every Road Pay (逢路必付费,讽刺政府处处要钱)! 如果怕政府,敢这么说吗?”

哦,原来在新加坡说句讽刺政府政策的话竟是需要勇气的!

还有一次,节目正进行当中,突然,出现了两名“警察”,台上的主持人脸都绿了,由于太害怕居然没有发现那两个所谓的警察穿的根本不是警察制服,仅仅是看上去像警服,是有人恶作剧。之后,该节目就停了,估计节目制作方经不起这样的惊吓。

新加坡政府认为,人民应该对政府心存感激。如果谁要对政府的政策说三道四,那就应该从政,这样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谈论政治。否则最好闭嘴,光是抱怨是“不负责任的” , 必须拿出你的解决办法来。

法律在人民心中的地位

当年李光耀认为,新加坡人文明程度低,法必须严厉。他把人民比作宠物,说一只狗训练好了,到时候它自己就知道到外边去排泄。就不需要用严厉的惩罚去规范它的行为了。新加坡的严刑峻法大概从此而来。

如今,李光耀的严刑峻法真的取得了成功,新加坡是世界上最安全,犯罪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可是有得必有失,法律在人民的心目中不再是为了伸张正义,而是成了打人的棍子,对付异己的手段。

比如,去年 NKF(肾脏基金会,新加坡最大的慈善基金会)丑闻案中,执行长杜莱被曝滥用慈善捐款,利用职权为所欲为,为自己开高得离谱的工资,厕所装镀金水龙头等,一件件贪腐案随着杜莱的倒台浮出水面。其实,这些对杜莱的指控早就有传闻。可是杜莱居然可以以诽谤罪两次将批评者告上法庭,虽然批评者所说是事实,但最后还是不得不认罪。这与行动党对付反对党的手段如出一辙。

如果被政府部门起诉,那就更糟,明明没有罪也不敢不认罪。

前段时间,海峡时报刊登了一则新闻。一新加坡人因未按时缴付交通罚单被传唤上庭,该人赶在上庭前缴清了罚款。可是,由于交通部门正更换系统,出了疏失,以为还没有收到罚款,加之上庭当天他没有出席,再次将他该告上法庭,并要求4倍罚款。

出人意料的是,该人明明已经缴清罚款却当庭认罪,宁愿交更多罚款也不敢为自己申辩,理由是这样做自己才不会有更多麻烦。如果不是后来交通部门承认是自己的过失,冤枉也就白冤枉了。

新加坡的未来

如果有人把某件事的功劳全部归功于自己,新加坡人会笑言其人 “说话跟李光耀一样”。从这个小小的玩笑,我们可以看到李光耀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虽然新加坡人向来不否认新加坡有今天,李光耀功不可没,但是,人们对李光耀将新加坡变成李家天下越来越不满:总理兼财政部长是李显龙,控制新加坡股市一半股票的淡马锡控股的董事长是李显龙的妻子何晶,李光耀控制的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负责管理新加坡政府大部分海外资产。新加坡的国有财富都掌握在这三人手中。

虽然仍有很多新加坡人怕政府,怕李光耀,但是,年轻一代已不再是李光耀所认为的文明程度低的新加坡人,他们有思想,他们中不乏有抱负的青年愿意为建立真正民主的新加坡而放弃个人安逸的物质生活,并准备为此付出代价。

有新加坡朋友跟我说,“治国就像教育小孩一样,小的时候你可以管得严一些,当孩子大了,就需要改变教育方式,否则只会引起孩子的反感。”

也许从唐太宗说过的一段话可以预测新加坡的未来: “我看自古帝王,凡是用仁义来治理国家的,政权就能长期巩固;凡是一味依仗法律来控制驾驭百姓的,虽然在短时间内收到一定的效果,但是离国家的衰亡也就不远了。”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