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简介 后自由主义全球化的冲突与保安:亚洲独裁主义的新生命?

14/08/07

Rodan & Hewison (2006) Neoliberal Globalization, Conflict and Security: New Life for Authoritarianism in Asia? In Vedi R. Hadiz ed. ‘Empire and Neoliberalism in Asia’.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后自由主义全球化的冲突与保安:亚洲独裁主义的新生命? 》是Garry Rodan 和Kevin Hewison 的专题合作。前者是澳大利亚的大学教授,后者是澳藉的美国大学教授。这一篇文献是收录在一本名为《亚洲的帝制与后自由主义》的文献集之内。这本文集主要是探讨,美国在911事件后的政治思想变迁,对亚洲的后自由主义与极权政体的影响。

这篇文献分别探讨新加坡与泰国,这两个国家如何应对美国政治思想的变迁。二战后,美国政治思想的变迁对亚洲政治与政体的发展,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这其中的改变是由一些冲突所引发,如冷战,后冷战以及亚洲金融危机。而目前的国际时事发展,则是受反恐怖战争的政治心理支配。

当冷战结束后,美国政府与跨国大企业,开始动员庞大的资源来推广后自由主义。亚洲的专治政体从而受到很大的冲击,因为独裁行为受到西方舆论的非议。随后,亚洲金融危机的发生,更给于后自由主义者对亚洲资本体系进行批评的时机。亚洲国家的金融体制与政治体制因而有所改变。

在这一时段里,美国的后自由主义者,对亚洲的朋党经济进行了严厉的批评。美国可以毫无顾忌的进行批判,是因为在这时候,美国本土保安的问题还未出现危机。所以美国可以通过双边性的机制,来规范亚洲国家的经济活动,並促进亚洲经济的复苏。

2001年911事件后,打恐行动开始支配美国政治从而影响,並为后自由主义的全球化活动带来新挑战,因为冷战思想有死灰复燃的迹象。那么,此后美国要如何在经济重组,与打恐行动之间寻找一个新的平衡点?另外,在911事后兴起的美国后保守主义力量,也改变国际政局的发展,因为后保守主义逐渐进入美国主流政治的权力中心。

作者于是在这一新的大环境下,探讨美国在东南亚的打恐行动会对专治政体产生如何的影响。那就是,在打恐行动的大环境下,当地政府如何乘机运用打恐资源,来打击反对势力与异议分子,以杜绝政治挑战?另外,由于美国有必要奖励亚洲政府对打恐的支持,所以美国也就变相的成为了亚洲独裁政治的支持者。

在新加坡,执政者以原始式的打压反对势力的作法已经过时,因为政府如今是运用行政与法律的机制,以及政治招安来解除国内反对势力。此外,政府也更会运用政治思想意识,来强调一党专政的必要性。

在这一种国内外政治格局下,打恐行动对新加坡政府有多重好处。首先,新加坡对美国外交政策的支持,可以换取美国对新加坡政策的回应支持,从而增加新加坡政策的国际认同地位,以及强化执政党在国内政权的合法性。其次,打恐行动可以让政府巩固国内的镇压反对势力的机制。其三,给于政府利用政治思想意识,进一步强化现有的社会与政治规范。

新加坡是一个典型的以打恐来换取经济利益的国家。新加坡有鉴于亚细安与亚太组识没有太多的经济好处,而改用双边贸易协商来争取商业利益。美国与新加坡的双边贸易协商就是一个例子。美国把新加坡看成美国在亚洲的经济重点,所以是利用和新加坡的协商模式,作为与其他亚洲国家谈判的样板。

过了两年的双边贸易谈判进展缓慢。新加坡坚决反对放弃对官企经济的保护,因为这些机构是执政党掌握政治实力的中坚组织架构。但是,在911事件后,美国的立场逐渐改变,美国不再坚持新加坡官企经济必须以平等地位竞争。因此,双边贸易协商快速的在几个月之内就匆匆签订。

在2001年911事件后到2004年之间,新加坡在打恐行动下,以阴谋炸毁西方资产罪名逮捕与扣押了50人。同时,在打恐政治下,新加坡和美国签定一些保安协议。美国中央情报局也在新加坡设立活动中心。

另外,新加坡也是秘密签名支持美国攻击伊拉克的国家之一。新加坡在美国领导的这一场战争中,也提供了军队后勤的战略支持,並为美国空军的备战资源提供必要的支援。在战后,新加坡也千里迢迢派出警卫与医疗部队,协助美囯‘重建’伊拉克。

新加坡政府除了和美国政府有密切的互惠关系,也和美资跨国大企业有着非凡的亲密关系。美国自由贸易商业协会在2002年成立,以维护美国资本在双边贸易协商中的经济利益。这一集团也动员在美国本土的政治资源,以促进美国与新加坡的双边谈判。

新加坡的贸工部长坦言,双边贸易协商超越经济利益的范畴。同样的,美国官员也坦言,新加坡支持美国的打恐战争,而作为美国的朋友,将会持续获得密切关系所带来的好处。因此,在这一种政治气氛下,向美国提出新加坡有人权问题的课题是无效益的,所以美国对徐顺全提出的人权议程全然不感兴趣。此外,美国的商业利益集团,也会确保新加坡人权课题的边沿化。

新加坡执政党充分利用打恐政治,来强化专治政治是相当明显的。内部安全法令是备受争议的法律权力。这是因为在过去,有许多反对党人是在未受审讯与定罪情况下,就无辜受到长期监禁。虽然近年来执政党已经改用诽谤罪名起诉反对党,但内部安全法令还是备受反对党与国际人权组织的批评,並要求将之作废。

新加坡的打恐政治却让内部安全法令获得新生命。此外,新的有关监控电脑科技的法律,也在打击电脑恐怖袭击的名堂下出炉。这一新法令允许政府侵入私人电脑搜寻犯罪资料,以防止恐怖事件的发生。在这一种基础上,政府进一步强化了打击反对势力的机制。

2002年政府下令一个马来网站注册为政治组织。这是因为网站发表了一些言论如:批评新加坡政府同美国的政治联盟,要求把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扣押的人进行公开的法律审讯,非议有关谈马锡的人事委任,抗议不许马来女生带头巾上学,以及批评管理马来人事务的部长等等课题的马来人观点。过后,有关的作者在面对法律诉讼时匆忙逃亡到澳大利亚,并公开表明对新加坡司法公正缺乏信心。

新加坡政府利用极权来规范社会的手法,令驻新加坡的美国大使感到不安。事缘有一些公众到美国大使馆,抗议美国入侵伊拉克而受到驱赶。美囯大使认为:和平抗议的权力,是一个成功社会的中坚构件。

新加坡在打恐政治下,强化了囯家的监控与恐吓机制,从而使到极权架构的协调效率获得提升,更进一步发展其政治效用。一些专职的监控运作机构也应运而生,使到政府的管制机器从而变得更为完备。

作者认为,打恐行动加剧了政府和马来回教政治的紧张关系。但是,这一些新政策的结果是,新加坡政府对马来政治的掌握变得更为巩固。此外,美国通过新加坡为媒介,也进一步加强了地缘政治关系,並介入马六甲海峡的航运保安等等区域军事活动。

人民行动党在打恐政治下,日益强化其政治思想意识,並再度强调新加坡作为一个小国的脆弱性。因此,在生存主义下,精英专政变得是合情合理的政治策略。这是因为国家必需由具有远见的人来领导,以避免不可预见的灾难。这一种旧政治观念在平稳发展的新加坡原本已经失效,但是,打恐战争令这种言论再次受到重用。

因此,打恐对人民行动党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政治际遇。这是因为在塑造了灾难重重的不安局势后,恐惧的心理使到社会更容易接受一个极权专治的执政党。同时,政府在打恐的名堂下,可以名正言顺的决定,並推行具有争议性的政策。

根据新加坡国防部长的分析:新加坡享有社会和睦而不是种族与宗教冲突,是因为建屋发展局的种族分配制,集选区充许少数民族有政治代表,以及由政府支配的社群自助计划发挥效用。实际上,一些学者却认为,这些政策正是执政党的社会工程与政治招安策略,用于塑造新加坡社会。

作者的结论是:这是后自由主义全球化引发的冷战心态的重现。所以美囯在保安因素考量下,会更容忍一些极权政体的存在。因此,只要是站在美囯的一边,专治政体並不会影响同美囯的‘交情’。

换言之,作为美囯的同盟,‘自由’要高于美囯对民主与人权的关心。因此,美囯的后自由主义者会允许,並接受非民主的专治政体,只要他们还是信奉资本主义。

美囯的保安课题会使冲突变的更为复杂,从而进一步影响东亚与东南亚的政治与经济发展。但是与冷战时代不同的是,在冷战时代,美囯和盟友是建立在共同的反共意识上,彼此之间並沒有相近的价值观。而现在的情况是,美囯的当前文化政治思维,和专治精英的政治思想意识有越走越近的趋势。

---

分类题材: 书评_books , 地缘政治_g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