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取經新加坡醫療制度

22/05/00

作者:勞永樂 日期: 22-5-2000 来源: 經濟日報http://www.hk-doctor.com/forum/html/F34.htm

隨著醫療科技發展日新月異,人類壽命不斷延長,令醫療開支增長極速,並且成為世界各國政府面對的難題。儘管他們苦思不同融資方案,推陳出新,至今還未想出一套理想的制度。

本月公布的醫療融資改革建議諮詢文件,據悉部分建議取經自新加坡制度。筆者相信衛生福利局官員是認為新加坡的混合模式似乎較為可取;然而,這未免是一廂情願的想法。

舉凡推行任何醫療健康政策,必須按當地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和價值觀等元素來落墨,新港兩地的社會民情和健康價值可謂南轅北轍,硬搬新加坡的融資制度套在香港的環境,容易造成張冠李戴,吃力不討好,最終可能失敗而回。

以下是新港兩地基本社情的最大差異:

(一) 基本人權vs 個人責任

一直以來,香港實施的公共醫療政策全基於一個原則:「絕不應有人因經濟理由而得不到應有的醫療服務。」換言之,獲得醫療服務是基本人權。人民有權,政府自然有責,為他們提供醫療服務;加上近年醫管局銳意提高服務質素及擴大服務範疇,但又依然保持低廉收費,在低收費高質素的吸引U,令公共醫療服務高速膨脹,開支急升。

反觀新加坡卻強調醫療健康是個人責任,於是須由個人為自己開發資源,治療自己的疾病。故當地除實施強制儲蓄外,政府更鼓勵人民購買災難性疾病保險,以補儲蓄之不足;若無法負擔,才由政府承擔。換言之,當地的社會氣氛早已接納「靠自己」的醫療服務,當政府推出連串強制儲蓄計劃時,自然水到渠成。

(二)「揮霍無度」vs 「知慳惜儉」

由於香港視獲得醫療服務為基本人權,人人皆可享受平價公共醫療服務,港人根本毋須為自己準備醫療資源;另外,在使用公營醫療服務時,亦毋須考慮代價,因而造成公營醫療使用率急升,開支難以控制。反之,新加坡人明白自己儲蓄得來的醫療資源是用作他日不時之需,故比較懂得「知慳惜儉」。一方面他們有較大動力保持個人健康,縱使生病,亦較少對醫療服務作出無理的需索。

儘管在醫療上體現人權是港人的訴求,但並不等於容許使用者「揮霍無度」。況且,在港府量入為出的經濟管理原則下,公共醫療開支在政府總開支中所佔比例並沒有太大的上升空間。

究竟怎樣的醫療融資方案才能配合香港的經濟條件、社會民情及醫療健康價值觀,筆者認為不論採用那套模式,最重要是:

(一) 改善目前的醫療資源導向 (targeting)

公營醫療資源有限,資源導向必以最需要獲得政府補貼的人士,以及沒有其他醫療機構可取代的服務或功能為優先,其中包括救急扶危的服務、治療高經濟風險疾病的服務、貧困人士、疾病預防、醫護人員培訓工作等。至於其他低經濟風險的服務項目,如基層醫療服務(除貧困人士外),政府實毋須補貼。

(二) 擺脫寡頭資源

若公營醫療資源有更合理的導向,政府不用補貼低經濟風險的醫療項目,並改由個人自己來承擔,這已算是一種資源開發,間接使其他的醫療項目獲得較豐裕的資源分配。

至於如何擺脫單靠政府撥款的寡頭資源限制,以確保將來有足夠的醫療資源來提供服務,當局應領導社會進行廣泛討論,諮詢和研究,才能得出具體建議。

(三) 確保醫療服務不被單頭壟斷

若醫療融資方案只為市民使用公營醫療提供資源,而非為市民提供使用公營醫療以外的選擇,後果將是公營醫療繼續坐大,最終成為醫療服務的單頭壟斷者。長遠而言,公營醫療的效率及質素將會不斷下降,造成更大的資源浪費。

誠然,在目前的經濟環境和社會氣氛下,要立即推行重大開源措施並不可能;但當局必須及早未雨綢繆,透過諮詢文件公布的契機,向社會如實展示公共醫療服務的成本效益,真正領導社會在開發醫療資源上作理性討論,讓全港市民充分了解改善公營醫療的代價,就是當市民要求政府增加承擔的同時,亦要明確指出自己願意承擔多少,從而協助政府制定切合社情的融資政策,這才是香港未來醫療發展的出路。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新加坡文献馆》